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z3c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起點-第1230章 取經推薦-4fedm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殊可不知道君临正在想着要如何向大河取经。
“既然凤瑄自己都同意了,那带你过去没问题。”
“谢谢九小姐。”
尽管凤瑄给了他面子,并没有打他脸,下手也都专挑四肢,大河依旧龇牙咧嘴,仿佛骨头都散架了一样。
“九小姐,顺便也替我们俩证婚吧?”
“不行!”
凤瑄没好气地又踢了他一脚,大河顺势朝凤殊的方向跪了下去,“请九小姐成全我们这对苦命鸳鸯。”
眼见凤瑄又被气得头顶冒烟,凤殊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恐怕这不合规矩。凤瑄父母还在,他的婚事首先需要得到他自己点头,其次要经过他父母同意,然后才是去寻求族长首肯,最后才是找人证婚。即使前面所有的环节都过关了,鉴于我年纪太小,资历不够,恐怕也不能给你们俩证婚。”
凤小七私底下提醒了她。作为未来的凤家族长,轻易是不能给出私人承诺的。不管是针对外人,还是针对凤家人,凤家族长的私人承诺都会被人解读为凤家立场。为了避免出错,除了核心利益极为相关的少数人之外,她最好不要给出私人承诺。
原本凤殊是不以为意的。认为能够打动她许诺的人肯定是她亲近又信任的人,那样的人不可能会危害到凤家利益。
但凤小七说服了她,因为不会主动去危害家族利益,不代表着不会因此被动给家族利益带来损失。作为家族领头羊,掌舵者,族长的一言一行是需要最大限度保持克制与谨慎的,否则就有可能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陷家族于不义。
名不正则言不顺,不管是个人私事,还是家族大事,任何事情都讲究师出有名。无法占据道德制高点,就意味着有名誉损失的风险。
名誉这种资产可不是物资这么容易收集累积的,所以从族长开始,就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这样下面的人也才会严于律己,家风也才会始终保持清正。
大河的注意力落点不在凤殊无法替他们证婚上,“你怎么没告诉我咱爸妈还在?”
凤瑄咬牙ꓹ “我的父母在不在和你有什么关系?!别凑近乎。”
“你什么时候才不会这么害羞?我们可是老……”
毫不意外的,大河又被凤瑄一拳击飞了出去。
大川和大江估计是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方式ꓹ 居然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九小姐,别来无恙。”
“额,你好ꓹ 大川,好久不见。”
神瀾奇域無雙珠
凤殊有些尴尬ꓹ 毕竟凤瑄是凤家人。这么当着两家人的面给大河难看,也未免过分了些。不过既然他们兄弟几个都认为这是打是亲骂是爱的体现ꓹ 她自然也不会硬着头皮非要为凤家的暴孩子去道歉。
“刚才那一番话ꓹ 是九小姐个人的意思,还是凤家的意思?凤瑄不能和我四弟成婚?”
大川很直接,他向来是个开门见山的人。
凤殊微笑道,“这事不需要过问我的意见,但能够做主的人除了凤瑄本人,其他长辈都不在这里。我只是将事实简明扼要地告诉你们,尤其是提醒大河ꓹ 操之过急可不利于解决实际问题。”
大河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放心,九小姐ꓹ 我也只是为了安安兄弟们的心ꓹ 我自己是无所谓的。反正人在我这里ꓹ 我会盯着他ꓹ 不让他害羞逃跑。”
凤瑄这一次把脸撇一边去,没再揍他ꓹ 显然是知道他脸皮之厚光用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小姐ꓹ 只要您不同意ꓹ 不带他也可以的。我只是答应了会向你提一提这件事,可没有保证一定会成功。”
大河立刻着急了ꓹ “这可不行。瑄瑄啊,做人要厚道。”
大江瞥他一眼,“你再不改改你这不着调的性子,我看还是别过去给九小姐和凤瑄添乱。我们是这样教你说话的?就不能正经一点?大柱子都比你可靠。”
“三哥,那四哥不去,换我去行不行?我想去看看。小苗说了,他要学习,所以不能去看看,但我不用上学,我可以替他去。”
大柱子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不行。你添什么乱?一边去。”
大河可怜兮兮地将大半身体都倚靠在凤瑄肩膀上,“你不会真的抛弃我吧?你不会真的要当负心汉吧?你要是一走了之,我也不活了。你离开我的瞬间我就会自杀殉情。”
凤瑄忍了忍,没动手,只是语气就像是天上在掉冰块,“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大河嘴欠道,“真是残忍。明明在床上……”
玄真劍俠錄 沫繁
T型英雄傳說 銀河之上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凤殊淡定地耸了耸肩,“大柱子还小,要给他营造纯洁的环境,省得他被带歪了。”
大河眨巴着一双眼睛,可怜张嘴了也吐不出任何声音来,只得无语凝噎。
凤瑄火烧面皮,但却强自忍耐,将话题绕开,“小姐,七小姐呢?”
