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ky8玄幻小說 我有超體U盤-466-謀殺?分享-ktfk8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
一晚的时间匆匆而过,切斯特就像往常一样,吃了一堆快餐,然后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上午。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切斯特一个激灵,甚至连脸都来不及洗,他抓起工作服,连忙朝着家门口冲去。
九陰傳人在都市 火中物
距离上班时间,只有十分钟了。
乘坐着他破破烂烂的皮卡,切斯特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工地,却发现工地上竟然停满了警车,挡住了这条交通要道。
从车上下来,切斯特立即朝着自己的岗位走去,可是走到警车前的时候他却被拦了下来,负责拦截的警察示意他停止前进。
“嘿,伙计,没看到我们警察正在这里办案吗?如果想过去的话,看来你必须绕道了。”
警察拦住切斯特的脚步,提醒道。
“伙计,里面发生了什么?”
切斯特立即问道,同时不断朝里面打量着。
“这件事和你无关,请绕道吧。”
警察并没有解释,依然在催促着。
切斯特答应一声,依然忍不住探着脑袋望去,却突然看到不远处平时负责管理自己的工头正忙前忙后,跟在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身边不断解释着什么,同时脸上还带着讨好之色。
而那名男子切斯特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从员工的名册上他早就知晓,这个人,就是附近几十座仓库的负责人了。
这个人的职位大概位于经理的位置,再之上,就是整个洛杉矶仓库区域的总经理了,只是这些位置对于切斯特来说,实在是高不可攀。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ꓹ 因为眼前还有更令人感兴趣的事情发生——三四辆警车堵住了这条通道,而在一座昨天才由切斯特亲自卸货的仓库大门外ꓹ 则被大量黄色的警戒带围拢着,只有几名端着相机,负责勘验现场的警察在进进出出。
看到这一幕ꓹ 切斯特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幸灾乐祸的看向自己那满头大汗的工头ꓹ 充满恶意的想着对方到底是出了什么岔子。
可就在这时,那名工头却突然转过了脑袋看到了切斯特ꓹ 切斯特只看到对方眼前一亮ꓹ 随即连忙挥了挥手,“嘿,切斯特,你快点过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切斯特这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对着警察指了指工头,警察这才会意,让开了脚步。
切斯特内心有些发虚ꓹ 他穿过警车防线,朝着工头那边走去ꓹ 直至走到对方面前时ꓹ 他才刚刚开口ꓹ 工头便迫不及待的问道ꓹ “切斯特,你昨晚似乎是最后离开的吧ꓹ 你走之前看到莱昂了吗?”
娛樂圈之我是傳奇
“莱昂?”
切斯特顿时一怔ꓹ 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难道ꓹ 现在这一幅大阵仗,竟然和莱昂有关?
想到这里ꓹ 不知为何他心底隐隐发虚,就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于是连忙敷衍起来,“没有看到,我卸完最后一批货时已经六点半了,莱昂当时应该是在仓库内部,我并没有看到他。”
“你说得是真的?”
就在这时,一旁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开口,用质疑的口吻问道,“你昨晚离开前,真的没有见过莱昂?”
切斯特连忙摇了摇头,同时茫然的看向对方。
“哦对了,忘了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们这一队的负责人康纳先生。”
工头连忙解释,“切斯特,如果你有什么线索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明白了吗?”
