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zc7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六百零二章 解圍鑒賞-ahmjj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荆州,当阳
旷野之上全是逃亡人马,各种嘈杂声浪交织,数十万百姓和辎重人马混杂一处,行动缓慢气氛压抑。
刘备和一干心腹,混杂在逃亡的百姓群众,脸上满是悲戚和无奈。
败了败了败了……
好不容易带出来的近三万人马,败在天下精锐虎豹骑之手。
纵然身边拥有顶级武将张飞和赵云,还有一流巅峰的陈到,以及一票二流武将,依旧顶不住虎豹骑的滚滚军气。
只一击,一万虎豹骑组成的军阵,便打穿三万步卒组成的军阵,灭杀一万二其余人马全部轰然崩散。
曹军嚣张狂妄,竟分散追击刘备军溃逃人马。
刘备很想反戈一击,给嚣张狂妄的虎豹骑一个深刻教训。
可惜,之前的溃败,就连赵云都走散了,身边就留一个张飞,说什么也不愿离开截杀分散的虎豹骑。
他倒是有把握杀光五百人以下规模的虎豹骑,可刘备这边的护卫力量将降至最低。
一旦遭遇五百人规模的虎豹骑,那就真的危险了。
相比刘备的安危,截杀小股虎豹骑泄愤,那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撿到一個封神榜
呜呜呜……
眼见分散杀来的虎豹骑,满脸狰狞就要对逃亡百姓举起屠刀时,突然间前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号角声。
三國神話之氣運之爭
不管是慌张逃亡的刘备溃散人马,还是正兴奋追杀的虎豹骑,都下意识顿了顿,朝号角声传来方向望去。
只见远处一股军气飞速靠近,数不请的军将组成的军阵,犹如洪流一般呼啸而来。
离得近了,盯着威势如山的军气,可以看到中军位置一杆刘字大旗耀眼生辉。
“这是,江夏的军队?”
正在逃亡途中的刘备一行先是发愣,而后露出古怪神色。
毒妃重生:盛寵太子爺 金鈴鐺
关羽和诸葛亮先一步前往江夏求援,这才离开没多长时间,江夏军就及时赶来增员,速度也太快了吧?
另外,江夏军自上任太守黄祖死后不仅损失惨重,而且还成了一盘散沙ꓹ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锐了?
透視小相師 紅薯喬二爺
想要凝聚军气,起码也是寻常精锐ꓹ 战斗力可不是说着玩的,就是绝顶武将都不愿贸然对拼。
稍一迟疑,刘字旗号的军队ꓹ 已经杀奔混乱的逃难百姓跟前,高武世界能够凝聚军气的军队ꓹ 行动速度相当惊人。
与此同时,一支千人规模的虎豹骑ꓹ 头顶虚空同样军气滚滚ꓹ 毫不犹豫踩踏慌乱的百姓身躯狂奔而至。
两支军气滚滚的军队,狠狠撞击在一起。
先是为首的先锋将校挥出数丈长的刀气和枪气,直接在半空炸成一团。
而后,两支人马狠狠绞杀在一起。
顿时人喊马嘶,不管是虎豹骑的骑兵,还是江夏郡先锋,全都发挥出了起码三流武将的战力。
毕竟是高等级世界ꓹ 军气能将集体的力量,集中于单人身上爆发ꓹ 给予敌人狠厉一击。
与此同时ꓹ 军气能够影响周遭天地灵气ꓹ 压制武将和天地之间的联动ꓹ ,使武将难以发挥引动天地灵气的手段ꓹ 只能依靠自身修炼罡气战斗。
眼下ꓹ 军气对军气ꓹ 虎豹骑的冲击优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瞬间就和拥有三流以及入流武将实力的骑兵ꓹ 拼了个骨断筋折人仰马翻。
只是一个冲锋,不管是江夏军,还是一千虎豹骑都是损失不小,前排将士瞬间全部战死当场。
接下来,就是江夏军依仗人数优势,以及更加紧密配合的军阵,硬生生将上千虎豹骑冲得七零八落,然后一举围杀。
尽管江夏军本身,也付出了损失两千的惨痛代价。
可一举覆灭虎豹骑一个千人队,依旧叫损失更大的江夏军上下欢呼雀跃。
这就是高武世界的战争,骑兵并不能为所欲为。
最重要的,还是统兵大将的实力,以及军阵的规整程度,以及军气能够发挥的效果。
刘磐骑马端坐在帅旗之下,不断调动军队前扑,补充第一线的损耗,使得前线兵马始终处于饱满状态。
接下来,就是江夏军和小股虎豹骑接连不断的冲撞绞杀。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两万江夏军就损失超过五千,而曹军精锐虎豹骑直接被灭了两千!
