hbfnq優秀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280 妖狐三兩熱推-lt5xc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唰唰……”
笑声戛然而止,但是我耳边又响起那种类似软体虫子爪子带着粘稠汁液攀爬的声音。
“呼呼呼……”
我感觉到有东西从我颈椎尾骨位置爬到我后脖颈,又有粘稠汁液粘粘在我脖子和鬼王斗篷上。
这东西为什么不怕鬼王斗篷!?
还能再鬼王斗篷上爬行!?
沃特发?!
难道是我装备跟不上时代变化了吗?!
我漂浮在空中,在思考要不要疯狂摇头把这停留在我后脖颈的东西给甩下去。
“嘤嘤嘤……”
笑声更近了,并且多了委屈。
我鼓起勇气用戴着鬼王手套的手掌猛然想自己后脖颈抓住,想杀这东西一个出其不意。
“啪嚓……”
我真抓住了!
隔着鬼王手套,我都能感觉到黏黏的,毛茸茸的。
抓住东西的手用力尝试给这东西来个过肩摔。
却发现……我如同拽到一个千斤坠,不管怎么生拉硬拽都拽不动,身体素质不允许我给东西来个过肩摔。
我更不敢回头去看!
因为传说中有一种鬼死后会化成狼,他们吃人或者杀人之前,喜欢把爪子搭在人的双肩上。等到人察觉到问题之后一回头,便会鬼给吃掉脑袋或者舔掉脸皮。
万一是一只鬼狼搭在我肩膀上呢?!
“噗通……噗通……”
我原本比常人心跳慢许多的心脏开始变得心律不齐,时而快时而慢。恐惧值在燃烧,我依然抓住东西形似爪子的东西,而此时唯一多出来的变化。
是有一股寒气不停拍打我耳根子。
是那种从口中来回喘气造成的寒气。
我确信立在我背后的是鬼狼了。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对!
我还有鬼王面具!
先把左胳膊弓了起来,再微微松开右手手掌弯成爪子形状的瞬间凝聚恐惧值丸子,接着光速抬起左手双击太阳穴召唤出鬼王面具。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刚好一秒钟。
一秒钟恐惧值丸子搓成,我合实手掌和爪子之间的距离,找准时间大叫道:“辛辣天星!”
恐惧值丸子爆炸。
我阴损来个后撩阴腿朝着心想方向蹬去。
“嘤嘤嘤……呜呜呜……”
东西明显没有我反应快,把恐惧值丸子烧掉几根绒毛痛苦到不再嘤嘤嘤,而是呜呜呜。
“嘭!”
脚后跟踢到铁板一片。
没有蛋碎一地的声响。
但是我没有迟疑,微微响起移动半步,随之回头向后看去:“你们看我像不像鬼啊!?”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是代表我胜利了。
系统妈妈还是之前那套说辞,只不过技能释放成功了:“恭喜宿主吓到鬼怪三两,恐惧值+500!同时触发眩晕效果,让鬼怪三两眩晕0.5秒。”
0.5秒够干啥的啊!
我回头这一瞬间看情绪盘踞在我后背的是一只紫金色毛发的大狐狸!体型大到跟成年老虎没啥区别!
尤其是他那一身毛发精致到无可挑剔,是动物类毛发选美类的翘楚,会让任何人产生想去盘他毛发的冲动。
成吉思汗血戰天下 蔣益文
尤其是额头上挺立着七根呆毛,显得他尤为呆萌。
被吓到失神的大狐狸眼睛之上眉心位置,有一颗类似二郎神的天眼符号,不过天眼也是失神的。
两只前爪粗壮有力。
两只后腿肌肉发达。
估计陆地爆发速度不弱于猎豹。
最为诡异是他身上不仅有阴气,也有与毛发互相配对的妖气……足以证明这狐狸是道行修为加身的妖狐!
盛唐風流武狀元 尋香帥
让我感到无比惊讶的是一个恐惧值丸子打死厉鬼应该不费啥劲,可是放到他身上只是烧干了几根毛……
你大爷啊!
我大杀招居然只是烧干了几根毛?!
还打个毛啊打!琢磨琢磨怎么死得了!
0.5秒扎个眼就这么长时间,我连逃跑动作都没摆好呢!妖狐清醒了!
妖狐和我大眼瞪小眼。
我尴尬而作死又不失礼貌的说道:“阿尼哈赛哟!”
双手攥成拳头捏了一把汗……系统妈妈已经不再播报恐惧值了……说明鬼王三件套失去效果!