重生之異能小地主
“明白。”
切斯特点了点头,随即有些尴尬的问道,“不过莱昂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他……”
“莱昂死了。”
还没问出口,工头便有些遗憾的说道,“是今天早上约瑟夫发现的,他发现九号仓库的货物一晚上都没有动静,于是跑进去寻找莱昂,却发现莱昂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太玄戰記
切斯特内心一沉,有些沉重的问道。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
工头还没回答,康纳便先一步开口,止住了两人的对话,然后看向工头,“这边就先交给你了,警方说九号仓库暂时需要封锁,既然如此,你就领着众人避开这座仓库,去别的仓库工作吧,等约瑟夫做完笔录回来,就让他立即开工。”
“明白。”
工头回答。
随即康纳便再次看了切斯特一眼,切斯特连忙低头,随即看到对方立即转身,彻底离开了现场。
“呼……”
直至负责人彻底离开,切斯特便看到工头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工头一挥手,对着切斯特嘱咐道,“你也听到康纳先生的话的,接下来九号仓库的货物暂时不动,你去十二号仓库工作吧。”
“好。”
切斯特答应一声,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等他爬上十二号仓库的起重机时,他的脑子里依然昏昏沉沉的,或许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原因,又或者是早上有关莱昂的死讯,总之,切斯特一天的工作都有些浑浑噩噩,整个人只是机械性的卸着一辆辆卡车运来的货物。
一天的工作并不清闲,切斯特只在中午吃饭时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就是一整天的劳作,等到最后一辆卡车清理掉所有货物离开时,不知不觉,便又到了傍晚。
切斯特早已习惯了这种忙碌,他脑袋放空地做完了工作,等他从起重机上爬下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道路前方的九号仓库外已经没有了警察,仓库大门紧锁,只剩下几条黄色警戒带依然围在仓库门前。
显然,经过一天的调查,那群警察也已经下班了。
切斯特耸了耸肩,他也朝着自己停车的位置走去,可是当他走到九号仓库的门前时,突然心中一动。
九号仓库,他是有钥匙的。
这一刻,切斯特突然呼吸有些急促,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兴奋,或许是骨子里压抑太久的冒险本能吧?
他的生活已经重复了太久太久,久到他甚至习以为常,可是当一个探索和冒险的契机摆在自己面前时,他却发现,这个契机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有多么地迷人,多么地诱惑……
现在警察已经下班,其他工人也差不多都已经下班,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自己进去过案发现场,况且自己只是进去看一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有何妨?
切斯特深吸一口气,他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仿佛沸腾起来,上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恐怕还是自己年轻时吧?时间磨平他的心智,也磨平了一切,而现在,他又复活了!
呆萌大小姐的逆襲 趙暖暖
内心仿佛经过千百次挣扎,总之当切斯特回过神时,他已经鬼使神差地站在九号仓库的大门前,随即他摸了摸自己的衣兜,兜里正是九号仓库的钥匙。
“只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切斯特低声安慰着自己,随即他不再犹豫,一步跨过碍事的隔离带,随即拿出钥匙,插进了九号仓库大门旁的员工进出门上。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员工进出门轰然开启,露出内部黑漆漆的空间。
一股熟悉的潮湿霉味扑面而来。
对于这种气味,切斯特早就无比熟悉,他看了看天色,却看到西边太阳已经只剩半个身体露在山上,显然天色已经很晚了,既然如此,切斯特便打算自己只是往里面看看,不耽搁太长时间就离开。
想到这里,切斯特走进已经十分昏暗的仓库中,顺着两旁一排排货物看去。
昏暗中,那一排排货物就好像夜黑中的幽影,似梦似幻,唯有夕阳透过仓库内并不多的窗户照射进来,打在某一片货物上,才会形成一抹特殊的光芒。
光和暗的交错,产生出一种特殊的神秘氛围,令切斯特内心更加冒出一种探险的错觉。
啪嗒、啪嗒、啪嗒……
切斯特一步步走着,寂静的仓库回荡着他的脚步声,可他直至走了大半个仓库的深度,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莱昂的尸体肯定是没有的,但是尸体现场应该还留下了什么才对,比如说……尸体死亡时的姿态轮廓,以及各种可疑痕迹旁标示出的黄牌等等。
难道自己走错了?
切斯特露出纳闷的神色,他想了想,突然响起昨晚自己下班前,对方叫自己前去的地方,那里是仓库的一个角落,大堆的钢骨柱摆在那里,难道说,莱昂是在那里死去的?
