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zj4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第450章 替天行道推薦-pj6jh


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小說推薦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啊!对不起,对不起。”白止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满脸的委屈。
以歲月換你癡纏 莫言朵
脸本就已经黑透了的老两口看到白止这一脸紧张的模样不像是作假,两人才算是放心。
而白止也是在刚才简单的接触之后,也是知道了这老妪身上是没有任何功力的普通人,由此可见,那老者多半也是如此。
白止则是坐到了椅子上,一脸玩味的看着这两名老者,那老妪则是说道:“公子不要着急,我再去给你盛一碗来。”
而白止也是冷笑一声说道:“两位,我也不是小孩子,奈何两位把我当小孩子对待。”
两人面色一愣,看着白止,突然有些捉摸不透白止这是什么意思。
白止也不打算再陪他们演下去了,右手一使劲,那老妪直接是被白止抓在了手上,看着一脸惊恐的老妪,白止轻笑一声。
左手对着老妪的脸上一抹,这老妪像是变了一副面容一般,年轻了十几岁,那一旁的老头则是想要上前,“找死!”
白止也是浑然不惧,抬脚就是对着那名老头踢去,巨大的力道使得那老头子倒飞而去,撞在了衣柜之上,发出了一声“砰!”的响声。
“老头子!”
白止轻笑一声,把手上这老妪对着那地上挣扎爬起来的老头砸去,拍了拍手问道:“是你们自己说还是问?”
两人也是看出来眼前的这名公子哥是在扮猪吃老虎了,两人神色怪异的爬了起来,眼睛紧盯着白止问道:“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
白止双手搭在桌子上,摆出了一副丝毫没有防备的姿势说道:“我对你们干的这勾当没有兴趣,我只是想知道关于逍遥派的事情。”
听到逍遥派,这两人脸上尽皆是露出一副惊恐的神色,匆忙的摆手说道:“不知道,不知道……”
看着这两人的模样,白止心知这其中定是有着什么隐情。
“啪!”白止猛地一拍桌子,双眸紧盯二人,大声喝问道:“你们两还真把我当上三岁小孩了?再不说我就让你们去和阎王爷说去!”
听到白止的话,那老妪浑身一直在发抖,良久,那老头子才抬起头说道:“那逍遥派乃是魔宗,十年前是天下第一大宗,到了现在则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存在,不知公子打听这逍遥派的消息做什么?”
“这自然和你没有关系,对了,那个赵露儿又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白止心中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位白衣公子。
河伯證道 夾尾巴的小貓
“赵露儿?她是飞鹿山庄少庄主,要说飞鹿山庄,那可是当今天下响当当的这个!江湖上都说北飞鹿,南蓬莱,蓬莱弟子不怎么出世,所以飞鹿山庄的名号隐隐有着压过蓬莱仙岛的势头。”
那老头竖着一个大拇指,显然就连是他对于那飞鹿山庄也是心驰神往。
白止点了点头,经过这老头这么一说,自己也是大致上明白了一点,怪不得那些人听到逍遥派都是闻之色变。
“不知道这逍遥派有什么能够令你们这么害怕的?”白止好奇的问道。
闻言,那老头子心中一凛,但还是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那逍遥派老祖据说有一功法名叫北冥神功,专吸别人功力,现在一身功力也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更不提逍遥派的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守护了。”
白止是越听越糊涂,这不是和天龙八部里面的那个什么灵鹫宫一样嘛!
“那逍遥子是不是还会一手叫做生死符的暗器?”白止多嘴问了一句。
夜傾塵 且如風(全本+番外)
那老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白止,心中多半是在想,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嘛!
看到这老头的表情,白止估摸着和自己想的多半出入不大,微微的眯起眼睛,心中则是想着要如何才能把这封信给送到逍遥派去。
自己有着那枚玉牌,都说是机缘了,既然上面写着逍遥二字,那自然是和逍遥派脱不了干系,看来这封信是要送过去了。
随后白止眉头一蹙,看着这两人,随后说道:“把你们这几年得来的钱财都拿出来!我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听到这,那两人脸色均是一变,那老妪爬到白止的面前恳求的说道:“这可都是我们老两口的棺材本啊!”
白止也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把脚往一边挪了挪,语气平淡的说道:“那你去找那些曾经被你贩卖出去的可怜人说去!”
最后白止提着一袋子银钱站在门口,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看着这两人问道:“这些年你们总该有个账本吧!我要带走。”
“以后你们要还敢干这营生,我就回来把你们手给砍了!”最后,白止还是丢下了一句狠话,虽然知道这样并没有什么用,但是起码能够心安一点。
这一夜,盈天城便传出了一个传闻,有一名白衣少侠搭救出数名红尘女子,并给予回家的盘缠,虽然不知道这位白衣公子是谁,但也是一美谈。
白止也是打扮成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我的微信女神
黑帝1001夜盛寵:鮮妻,有孕
仙侶塵劫 公子鴿
手中挥着纸扇,走在大街上,现在有了钱,那他自然是心中也是有了底气,没过多久白止也是寻了一处酒楼踏了进去。
“客官,快里面请,本店有着上好的牛肉,醇香的酒!”一名店小二也是眼尖,立马是来到了白止的面前招呼道。
紫眸情深
白止看了一眼酒楼里面,随口说道:“把你们店的拿手菜上上来吧!找个清净点的位置。”
“好嘞!客官往里面上座,二楼靠窗位置。”店小二挥了挥手上的抹布笑着回应。
白止抬脚向前走去,这一楼大堂坐满了客人,喧闹嘈杂的声音是不绝于耳,没有过多的理会,白止径直走上了二楼。
盤龍之基建狂魔
相较于嘈杂的大堂,这二楼就稍微安静了许多,可也是安静不了太多,到处可见交头接耳的人。
菜上上来之后,白止也算是终于扯开肚皮吃菜了,白止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没有比在酒楼里来消息更快的地方了。
此去經年 蘇格1900
“哥几个听说了嘛!这盈天城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粗狂的声音很大,就连离得有些距离的白止也是能够听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