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1wj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七百九十章:黑暗神殿之戰(五)-n5pat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面对声名赫赫的传奇英雄伊利丹.怒风,塔隆·血魔不敢大意,直接使用了最强大的能力,死亡阴影。
塔隆·血魔原本是古尔丹属下的一名术士,暗影议会人才辈出,塔隆·血魔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位。
能够脱颖而出,靠的是比别人更加凶残。
兽人占领黑暗神殿后,塔隆·血魔将神殿里的男女老少全部杀死,就连婴儿都不放过。
他的残忍引起了古尔丹的重视,兽人纷纷夸耀他的勇敢。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利用德莱尼人的灵魂炼制成死亡阴影。
王座上,伊利丹一动未动,塔隆·血魔的身后出现了数不清的阴影,哀嚎着,尖叫着,被迫扑向伊利丹。
当这些阴影靠近伊利丹后,发生了大爆炸,如同上百个女妖同时尖啸,折磨着伊利丹的神经。
“这就是你所仰仗的力量么?”伊利丹淡淡的评价道。
有那么一瞬间,伊利丹的身影变得模糊,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塔隆·血魔虽然有所怀疑,但杀死伊利丹的渴望战胜了一切。
成千上万德莱尼人灵魂形成的死亡阴影自爆,伊利丹一瞬间变得萎靡不堪。
塔隆·血魔的三棱战戟用力插入了伊利丹的胸膛,数不清的邪能之力喷涌而出。
阡陌十年情奈何
“伊利丹,你也不过如此。”眼见着伊利丹软软倒下去,塔隆·血魔畅快的大笑着,抽出佩刀割下伊利丹的头颅。
混跡江湖開客棧 周八更
突然,两把绿色的战刃从背后袭来,塔隆·血魔不慎被劈中。
埃辛诺斯战刃前来护主,但似乎来得晚了些。
塔隆·血魔发出惨叫声,拎起伊利丹的头颅夺门而出,一对儿埃辛诺斯战刃紧追不舍。
王座之上,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塔隆·血魔从议事大厅外的回廊跌落。
伊利丹一动未动,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他的眼罩已经不见了。
一对儿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深邃如同宇宙。
黑暗神殿的暗影大厅,古尔图格·血沸指挥邪兽人大军结成阵势,抵挡绿皮兽人的进攻。
这些邪兽人是从地狱火堡垒精心挑选出来,武装到牙齿的精锐,持着满是倒刺的全身盾牌,形成一道钢铁城墙。
十多米长的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中透出ꓹ 锋利的尖端闪烁着七彩的光芒,至少有三种附魔效果。
数不清的绿皮兽人从正殿广场冲进来ꓹ 不要命的扑向锋利的长枪,任凭长枪穿透胸膛。
长枪上很快串满了兽人的尸体,邪兽人不得不用力抽回长枪ꓹ 让尸体掉落,然后在送回原位。
这简单的动作消耗着邪兽人的体力。
伊利达雷议会指挥黑暗神殿最为珍贵的法师部队ꓹ 为邪兽人提供魔法支持,或者为他们恢复体力。
伊利丹属下有大量的燃烧军团士兵ꓹ 原本是阿克蒙德的心腹ꓹ 阿克蒙德陨落后走投无路投靠伊利丹,与邪兽人互相配合。
黑暗神殿一方无论是装备还是士兵的个人实力,都占据绝对优势。
然而绿皮兽人胜在无穷无尽,双方暂时处于胶着状态。
黑暗神殿二层某个隐匿的角落,一道暗门悄悄开启。
维伦之子,燃烧军团大将拉基什带领二十几名心腹,偷偷从暗门钻出来。
撞靈就超神
这条暗道只有维伦一个人知道ꓹ 当年修建暗道的德莱尼人工匠都被维伦暗暗处决了。
拉基什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ꓹ 出门不远就是黑暗神殿的基座。
兩小無嫌猜 席絹
海賊之鋼鏈手指 移動郵箱
一条黝黑色的锁链ꓹ 从暗影大厅穿过血魔大厅ꓹ 一直通往黑暗神殿的议事大厅。
一名艾瑞达法师开启了群体隐身术ꓹ 低声道:“伊利丹不过是一名暗夜精灵,艾泽拉斯世界的土著ꓹ 值得我们耗费这么多心血么?”
拉基什冷哼一声:“你懂什么?伊利丹的来历就连阿克蒙德大人都看不透ꓹ 有人说他就是艾泽拉斯的星魂。”
“不可能ꓹ 根据确切的情报,艾泽拉斯的星魂是一名女子。”一头恐惧魔王笑道。
“你们真的知道伊利丹是男是女么?”身披重甲的恶魔卫士不同意:“想想吧ꓹ 伊利丹被关押了一万年,出来后却不急于找妹子,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可能他外在是一个热血男儿,内心却是一个柔软的妹子。”
“为何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恐惧魔王挠挠头。
拉基什低声警告道:“保持警惕,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杀死伊利丹,外域就归我们了。”
虽然燃烧军团毁灭了成千上万的世界,但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并不容易。
突然,一阵风声传来,塔隆·血魔从议事大厅摔下来。
艾瑞达法师反应速度极快,为了避免引起注意,给塔隆·血魔加持了漂浮术,又用魔法隐藏了他的身体。
在艾瑞达法师的引导下,塔隆·血魔缓缓掉落到拉基什面前。
拉基什蹲下来,仔细检查他的伤口:
“看伤口是埃辛诺斯战刃所伤,从背后偷袭,哈,伊利丹也会做出这种事,看来怨魂缠身让他连尊严都不顾了。”
“这个家伙还活着,好臭。”恶魔卫士捂着鼻子,露出厌恶的表情:“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塔隆·血魔昏迷不醒,右手死死攥着一个头颅。
头颅有着一对儿弯曲的魔角,面目狰狞,一口锋利的牙齿,带着黑色的眼罩。
“不是伊利丹的头颅。”拉基什哈哈一笑:“我明白了,这很有趣,伊利丹果然油尽灯枯,不得不用幻术骗过了他。”
恐惧魔王打量着塔隆·血魔:“根据情报,他是被伊崔格蛊惑,萨尔承诺将影月谷送给他。”
拉基什眼珠一转,对艾瑞达法师道:“给他开启一道传送门,送他到影月村?”
艾瑞达法师不明白:“将军,这样一个废物一刀杀了了事,何必这么麻烦?”
拉基什诡诈的笑道:“想想他即将陷入绝望,我就感觉格外的兴奋,一个杀人如麻得刽子手如一个婴儿般哭泣,多么有趣。”
在艾瑞达法师的掩护下,众人沿着锁链向上攀登。
锁链的尽头,只需跨过一段距离,就能到达议事大厅的回廊。
这段距离不算远,对于拉基什等人来说轻而易举。
“我先来。”
全副武装的恶魔卫士纵身一跃,跳到了最高点,突然如一颗流星般向下跌落。
小型魔能机甲及时伸出锁链,缠住了恶魔卫士的腰。
恶魔卫士顺着锁链爬上来,莫名其妙的挠着光头:
錯愛:拿什麽來愛你 已心
“奇怪,这点距离我怎能跳不过去?难道最近吃多发胖了?”
“蠢货,看我的。”艾瑞达法师扔出几朵白色的羽毛,脚踩着羽毛凌空而行。
突然,一朵羽毛无端碎裂,艾瑞达法师脚下一空,跌落下来,还好早为自己准备了漂浮术。
拉基什厉声喝道:“是什么人,躲在暗处暗箭伤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