龍姬女神 舊神克圖格亞
“七姐陪小昀他们逛街去了。第一次来帝国,几个小家伙应该对外面的情况很是好奇。我要是在他们的年纪,也是很难耐得下性子陪长辈们聊天的。”
“不会啊。我就很喜欢和长辈们聊天,他们知道很多有趣的故事,特别吸引人。”
尽管大柱子的伤势已经痊愈了,比起从前来心智也恢复了不少,但时不时的还是会流露出特别天真稚气的一面来。
“要是只让你每天每天都听长辈们讲故事,完全不允许你出去玩,你还会高兴?”
大柱子反应强烈,“当然不!不允许出去就是关禁闭,和坐牢一样,我当然不喜欢。”
“别激动,小弟。九小姐只是在开玩笑,不是当真的。”
大江解释完了对凤殊歉意地笑了笑,“他这一段时间可能接触了太多新鲜的事物,大脑运转不过来,时不时地就会变得非常孩子气,很容易误解别人说的话,九小姐别介意。”
“没事。我们也算熟人了,这种事情不需要特别说明。我之前也因为重伤失忆过,心智降的就跟两三岁的稚儿那般,比大柱子还要不如。”
想起之前的经历,凤殊对大柱子时好时不好的表现深有体会。
“九小姐也失忆过?”
大川还是第一次听说,“你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因为重伤失忆过的人。小弟虽然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但三不五时地就会再次出现心智倒退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解决他这个问题。原本还打算让他跟着叶苗去大学的,但怕他给叶苗惹事,最后大哥没同意。”
他本来话不是很多,现在因为担心弟弟,也学会了委婉地恳求凤殊,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有的话能不能帮帮忙。
“我受重伤之后直接被送回了凤家,由太爷爷太奶奶亲自照顾了几年。他们用精神力轮流为我调理识海,用药和饮食也是由家族的长老亲自调配。
当时我可以说是没了半条命,一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但因为家族精心照顾,所以后来勉强活了下来。只是哪怕有那样好的条件,我也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勉强算是痊愈了。我的记忆力回来了一些,我自己认为是相当大一部分,可到底有没有遗失,却也说不清楚。”
她算是直白地告诉大川,她是得到了凤家的家族之力才康复的。哪怕有心帮他,也不是她能够做到的事情。因为这不是她个人的能力,而是一个家族力量的体现。
精神力是非常私人的领域。除非是至亲,又或者是生死相随的伴侣,刎颈之交那样的至交好友,否则轻易是不会动用自己的精神力来进入他人识海替人疗伤的。
哪怕是以精神力疗愈功能而出名医生,往往也很少会去使用自身的精神力来治疗病人精神力方面的伤。
異界超級無敵光環戰士 一株小草啊
一般而言,都是指导病人用自身的精神力疗愈自己。又或者,指导病人的亲朋好友使用精神力来治疗病人。
医生自身是不会贸然动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接触病人的,更别提进行医疗行为。
当然,特殊时期,特殊场合,也许有人会铤而走险,又或者不得不遵令而行。可除非真的到了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没有人真的会去冒这种风险。
大川他们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并没有贸然向凤殊提出希望凤家人出手帮忙。
如果是凤殊本人可以出手,他们自然也不怕厚着脸皮求上一求,但这涉及到凤家长辈,还不止一个长辈,就不是他们拉下面子来可以去求的事情了。
“梦梦,我们能不能给几个岁月果给大柱子吃?我总觉得岁月果和绿髓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如果不是有小绿这两样宝|贝,我还真的未必能够恢复到今天这么好。”
“你问我干什么?直接问小绿去。”
“小绿还在识海。它好像担心剑童,所以一直飘在剑群边上。”
“现在树上没有。”
七零年代小富婆 青桃芒果
“我知道。我在空间钮里储存了一些,就问你可不可以当着这些人面拿出来。”
“等什么时候方便了,你拿几个出来当水果招待他就好。不需要现在刻意拿出来送给人,好像诚心要人感激你似的。”
初戀有點難 喬寧
“咦,做了好事不告诉别人,那岂不是做赔本生意?”