“嘤嘤嘤……”
妖狐眨巴眨巴他有那明亮有神魅力无限的双眼皮上翘狐狸眼,眼神像是回忆起曾经过往的种种,默然神伤独自流下两行浑浊泪水:“嘤嘤嘤……呜呜呜……”
哭吧!多哭一会吧!
我趁他流泪,爆发所有能爆发潜力,撑着鬼王斗篷转身二话没说,往死飞行逃跑。
“嘤嘤嘤???”
耳边犹有妖狐的哭泣声,他好像是悲伤的在说,你跑啥啊?你干什么要跑啊?
“宿主,你不想去安慰安慰这只可爱的胖狐狸吗?!”
系统妈妈站在道德制高点指着我不知道爱惜小动物。
“安慰个粑粑!我怕他一舌头舔死我!”
我张嘴说话因为速度太快灌了满嘴阴风。
穿过沼泽土壤转眼间来到斜坡下面。
再往上走就可以出这个狗屁百鬼坟了。
名字叫的忒不靠谱了!
百鬼坟,百鬼坟。
有聻有阴差骸骨有魅魑残魂有妖狐。
就是特么的没鬼!
飞上去!只要飞上去离开这里!
大丈夫岂能安居一隅之地?
狂妃本色:撲倒妖孽陛下
自然是天高海阔,任我逃命!
我仰头看着二十多米长的斜坡,看见斜坡中间位置不知从何而来的层层血红色迷雾,迷雾遮挡住我视线。迷雾缓慢滚动着像是我进入其中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前有迷雾,后有妖狐。
我陷入绝境,似乎往前走容易死,又似乎往后走也容易死,反正咋走都容易死!
“嘤嘤嘤……”
好死不死的是笑声再次传到我耳朵里。
我回头看见一个宛如紫金色火焰的大狐狸正在兴高采烈,活蹦乱跳向我扑来。
“阿西吧!”
瞅妖狐速度,远比我飞行速度快。
妥了!
不用往前走了!
跟他干吧!
等等……系统妈妈说这个妖狐是鬼怪,那会不会跟游琛一样出自地府,会不会认识执嗔王?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我收回鬼王面具和整容功能,负剑背手而立,强行隐藏眼底中的一丝慌张,故作潇洒淡定看着妖狐。
奇貨 唐小豪
二秒钟,妖狐冲到我面前,神情泛着不解,像是在寻问我为什么不继续跑了?
“大胆妖孽!”
我不着四六,逼意盎然,神采卓绝的大声开口喝斥妖狐:“妖孽你休得放肆!你可认识本王!?”
“嘤嘤嘤……”
妖狐脸上洋溢起迷着微笑,眼神放在我脸上片刻不离,竟然自己主动把后爪跪在地上,前爪合十如同拜佛祖一般的拜我:“嘤嘤嘤!呜呜呜!嘤嘤嘤!”
妃常了得 碧水戲鴛鴦
该说不说。
这有明星相是很好啊!
赶明儿执嗔王他老人家复活了。
我高低得给拿点肖像权的版权费。
梟寵重生之盛妻淩人
尼玛妥妥滴是面子果实拥有者啊!
“妖狐!能说人话否!?”
我刮刮肠子里那点可怜兮兮的学问,拼凑一句听着有内味儿的一句话,装着更加圆满的逼。
“嘤嘤嘤!”
妖狐不再跪拜,磨蹭到我身边,前爪抱住我大腿,硕大狐狸头不停在我大腿磨蹭,一副今天我不摸他头,他立刻就得死的样子:“嘤嘤嘤~”
这……这……
难道执嗔王生前连狐狸精都祸害!?
这也忒不是人了。
但是我为稳住狐狸精,轻轻抚摸他额头挺立的几根呆毛,一边摸一边由衷感叹出两句不由心的话:“一晃小三两都长这么大了啊!不是以前就那么大点,让我抱在坏里,还往衣服上撒尿的时候了。”
“嘤嘤嘤……”
妖狐听着熟悉声音像是找到生离死别许多年的归宿,即使现在站起来甚至比我高,仍然跟个撒娇卖萌的熊孩子一样,想获得我更多的关心。
“好了好了,小三两不哭,我给你的……”
话说到这,我大脑死机不能把一句话说完整,表情僵硬的如同遭受他人控制。
“嘤嘤嘤……”
妖狐松开我大腿,憨态可掬的用爪子在泥土中书写汉字,写出了一行话,一行让我从僵硬痴呆陡然惊醒的话。
“王上,您见到小苟子了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