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hec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明天風往哪裏吹-明天風往哪裏吹看書-ejzsu


明天風往哪裏吹
小說推薦明天風往哪裏吹
(一)
六月里栀子花开,百无聊赖的站在窗前,闻一阵又一阵的花香。想起你的话。
那年你十八岁,穿着青色的棉恤。很难找到的一种颜色,你穿起来却这样好看。你说,棉棉,我们今天走两条路,明天还会回到相同的地方吗?
我只管看着你笑,我想你叫我棉棉时的样子真好看。其实我也不知道的,路那么多,谁知道会不会有交集点呢?
我从不庸人自扰的。
首席定制:第一暖妻 公子白澤
我说青云,你看天上的白云,它们会飘向哪里呢?还有,你伸出手臂,抚过你肌肤的风会吹向哪里呢?
青云的眼睛疲惫而又无奈他说棉棉有时候我真不懂你。
青云说他不懂我的,我说青云很多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鬥戰天王 開心侯爺府
我们不再说话了。我知道有一道横亘摆在那里。在我们十八岁的年华中前后左右都没有出路。
我说那就这样吧,青云,我们谁也不要记得谁,我们都是过去,不会成为彼此的未来的。
青云转身,然后离开。带着一种颓败。
在炙烈的阳光中他最后一次回头对我说棉棉我们会再见的。
而我只记得那件漂亮的青色棉恤。我知道在记忆中它会缓慢的褪色。
(二)
我时常看那些花,知名的,不知名的。然后会想起青云。
想象着青云看它们的样子。在我虚度若干年后。
而青云终究成了我的纪念。
接到素素的电话,在我万般缭乱的日子里。
她说棉棉他回来了,青云回来了。
我看到自己的手慢慢的汗湿,在闻到大片大片的栀子花香的午后。
我说那很好啊,老同学的回来好啊。
病娘子 若小歡
素素却不依不饶的紧逼,她说棉棉你也不小了别这样苦熬了,青云和你该有个结果了。
我却觉得好笑,青云和我早相忘于十年的韶光里。逝去的哪能那么轻易得回?
我说素素,你家宝儿在哭呢,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
素素骂着挂了电话。素素是真关心的,那么多年的朋友都知道彼此的脾性,用不着拐弯抹角。
胃却很痛,多年拉下的恶习了,早已沁入骨髓,很难再改。青云的回来,却不在我的意料中。总觉得青云早该结婚生子,安淡的过着,贤妻孝子总是很好的,断不会如我般波折多坎。
而现在青云竟然回来了。
十年不会是一段简短的日子,该改变什么,该逝去什么,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我说咱们还是做饭过日子吧。
很安静的几天,整理以前的手稿日记,看到青云的名字活跃在淡蓝的信笺中,忽然想到青云的话,我们今天走不同的路,明天还会回到相同的地方吗?那时的青云何其坦诚又何其美好,总是难忘的。却也是易忘的。想象着能和他说上一句话,经过了这些年后,吐出一句别来无恙。青云会怎想?
(三)
日子在胡思乱想中一点点流逝。
素素说,棉棉,君士请了大帮的老同学来叙旧,你不会又不去吧?
素素是难得了解我的一个人。我说素素最近很忙的,我们小老百姓为五斗米折腰,没办法的。
素素大笑三声说棉棉你就不要做缩头乌龟了,你怕见青云。
我干笑着说怎么会。相间还不如不见,这样尴尬的。却蒙不过素素。
素素说我这就上你家来捉人。被逼上梁山无法只能穿着素素选的粉蓝长衫裙。我说素素这颜色也太鲜一点,别人会笑的。她说谁敢笑啊。总是扭不过素素,一大堆的理由来抗击你,只有投降的。
走进聚会的酒店就喘不过气来,素素很朋友的捏了捏我的手。我说君士这小子混得还真不错,请到这样高级的地方来了。
素素轻哼一声,还不是靠老婆。
我骂着,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
素素却朝后瞅瞅,她说棉棉你轻松点,……青云来了。
我说是吗?他来了吗?手心里又是一圈汗湿。却听见有人唤我。棉棉。
他已经来到我的面前,他说棉棉你好吗?我抬起头,这是青云吗?确实变了吧。成熟稳重了,穿着价格不菲的铁灰西装,成功人士的装扮。
突然就觉得刺目,那道青色的身影终究是消失了。
我说青云你很不错呀,干嘛还回来呢。这种地方你怎么待的惯?
忽然间就明白了,其实一直是气青云的。他的选择。他的离开。
素素着急了,小声的说棉棉你干嘛呀,人家哪又得罪你了,必要吗?
