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rhs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 愛下-第263章閨女,你嫁妝又加碼,啓功的字,冠中的畫閲讀-2d1e4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姐夫,你别逗静怡了。”
高佳实在没忍住啊,百万一幅画,真是啊,自己差点呛住了。姐夫现在咋的越来越不正经啊,人变年轻了,难道性子还能变年轻啊,真是的。
“佳佳?”
桃華一世
李栋吓了一跳刚刚得了一好东西心情激动这不就逗逗闺女,分享一下自己喜悦之情啊。
没曾想,高佳在边上还听到了,猛的一说话还真给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啊?
“爸爸,手机开了免提,嘻嘻。”
李静怡这个小顽皮,李栋哭笑不得。“佳佳,这事咋说呢,唉,这不别人送了一张画我就挂起来了,谁知道今天来了几个专家吃饭的时候一看说是吴冠中的画。”
“我当时挺意外的,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落款还真是吴老的。”
極品暗帝
“吴冠中名字好熟悉啊。”
高佳微微皱眉,吴冠中想起来了,那位大画家啊。“姐夫,你没开玩笑?”
“这事我能乱开玩笑嘛,佳佳,曲总你们知道吧?”李栋心说,这东西还能有假,这可是自己靠文学天赋挣回来的。
“爸,我知道,买药酒的那个大老板。”
李静怡知道这位大老板啊。
“对对对,就是他,刚他想要买下这幅画出价百万,我都没卖打算给静怡留着放嫁妆。”
李栋这一说,百万,这不是几千几万小数目,高佳猛地站起来。“姐夫,你真没开玩笑?”
“没开玩笑,那个佳佳,我也给你准备了点嫁妆。”
李栋还以为高佳羡慕静怡呢ꓹ 那啥自己不是带了几张三元的票子,要不送一张给佳佳当嫁妆吧。
“姐夫ꓹ 你瞎说啥啊。”
这下轮到高佳哭笑不得。“姐夫,说正经的。”
咋的,我本来就一直挺正经说的ꓹ 是你当我不正经啊。
“咚咚咚。”
“等会说,来人了ꓹ 我去看看。”
“姐夫你忙吧。”
高佳直接挂了,李栋收起来电话打开门。“李老板ꓹ 吃饭了。”
“你看我给忘了。”
这不光顾着打电话了ꓹ 李栋嘀咕一声。“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就来。”
龍潛都市
赵教授,董雪董瑞这边到了农庄,韩卫国已经准备好饭菜,可等了一会没见着李栋,打电话通话中,董雪这不跑过来喊着。
“没事ꓹ 我等下你。”
李栋回到屋里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里是那副字的照片ꓹ 李栋打算一会上网搜一下ꓹ 这章是谁的。
这些人ꓹ 不是搞笔名就是盖章的ꓹ 一般人谁知道这是谁的啊。
来到农庄,李栋招呼大家吃饭。“赵教授ꓹ 你们先吃好了ꓹ 不用等我。”
“没事ꓹ 我们也刚过来。”
“卫国叔,卫山叔别忙了ꓹ 快坐。”
“没外人,大家吃饭吧。”
總裁的規則
本来想和韩卫国,韩卫山喝一杯的,不过一想着印章的事,李栋没了喝酒心思,这边吃过饭,李栋网上搜索了一圈愣是没找到。
“要不给找高园长问问。”
李栋索性给高峰发了一信息,正巧高峰休息。“印章上的字?”
点开信息,高峰仔细一看心说这个李栋真是啥时候开始研究其印章来了。“这方章上的两个字,元白。”
“元白?”
李栋作为一名语文老师还是知道元白典故的,这是唐代诗人元稹和白居易两人并称,两人都是新乐府运动倡导人,文学观点相同
作品风格也相似,中唐诗坛影响很大。
不对啊,李栋心说,这难道又是谁的字,李栋心说赶紧查找了一下,刷新网页之后,李栋有点傻眼了。“元白是启功的字?”
絕世邪少
“难道获奖证书是这位老先生写的?”
我去,李栋忍不住爆了一粗口,人民文学这是开挂了,吴冠中的画,启功的字,玩的这么大嘛,李栋心说不得了。“闺女,你的嫁妆又厚实了一分啊。”
回去就把获奖证书给剪了,李栋激动了,再找人重新装裱一下,那啥这东西和画一起,相得益彰。
得好好谢谢高园长,李栋写了感谢话,因为激动没注意到用词。
“谢谢高园长,真没想到竟然是启功先生的印章,真的太谢谢你了,解了心头疑惑啊。”
高峰点开信息,启功的印章自己怎么忘记这一茬,启功先生可不就是字元白嘛,高峰又把印章好好看了看。“这是一幅字的局部照片?”
“不可能吧。”
高峰脑海一闪而过一个想法,可又觉着不太可能。
“自己想多了。”
李栋这边确定了获奖证书的印章真是这位老先生的,兴奋不行,启功的大名李栋还是听说过,这位字价值不菲啊,虽然启功先生谦虚说自己字写的一般般。
“叮铃铃。”
李栋一看电话乐了,闺女和自己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自己正想打电话呢。
“闺女。”
“爸。”
李静怡嘻嘻笑。“你咋知道是我打的。”
“我有预感啊,闺女,告诉你一好消息。”
“好消息?”
