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n5精品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 許大本事-第497章 蒙面客展示-yifbe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我说你们俩累不累呀?搞来搞去的还捎带上我?”刘珂儿一见面就是劈头盖脸,手中自然还挥舞着一个信封。
许晖讪笑着接过信件,封面上还是那样隽秀的字体,佯装不好意思拆开,滋溜一下揣进了怀里。
“不是我说你,到底对羽茜什么感觉,别总这样吊着人家好不好?”
许晖挠头,他其实已经在上封信中委婉的表达了,可能表达的太不具体,秦羽茜没看懂?若是通过刘珂儿传达一下,是不是更合适一些?
“我请你吃饭,边吃边说一下这事儿。”
“不吃,本姑娘减肥。”
“火锅,有利于把油脂都涮掉。”许晖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掌禦萬界
刘珂儿果然扑哧笑出声来,不置可否的态度显然是允了许晖的邀请。
“外边路上新开一家,号称西北东来顺,羊肉片片的特薄。”
涮火锅是一种特别有热度的餐饮门类,又或者说餐饮文化,即便是两个人涮也让人在味蕾迅速打开的同时,彻底放松心情。
此时围坐在火锅边上的许晖就显得特别放松,是不是的会有些俏皮话和段子从嘴边蹦出,两个多月来,一直重压在他心头的铅云似乎拨开了一道缝隙,迎来了难得的曙光。
刘珂儿多半当听众,但也时常被逗的开怀大笑,前仰后合,没想到这个复杂而时常压抑自己的大男孩也有这般风趣的一面。
一顿小火锅吃的有滋有味,但实际上俩人并没有品尝出这家店到底有怎样不同的特色味道,但都心满意足。
饭后,许晖照例送刘珂儿去车站,寒冷的夜风扑面,很快冲散了两人从火锅店里带出来的热力,也让他们的头脑顿时清醒了很多,一下子似乎都没什么话了,一路沉默的到了公交站场。
临上车前刘珂儿忽而道,“你不要总是躲避,这样对羽茜不公平,接受与不接受都跟她说明白,真的不要伤害她。”
许晖点点头,又很尴尬的挠头,吃火锅的时候脑瓜子似乎迷失在了蒸腾的热气里,忘了请刘珂儿说帮他带话,现在再想起来自然有很勉强的嫌疑,看来该说的话还是要自己说。
回到宿舍,许晖铺开信纸准备认真写一封回信,刘珂儿说的对,不能这样含含糊糊,否则真要伤了人的心。
花都獄龍
唐老板回来的晚,跑了整整一天,依然没有收获,不是租金太贵,就是位置太偏。
那时候的中介资讯没有现在发达,基本上都是对着报纸的租赁信息找,即便是骑着摩托车,唐老板也跑的精疲力尽,跟许晖随意聊了两句就先睡了。
洪荒之國術縱橫
安静的夜晚,便于许晖快速整理思绪,只是这样的信委实为难,一份一页纸的信竟然也花去半个多小时。
开头一些相识的回忆,写上去又被删了,剩下的文字仅仅表达了对秦羽茜的歉意,最关键的是信的末尾,不再是含含糊糊的祝福,而是明确的表示只做个普通朋友,互勉。
会不会太突兀,许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将信纸叠好放进信封后,他想,自己应该放下了一桩心事。
再过一个礼拜就是新年元旦,对于许晖来说沾满了霉运的一九九八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依然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但一定要有个新气象,充满了希望的新年才是富有生机的新年。
黑色豪門:獨寵小鹿妻 醉忘紅塵
趁着睡不着,许晖索性铺开纸张,开始起草未来建鑫商贸总公司的章程、管理构架和规章制度,很多都是脑子里想了很久的东西的,整理成文字,虽然很不专业,但受了唐老板的熏陶,看上去也还像那么回事儿。
王爺的頭號寵妃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蚩尤旌旗
一直写到了凌晨两点钟,许晖总觉得意犹未尽,大脑皮层似乎始终处于兴奋中,干脆起身泡一壶热茶,准备干个通宵,但刚走到门口,他便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响动。
好像是金属搭扣的声音,来自厨房,而不是隔壁唐老板的卧室,许晖立刻警觉起来,老唐已经睡下,按道理不会跑到厨房,刚才写东西太投入,也没在意。
想了想,许晖悄然后退到床边,伸手从被褥底下抽出了一把修长的匕首,反手插在腰间的皮带上,又从床头柜下侧摸出一把短斧,再度向房间门口轻手轻脚的走去。
搬到这个新宿舍没多久,许晖已经闹了两次乌龙,一次是唐老板起夜,被门槛绊了下,动静搞得比较大,熟睡中的许晖被惊醒,抽出枕头下的匕首,一跃而起。
幸亏唐老板自言自语的咒骂了一声,才没搞出笑话,但由此可见许晖的警惕性之高,这不仅仅是邵强不断的灌输风险和自我防范意识,还有他脑子里一直紧绷着的弦。
太玄前傳
许晖很清楚,尽管现在绑架案的首犯落网,但他的危险依然存在,再加上跟鬼一样的易洪时不时的冒出来威胁一把,他从未放松过警惕。
他永远不会忘记西山的那栋可怖的小楼,还有死里逃生的那一日一夜,身边平常身边就备有匕首,宿舍里更是放置了街头斗殴最为寻常的三样武器,砍刀、木棍、匕首,还嫌不够,又从乡里的农民手里买了一把短斧。
此时许晖手中握着的这把斧子因为短小,而且重量适中,所以在室内这样狭小的地方也能挥的开,加之这斧子锈迹斑斑,跟没开刃差不多,只要不朝脑袋上砍,应该出不了大事。
当然,要是碰上像易洪那样的,真逼的迫不得已动手,许晖会毫不犹豫的劈在对方的脑袋上。
许晖的手已经触到房门的把手,屏住呼吸,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吧嗒,又是一声,这回更清晰,正是厨房窗户上的搭扣被打开的声响。
於歸
此时西平已经数九寒天,晚上的温度随随便便都是零下十几度,所以许晖和唐老板居住的两件朝南的房间晚间不开窗,朝北的厨房窗户,一般也不关死,留一条缝隙透气,若是真有人想摸进来,便是找了这个漏洞。
天庭賞罰官
这种老式的职工楼,虽然不像筒子楼那样好攀爬,但顺着北面的水管和窗户框,也不是不能爬,根本难不住身体协调性好的梁上君子,而且许晖的宿舍在三楼,并不算高。
许晖正在犹豫着是不是把房间的台灯关上,隔壁却传来了踢里踏拉的脚步声,唐老板又起夜了。
如此巧合,许晖也没法再考虑那么多了,猛然一拉房门冲了出去,厨房门正对的是唐老板房间,许晖的房间在斜对面,此时厨房门也是虚掩着,光线透出应该已经惊动了对方。
许晖以极快的速度,一脚蹬开厨房门,窗户上果然有一个黑影,蒙着面,半扇窗已经打开,对方的一只脚也已跨进了窗台,此时因为骤然出现的动静和光线,正在往回收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