也许是真得没有必要。只是心里攒的东西太多了,想要有一个出口罢了。其实也明白青云有何错?素素却不了解。
我只管敛首低笑说素素只是开玩笑的,青云怎会介意?
青云也笑起来,心无芥蒂的样子,他说棉棉你还是老样子。说话一点也不给人留余地。
我看着青云轻扬的嘴角,心里汩汩的泛着酸意。我知道他一定比我过得好。却是这一点让我不能释然的。原来我还是这般的肤浅与世俗。
君士忽然就从背后冒出来。他说你们要诉旧情也不用站在这里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呢。
君士一脸的满足与得意。身后是如花美眷。对着我们婉约的笑。
他真有资本这样目空一切的。男人事业与婚姻皆得意,这应是最大的成就了。何况君士得到的是别人一辈子都得不来的。
素素的手却死命的捏着我。我说素素轻松点。
素素高傲的挺胸抬头。
我看她精心装扮过的容颜,止不住的感慨。素素和君士也曾是锦瑟和鸣羡刹一班孤家寡人的。可再纯挚的爱情终究敌不过现实的。
君士结婚那天,素素抱着我在她那间单身的小房子里悲惨而又大声的哭。
我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想到青云。却也有眼泪流下来。我想我怎么会哭呢?很不了解的。而时间让你慢慢的明白。领悟。然后也就是唏嘘与感叹了。废墟一般。
都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却已无用。
素素一年后就结婚了。和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我说素素你不用这样的。大不了我们一起过。
素素只是拉着我的手她说我等不起的。
那时是真不明白她的决定。好象是一种心死后的放纵。
可是现在看来好象她的选择也没有错。过得这样好。至少在我看来是很幸福的。
那个忠厚的男人没有条件的对素素好,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宝儿。谁能说她过得不比君士好?
而现在再看到这些人,其实也已经无所谓的了。
我任随素素拉着我进去了特定的房间。一大帮熟悉的人喝酒唱歌玩得不亦乐乎。好象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只是过去了十年的时光。
或许十年对于他们,是一个阶梯。有了事业,有了家庭。像君士。像素素。却不是我。
我抬头刚好对上青云的视线。看到他应酬在大帮的老同学间。
然后听到君士说,我们这帮老同学里就数青云最有出息了,留洋拿了学位,还在老外的圈子里有了一席之地,真是不简单啊。
君士的话中有着浓浓的羡慕与嫉妒。这也难怪,他俩从学生时代起就是劲敌,不分上下的。
青云只是谦虚的笑。素素说青云一点也没变啊。
然后看到青云走向我他说我这次回来只是因为一个人。我记挂了十年的一个人。
青云的眼睛很诚恳。每个人都会被感动的。
可是心里却没有这样的柔软。总觉得青云变了。听到他们的起哄声,竟觉得幼稚。都是几十岁的人了。
我说青云你就别闹了,讲讲笑话还好,让人误会了就罪过了。
青云却拉起我的手,他说你知道的我从不拿这事开玩笑。
我笑不出来了。竟不知该怎么说。
君士沉重的叹气,他说棉棉,你和青云就别再蹉跎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呀。
我看到君士偷偷的看素素。突然就觉得他可怜。功成名就又怎么样?如花美眷又怎么样?不过是时光流水,终不能欢心的。
我说都干嘛呀,弄得愁云惨雾的。还是喝酒吧。
酒喝到嘴里却是呛的,眼泪也被溢出来。我靠在素素身上,我说我们就回去吧。
素素抱着我。她说棉棉你不痛快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难受。
我说我有什么不痛快。我过得不挺好。
男神,約不約
青云站起来抱我他说棉棉你醉了我先送你回去。我竟看不清青云,我说素素我们走吧。
一大帮人的嚷嚷声在耳边叫,头痛得厉害。我闻到素素身上的牛奶味,那是她家宝儿的,突然就安心。
我想青云怎么会回来了呢?孤独的十年之后。
(四)
穿越之臥龍先生 瑟奇
一大早素素的电话就来了,她说昨晚我喝得死醉,乱七八糟得扯。然后加上一句,是青云送我回来的。
我呆滞了一会儿。然后一整天都在想青云。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原木桌上的水晶瓶里热烈的盛开着大束的白栀,阳光轻轻柔柔的照在身上。
什么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情景的,却在某时掐断了。
然后青云就出现了。在我这不足二十平方的狭窄空间里。
我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怕对上青云的视线。
福臨門之農家醫女
青云说棉棉你还记得我的话吗?我十八岁那年对你说的话。我说今天我们走不同的路,明天还会回到相同的地方吗?
眼睛一点一点酸涩起来。
我怎么会忘记。那时候的青云。那时候青云说的话。都如薄丝一样纠缠在心里。
青云忽然就从背后抱住我他说棉棉我已经回来了。我们又回到了相同的地方了。我们应该在一起的对不对?