李静怡疑惑。“爸,啥好消息,别告诉我,你又给我准备了啥嫁妆啊。”
“咦,我就说我们父女俩心有灵犀。”李栋心说真是给你说着了。
边上高佳忍住不让自己笑,对着李静怡做了个手势,赶紧问问画到底是不是真的,百万名画,高佳心里不问清楚总是犯嘀咕。
“真有啊?”
“那是,有画肯定要配上一幅字是吧。”
李栋颇为得意,你达达我可是为你打下了大大的一片江山,百宝盒早晚给你填满了。
陰陽師見聞錄
“一幅字?”
“好字,一字千金不为过。”
李栋心里默默算了算,一共差不多小百个字外加一首小诗,一个字算五千吧,那也得五十万。
“爸,你没开玩笑?”
“这有啥玩笑的,等下,我给你拍张照片先看看画。”
吴冠中画拍了下来,李栋给发送过去。“怎么样不错吧。”
“小姨真有。”
李静怡点开照片给高佳看,真是一幅画,荼雅赠,高佳赶紧查一下真是吴冠中的。
“快问问姐夫,这幅画哪里来的?”
李栋按着跟曲天他们说的说法说了一遍。
“朋友送的,出国朋友?”
重生星中有你
高佳嘀咕一声。“等下,我问问姐。”
高兰刚刚结束一个会议准备休息接到高佳电话。“佳佳怎么了,是静怡有啥事情吗?”
“姐,不是静怡,是姐夫。”
“他一个大人还能有啥事。”
高兰坐直身体。“说吧,怎么回事?”
“姐夫刚刚打了一电话过来,说给静怡准备一份嫁妆,价值百万的名画。”
“这怎么可能。”
高兰还不知道李栋的底细开玩笑哪里来的百万名画。
“我也觉着不可能啊,可姐夫拍了照片,我查了一下真是,再有姐夫刚说还有人愿意出钱买他这幅画。”
高佳小声问道。“姐,是不是有人想通过姐夫找你帮忙啊。”
高兰微微皱眉,最近开发区是有些项目,其中涉及一些地块,只不过之前也有个这方面的事。
“买画那人好像姓曲,姐夫喊着曲总。”
“曲总,那个曲总?”
“曲天。”
“是他?”
还别说,高兰还真认识这人。
“那幅画是哪来的,问了吗?”
高兰脸色越加严肃起来,曲天似乎有意拍下其中一块地块,难道真是和佳佳说的这样。
“说是一位出国的朋友送的。”
“出国朋友?”
高兰脑海里第一时间闪现一个长发女孩。“是她吗?”
“姐,你认识?”
“算是吧。”
高兰握着电话手紧了紧。“佳佳,你跟爸说一下,最好找个懂画的人去看看。”
“行。”
高国良搞酒收藏,这方面的人还是认识,找找朋友找几个懂行的不难。
高佳挂了电话眉头紧皱,姐夫应该不会这么糊涂的啊。“不过听姐的意思,这画难道还有啥隐情不成。”
李栋可不知道,自己一嘚瑟,闹出多少误会。
“卫国叔,水库那边来了两个客人,你送两套钓具过去。”
李栋把钓具交给韩卫山,这天气钓鱼还是挺舒服的,只要不在太阳底下,还算惬意。
“好嘞。”
这边刚忙活完,后面又有人喊着自己了。“李老板,你过来看看,这样行吗?”
“行,这个位置挺好的。”
“那咱们就开始了。”
“开始吧。”
鞭炮点起来,正式开工,打地基,李栋这边联系送材料过来,一下午忙活个不停。
门窗,李栋还要联系一下,再有大棚的架子也要联系了,事情还真不少呢。
再加上农庄这边时不时过了几位钓鱼的客人,李栋不得不招呼一声。
好在晚上没有吃饭的,一直忙活到傍晚,李栋才有时间休息一会。“还不如在78年呢。”
最近下雪,根本没啥活,没事还能上山下下套子,得,忙活完这边的活,赶紧回去过年。
“多买点鞭炮,烟花。”
李栋心说,彩电和录像机也带过去,再搞了大点的电瓶,风力发电需要存储设备。
真是搞到最后,李栋发现比脚蹬还难搞,真是麻烦的很。
“唉。”
“算了,带吧。”
还要带一些小玩意,好好过一个春节,李栋想到蹲在树枝上的苍鹰,这货蹲一天了,搞啥啊,思考鹰生。
“叮铃铃。”
“咦。”
李栋接通电话。“佳佳,有事?”
“姐夫,我爸明天打算带几个朋友去钓鱼。”
“啊,是嘛,行,我准备,几个人啊。”
李栋一听前老丈人来钓鱼,这可得准备一下,吃喝不说了,农庄都有。
“五六个人吧。”
“行,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李栋嘀咕啊,高国良咋想起来钓鱼了,自己先前邀请好几次都没过来。“不想了,给卫国叔打个电话说一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