想到这里,切斯特立即停下脚步,随即转身,朝着旁边由货物分割出的岔口走去。
这次,切斯特终于猜对了,他在昨天两人站立的不远处,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一具由白线勾勒出的尸体轮廓,以及旁边负责提示位置的三个黄色标记牌。
这里,就是切斯特死亡的位置了。
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切斯特再次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砰砰跳动的心跳声,他拿出手机,然后调出手电筒模式,让自己尽量看清地面上的一切细节。
顺着手机的光亮,切斯特露出疑惑的神色,因为从他的位置看去,地面上的白色轮廓的确很像莱昂的身形,显然莱昂死时,是趴在地上的,他四肢直挺挺地舒展着,整个人躺在地上的姿态,就像字母“A”的形状。
可是唯一令人感觉怪异的是,这个白色人形轮廓的脖子,似乎有些出奇的长……
就好像小学生画简笔画不过关一般,由白线构成的人影轮廓无论是双臂还是双腿,都十分协调,可是到了肩膀以上,就有些怪异了——人影轮廓的肩膀往上,竟然是一根远比普通人要长了不少脖子,而且脖子略微有些弯曲,就好像鸭子的脖子那样,十分不协调。
切斯特有些不解,他敢拿自己的母亲发誓,莱昂绝对没有这么长的一根脖子,如果对方脖子真的这么长,早就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也不会和自己一样干这种朝五晚九的工作。
所以说,到底是负责划线的警察手抖画错了,还是死者并不是莱昂,而是另有其人?
切斯特挠了挠脑袋,有些不确定地想着。
亡靈國度 杯中月
可是就在他用拿手机的手挠脑袋时,手机的光线突然照射到一旁一堆货物的角落中,在那个角落处,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
切斯特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连忙端稳手机朝那个角落中照去,等到看清那道人影到底是什么时,他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虚惊一场……
那道一闪而过的人影不是别的,而是一座天使雕像。
这个雕像的材料似乎是大理石雕刻的,呈现出的是一幅惟妙惟肖的天使形象,它有着一头柔软的卷发,发型则是紧贴头部,在头顶还有一圈发箍。
雕像的手臂和手指被雕刻的十分逼真且圆润,身上则是天使惯有的褶皱薄纱装,而最为显眼的,则是那一双折叠起来,仿佛羽毛般轻柔的翅膀……
唯一的遗憾是,天使的双手紧紧捂着面部,让人看不清她那圣洁的眼睛和面容。
走到这具雕像跟前,切斯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随即松了一口气。
魂武王座 瘋狂的馬大鍋
“咦……”
滅世 無措倉
可是突然,切斯特脑海中灵光一闪,他隐隐记起来,自己在昨天遇到对方时,这个莱昂似乎正在观摩一副浮雕?而那个浮雕上,似乎就是这样几只捂着眼睛的天使?
想到这里,切斯特立即转身,按照昨天的记忆朝仓库深处走去,他要再去找找昨天的那副画在钢柱上的壁画。
很快,他就来到了昨天莱昂带他抵达的位置。
火箭王朝 我是碼字狂
这里到处都是摆放在一起的钢骨柱,数十根堆叠在一起,占据了满眼的视线,而切斯特则抬起头,朝着其中一根钢骨柱上望去——
果然,这根钢骨柱上,正有三只天使捂着眼睛,或站或蹲,和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座雕塑无论是风格还是造型,都是一模一样。
等等……
刚准备松一口气的切斯特突然顿住了,他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壁画上应该是有四只天使才对,其中两只是蹲在地上,而另外两只则是站着的。
可是现在,只有两只蹲着的天使,以及一只站着的天使。
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误?
切斯特有些疑惑的转过了脑袋,朝自己来时的方向望去,此时天色已经越来越黑,自己来时的路上只剩一片昏暗。
不过切斯特之所以看向那里,却并非是因为漆黑,而是他突然产生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难道说,刚才自己看到的那只天使雕塑,便是之前壁画上少掉得那只?
壁画上的天使,跑出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