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nue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 線上看-第三百零四章 魏公公將發表重要講話看書-qesb4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觉华岛,皇明联合舰队临时驻地。
超級黑科技 月魔小舞
自辰时起,联合舰队的将领们就在临时开辟的港口列队,准备恭迎伟大的提督太监魏公检阅海军。
然而,直到午时,海面上却迟迟未见奉命前往葫芦岛接迎魏公的联合舰队座舰东亚号。
“司令官阁下,是不是魏公那边临时有什么事不来了?”
联合舰队机动第一舰队司令官、新日本国海军参谋长官、原吴淞水营守备王大力是五天前从日本归国的。
都市之超級狂徒 九宮魂
他带来了5000名在日本大坂进行集训的海军陆战兵,其中有一半是在日本汉人后代,多参与过倒幕军,余下则是在日本招募的武士。
大坂海兵校是联合舰队的主要训练基地之一,但主要是负责陆战兵的训练和培养。
校长是由新日本国军务大臣、军部总后勤长官、原辽东马匪出身的朝鲜人郑铎兼任。
因为日本动荡的局势,大本营在六月做出郑铎同志担任日本国军务大臣一职,并统筹负责第一军及日本协安军、萨摩藩对日本国内反叛武装力量的扫荡和镇压。
只是由于帝国本部的平奴战事动用了皇军大量人力物力,导致第一军实际兵员较满编少了三分之一,日本国的协安军战斗力也堪忧,所以尽管得到了萨摩藩的鼎力支持,以及以颜思齐为首的皇协军的配合,但针对日本国内的反叛武装力量肃清一直没有取得大的战果。
现今,皇军方面还是只能确保京都及江户一线的安全,对于北部及中西部的反叛武装只能采取“积极”的守势。
重臨王座:國民帝少被套路 澄夏
異界之無賴邪尊 飛木葉子
所以,第一军曾向大本营提出要求海军方面将所有的战斗力量全部投入日本,这样才可以在兵力上完全压制反叛力量。
暗黑啟示錄
可是海军方面却鼓捣出南进方案,不愿给陆军打下手,双方的矛盾一度闹得不可调和。
在高度重视帝国京师发生的现状同时,伟大的皇军统帅魏良臣公公决定着手海陆军的大整合,因而有了这次的觉华岛海军本部大检阅。
根据大本营命令,联合舰队方面除必要将领留守外,其余人员必须全部赶到觉华岛。
他们收到的公文清楚的写明,提督太监魏公公将发表重要讲话。
附身高順 烏溪散人
因此,除王大力外,联合舰队后勤长官、原吴淞水营都司程庆;联合舰队第二机动舰队司令长官、原皇军联络司长官许大有;联合舰队作战指挥官马大德、川岛一速、南云次郎、小栗平、颜国忠、阿尔雷多等约六十名中高级军官俱至觉华岛。
阿尔雷多是联合舰队唯一的西洋籍军官,其是西班牙人,一直在澳门探寻东方梦。
经天主教中国化领导小组成员、松江舵主史泰隆的介绍加入皇军联合舰队,因阿尔雷多曾在西班牙舰队服役过,所以他的到来让联合舰队了解到了万里之外西洋人的海战术,以及造船技术。
在对千岁峡李旦船队的攻击作战中ꓹ 阿尔雷多所在船只第一个杀入千岁峡,火攻十数条船ꓹ 战后立即被提拔为作战指挥官,享受千户待遇。
所以,军中又戏称阿尔雷多是“阿千户”。
原吴淞水营的主要将领中ꓹ 只有担任大本营参谋总长的蒋西凤没有在场。据一些可靠消息称,这位蒋总长出现在了汉城ꓹ 好像是汉城那边发生了重要的事情,必须由这位皇军的高级将领亲自前往处置。
“耐心ꓹ 命令说魏公今天会来ꓹ 那么他就一定会来…今天不是还没有过去嘛。”
施德政很有耐心,并没有因为魏公公迟迟未至感到急燥。参谋长官沈有容和副参谋长官侯安之也很平静,他们是海军高层,自是不必和下面的人一起列队,三人端坐在一张桌子边。
桌上有茶,海上有风。
“看到了没有?那就是我们海军的大脑啊!”
王大力这话是朝身边的海军陆战兵新编第二联队联队长有马直纯说的,但语气听上去却是怪怪的。
魔猴記 撞破南墻不回頭0
有马直纯是皇军征日之初第一个前来投靠的日本地方实力派人物ꓹ 其父有马晴信是日本有名的天主教徒,后被德川家康勒令切腹。
枕邊人
因此有马直纯和德川家有杀父之仇ꓹ 加上天主教徒身份ꓹ 在得知教会请得大明帝国的军队前来惩罚残暴的德川幕府后ꓹ 有马直纯立即站出来响应。
因此被伟大的东方大主教、皇军统帅魏良臣公公册封为“二等青铜圣斗士”ꓹ 并授予其“天马流星拳”称号。
皇军攻占京都建立新日本国后,有马直纯部被改编加入新日本国的协安军ꓹ 有马本人也被任命为大坂海兵校副校长ꓹ 三个月前出任新编海兵陆战联队长ꓹ 不可谓不重用。
“帝国的贤材,海军的光荣!”
有马直纯敬佩的望着三位正在悠悠喝茶的联合舰队高级长官ꓹ 据他了解的光荣战史,联合舰队正是在这三人的指挥下一步步壮大,打出了一个又一个骄人的战绩。
过去的幕府水兵在联队舰队面前,俨然是刚会走路的小孩。尤其是联合舰队对江户的封锁,更是开创了海军登陆作战的典范。
岂料王大力听了这话,不屑一顾道:“贤材是贤材,不过没有忠心的人又岂能代表我们海军?又岂能指挥我们海军!”
“阁下,您的意思是?”
穿越獸人之將 雁過青天
官衔上,王力是联合舰队第一机动舰队的司令长官,享受的是总兵都指挥使司待遇,而有马是陆战兵联队长,享受的是副将待遇,自然要用尊称。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大本营为何要在命令中说魏公将有重要讲话?又为何点名要我们海军的高级将领都到这里来?”
王大力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有马。
有马惊讶的道:“阁下的意思是,在帝国本部发生的事件中,我们海军的高层有让大本营失望的地方?”
“应该是吧,”
王大力哼哼一声,“现在就看,你所说的贤材们会不会得到体面的下场了。”
说完,呼吸了一下海风,面容严肃的说道:“有马,从出征得那刻起,我们就应有今日乃是死期之决心。有了这种觉悟的话,就不会随事物而动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