刘磐看得好不心疼,若非来时大公子一再叮嘱,他非得领兵冲锋陷阵,给对面分散的虎豹骑一个深刻教训。
江夏军的损失之所以如此惨重,还不是缺少厉害的先锋将校,没办法将军阵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负责带兵冲杀在第一线的将校,可都是刘磐身边的亲随心腹,实力最多也就是三流水准。
军气能够帮助他们,最多发挥二流武将的水准。
因为本身身体强度的缘故,也就只能发挥到这里了。
显然,虎豹骑将校的平均实力要更强,能够发挥的战力更加厉害,冲锋之时的杀伤力十分惊人,这才是江夏军明明拥有绝对的人数优势,却是打成眼下局面的主要原因。
虽然心中早就有所预料,可此时刘磐依旧心疼不已。
还是整训的时间太短!
刘磐带兵经验丰富,可是相当难得的大将之才。
并没有脑子发热主动带兵冲锋,借助军气发挥出一流武将的水准,对曹军精锐虎豹骑制造重大杀伤。
他可是知晓,虎豹骑统领曹纯的实力,应该比他还要墙上一线,可不能轻举妄动。
若是不小心和曹纯撞上,都有军气支持的情况吓,他没把握能够逃得性命。
实力越强,小小的一点差距就会被疯狂拉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好在江夏军虽然没有强横武将,可此行支援的刘备军不缺啊,刘磐早就打好了算盘。
“刘使君,吾乃江夏太守麾下大将刘磐,特奉大公子之命前来支援!”
刘磐的声音犹如雷霆炸响,在逃难的百姓和兵将耳中十分清晰:“某手下缺少实力强横的武将,还请刘使君派出手下张翼德将军,还有赵云将军等强手支援!”
这番话,传入刘备和身边一行耳朵,顿时引起一片欢呼。
满身煞气的张飞更是大声嚷嚷道:“大哥,咱们已有援军支持,某这就杀个回马枪!”
刘备也是喜不自胜,连连点头道好。
尽管心中疑惑,怎么不是二弟关云长前来支援,可眼下局势崩坏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张飞哈哈大笑,一边叮嘱陈到保护好大哥的安全,一边招呼还跟在身边的武将们一起上。
“曹军如此猖狂,咱们正好给他们一个深刻教训!”
调转马身,身上猛然腾起漆黑光焰,顺着逃亡百姓留出的空隙,座下骏马飞腾奔驰,犹如黑色闪电朝不远处的小股虎豹骑冲了过去。
“张翼德爷爷来也,曹贼受死!”
距离还有上百丈,张飞一声怒吼,身马合一腾空而起,瞬间跨越百丈距离,手中长矛猛然前探。
顿时,一道巨型罡气长矛虚影电射而出,拦在路上的数十虎豹骑,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和座下骏马一起化作飞灰。
身后,廖化等将领看得热血沸腾,纷纷各施手段疯狂绞杀落单的虎豹骑,犹如砍瓜切菜一般轻松自然。
原本气势汹汹,打算和支援而来的江夏军,好好比划比划的虎豹骑,瞬间遭遇重创。
刘磐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常年和黄忠配合作战,自然知晓一位绝顶武将爆发,能够发挥出多么恐怖的战力。
急忙挥手示意,顿时号角长鸣,原本有些收势的江夏军,犹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杀声震天杀气盈野。
军气滚滚遮天蔽日,士气升腾战力飙升。
十几位三流和入流级别武将联合一处,借助军气帮助瞬间提升的二流实力,带着手下将士疯狂冲仓促会集的近两千虎豹骑,瞬间军气碰撞狠狠绞杀在一起。
外围,张飞犹如魔神临凡,身马合一不时飞天而起,跨越百丈乃至数百丈距离,对游散的小股虎豹骑予以毁灭性打击。
又有一干一流,乃至二流水准武将配合,给予虎豹骑十分巨大的威胁,牵制了不少虎豹骑的精力。
杀杀杀……
江夏军头顶军气滚滚,犹如巨大的磨石一般,将拦在身前的虎豹骑全部键入磨盘之中绞杀干净。
原本还泾渭分明对抗激烈的军气,不过短暂时间便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
“好好好,不想江夏军竟然有如此战力,着实出人意料之外!”