“你什么时候这么见钱眼开了?”
“我只是听说利益这东西分得越清楚越好。”
“凤殊,你是不是又换了里子?”
“换了里子的话,我还是凤殊?”
梦梦觉得自己被耍了,干脆不理她。
凤殊逗弄了它几句,便也不再打扰它。
“我们会在帝国停留一段时间,大河你可以和凤瑄好好商量到底要怎么办。我的话,嗯,是不太可能替你们证婚了,即便以后你们得到了长辈们的允许,多半也是长辈来证婚。
其实你们也年轻,而且也不需要考虑生孩子的问题,什么时候结婚都是一样的,甚至不结婚也可以。感情这东西,并不是说有一纸证书就算数,也不是没有缔结婚约就可以不算数。你们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是,小姐,属下会处理好自己的私事,绝对不会影响到公务的。您放心。”
凤瑄这一次用眼神警告了大河。
大河委委屈屈地站直了身体,再也不敢撒娇似的挂在凤瑄身上,只是依旧时不时给凤殊投来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想要说话却又无法开口,别提心里多郁闷了。
“九小姐说得对。你要是一直这样不正经,就算凤瑄看得上你,也没办法让你们俩的恋情得到家族上上下下的祝福。得不到祝福的婚姻要来干什么?
你想要好好和凤瑄过日子,你就要好好表现,别总是吊儿郎当的,爸妈要是还活着,都能被你气得跳脚,说我们几个当哥哥的没有教好你。可是你看看,我们兄弟五个,也就你一个是长成了歪脖子树似的,乱七八糟。”
大江板着脸教训弟弟,大河又不能反驳,又不能动手打架,双肩耷拉着,显得无比沮丧。
凤瑄看不得他这蔫了吧唧的样子,下意识替他反驳了一句,“他也没乱七八糟,就是话太多了,非常讨人嫌。”
大河立刻抬头,整个人又像软骨头似的要倚靠过来,被凤瑄毫不客气地瞪了一眼,却依旧心情极好的样子,双眼亮闪闪的看着凤瑄。
凤殊忍俊不禁。
眼看凤瑄被盯得头顶又要冒烟,大江很识趣地把话题转移到了叶苗身上去。
“九小姐准备什么时候回凤家?崇舒哥也会去吗?小苗一直想要去萧家,可有学业在身,分身乏术。”
“你怎么会觉得崇舒哥也会跟着我们走?”
一直在旁观大河反应认真取经的君临总算是回过神来,发出疑问。
穿越之童養媳
大江没有隐瞒自己的猜测,“七小姐和崇舒哥的相处看起来很像是恋人。我们和崇舒哥也算是相处了很多年,以我们的猜测,他应该不会放弃这样好得一个人。就算不成功,他肯定也会去争取一番的。”
“难怪她很推崇你,说你非常聪明。”
君临算是间接承认了萧崇舒的确会跟着他们一行人到凤家去。
大江和大川对视了一眼,“之前和小苗提起过这个可能性,他说如果得到了确认,能不能帮他问一问九小姐,可以带他一起走吗?”
凤殊无语了。
她现在是成了香|饽|饽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说要跟她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