青云在问我,青云说要在一起的。
可是青云你真的是属于这里的吗?
我说青云你要留在这里吗?这里没有你的家人。没有你的事业。在这里你要重新来过的。你已经不年轻了。你真的打算要留在这里吗?
我知道自己是极自私的。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我的根我的生活都在这里。不能变的。
而青云却不是。青云这样的人,怎应该屈就在这里。
侯門長媳
这是真心想的话,没有一点带气恼的。而青云却出了这样大的一个难题。
人道浩然 徽州魔徒
他说棉棉,我们可以重新来过的。我并不老不是吗?
我细细的看青云,这样俊朗的青云。依稀残存着年少的眉目。
我的眼泪哗啦一下就冒出来。十年前的我们何其美好,而又何其纯真。而现在十年后的现在,我们又回来了。回到相同的地方,有相同的感情与期待。
我说青云那我们就在一起吧。我们不会再有几个十年了。
青云紧紧的抱住我。我一下就如释重负了。我的眼泪顺着青云的脸颊流下去。很久很久。
(五)
一切都是这样的好。青云才华洋溢可以在任何的地方生存。
而我应当相信青云的。却总觉得一切似乎**淡。
等待了十年的人这样容易的在一起,好象太过于幸福了。梦中总会浮现自己哭泣的脸。青云转身时的决绝。突然就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我说素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把青云留在这里?
素素安慰我她说棉棉你和青云理应是在一起的。青云这样好的人你不要白白失掉了。
素素说的应是极对的。
可是心里的恐慌又是那样易见。我想青云真是我的一个劫数。却逃不开的。
总有种预感,我和青云的分别再所难免。
阳光灿烂的午后,我要青云同我去了十年前的校园。开满了大片的栀子花。
青云说我们曾在这里告别的。却又再见了。人生真的很奇妙。
我说青云也许我们还会分别的。花落花开,告别相见很难说得准。我们其实很渺小的。
青云皱眉了他说棉棉你总让人担心。你知道我不会再离开了。你也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我们并肩站在古老的槐树下,像十年前的样子。我说青云谢谢你能回来,真的谢谢你。
青云看着我,那样真挚的看着我。
我想我会记住的,十年前的今天,十年后的今天。同样美好的青云,同样幸福的我。
(六)
走出写字楼时有人在背后叫我。
我一眼就认出这个着缎红绸衫的女人。
她是青云的母亲。像打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一样打量我。
知道青云拥有良好的背景,可是亲眼见识到又是两种感受了。
他的母亲礼貌而又疏远的看你,能看得你骨子里都发虚发冷。
她说你不知道青云已经有未婚妻的吗?他们本来就快结婚的。……
我全身冰冷。
原来青云抛下了他的事业,他的未婚妻竟是为了来找我。
够了,真的。能让青云这样的对待还有何求?
我说您放心青云会回去的。一定会的。
没有惊恼,一切都好象在预料中的。
我慢慢的走。看两边匆忙的人群,其实这才是生活,走下去的生活。
可是我一定要再去看一遍满目的栀子花,再去感受一遍带着纯净栀子花香的风。一定要的。
然后才可以在有生之年安然的度过。
(七)
走到尽头看到青云疲惫的站在那里,他说棉棉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可是她竟用那种方法逼我回去。
盛寵嫡妃:侯門醫女
他说我可以不回去的,可是我的良心不允许。
我说青云我知道的,你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異界之絕色鋒芒 屍口巾
青云是这样善良的一个人。不能让他背上枷锁的。
终于还是要失去的。虽然我们都这样的努力过。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说对了,我们都只能是彼此的过去。不会是现在,也不会是未来的。
我说青云这一生我们就让它这样的过去,要活得好好的。
下一辈子,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就让陈棉君和尚青云能拼成一个圆。要回来相同的地方。相见。
倘若在有生之年能再见一定也是风烛残年了。我说青云只愿到时能认得出你的子女,穿着同你一样的青色棉恤。在六月栀子花开的时节里,腼腆而又亲切的叫我一声君姨。
此生已足矣。
青云的手紧紧的圈住我他说棉棉我现在相信宿命了,我只是恨,为什么绕了这么大圈后仍无结果。我不甘心呀。
我使劲的握着青云的手。感觉到青云的眼泪,湿热的眼泪留在了我的脸上。我说青云我们在十八岁时没有的出路,在二十八岁时终究也没有出路可寻。
青云慢慢的放开我。他转身时的样子我想我会记住。只因为这样的两个片段就草草的收拾了我们十年的等待。
只剩下那件青色的棉恤,会飘荡在杂乱的记忆中。
虽然已经褪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