此时,刘备和身边心腹矗立于一处小山坡之上,看着眼前激烈的战斗不由满心振奋连声叫好。
刘字大旗迎风招展,引来不少失散的军将迅速会和,身边的人马越来越多,手里也有了一点子反抗的力量。
眼下虎豹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突然杀出的江夏军身上,对于刘备已经有心无力。
感受到之前的危险消除,刘备自然满心振奋,看着眼前大好局势忍不住哈哈大笑。
绝处逢生!
心中对及时增援的江夏军好不感激,同时也对江夏太守刘琦很是感动。
“主公,这位江夏军大将刘磐,可真心了不得啊!”
旁边的心腹,都是跟随刘备打老了仗的存在,可能自身军事才能一般,凡是眼光却是一等一的。
很快,就察觉江夏军的不同寻常之处,忍不住惊呼出声。
“之前倒是听闻过这位的名字,一直都在荆南那边活动,和江东人马纠缠了很久!”
刘备下意识开口,仔细打量片刻脸上不由露出惊讶神色。
连手下对军事不怎么了解的谋士,都看出了问题,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可正因为如此,心中才越发震惊。
仔细观察的话,江夏军的水平一目了然,绝对称不上什么精锐,只能说比普通人马强上一点点。
不然,他们头顶的滚滚军气,怎么看起来凝而不聚,根本就没有更进一步的形态。
也就是说,眼前出现的江夏援军,只能算是一般精锐。
可他们依仗并不夸张的人数优势,生生和天下精锐虎豹骑打得精彩纷呈丝毫不落下风,那就只有一个原因:统军大将的能力极强!
想到这里,心中又起了惜才的念头……
至于可能得罪江夏太守刘琦,他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以他对刘琦的了解,根本就不是一个重视武将的存在,还是有很大机会能够挖墙脚的。
黑暗王儲
这边,分散的虎豹骑被杀得人头滚滚叫苦不迭,作为虎豹骑统领的曹纯又惊又怒,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轻松之极的追杀,竟然变成了眼下的遭遇战。
江夏太守刘琦好大的胆子,在这等时刻还敢派兵前来援助刘备,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可他偏偏做了,而且江夏军的战力,也是出乎意料的强大。
作为天下精锐的虎豹骑,尽管已经分散出去,可千人规模的虎豹骑竟然干不过万人规模的江夏步卒,叫他气愤的同时又是震惊不已。
眼下,刘备手下武将纷纷出手,针对游散虎豹骑展开疯狂绞杀,叫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一个猛张飞,曹纯就不敢单独面对,就是身边聚集了数百虎豹骑,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更别说,刘大耳身边的武将数量和质量,真特么的叫人头疼,实在太多了。
眼下,继续追击根本就没有必要,虎豹骑若是损失太大的话,对曹丞相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这时,身后又是一阵骚乱,只见远处虚空一条巨大盘蛇乱舞,方圆百丈的虎豹骑全都被灭杀一空。
曹纯自然看的出来,那是一干长枪挥舞出来的景象!
尼玛啊,这又是一位和张飞同等级别的绝世武将!
“撤撤撤,速速撤退!”
曹纯得脸色变得铁青一片,急忙招呼身边心腹鸣金收兵,同时在身边聚集起来的上千虎豹骑护卫下,从另一方向撤走,可不敢一头撞上那位枪法绝世的强者方向。
正跟上万江夏军纠缠,支撑得十分勉强的虎豹骑主力,听到鸣金收兵的信号,顿时士气大泄四散而逃,根本就没有勇气和决心,继续和江夏大军厮杀下去。
远处的曹操听得动静,猛然望了过来沉声喝问:“怎么回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