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xm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起點-第125章 支支,我怕讀書-eaupe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的突然闯入,不仅打乱了他的计划,还成为了他最大的弱点。
可即便如此,支临冥也会拼尽全力护着她。
心航之路 的士
“难道你就没有弱点?”他冷笑了一声,“我劝你还是别太自大,应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语落,他挂断了电话。
这算是对王若芸的警告,希望她能就此收敛一点,也好有时间重新布置这一切。
“爷,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徐助理轻声说道,如今事态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三轉狐仙 南極砍柴人
支临冥眉头紧蹙,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就有了动静。
蓝阳阳站在门口,一脸迷糊的看着他,“支支,我怕。”
方才她又做噩梦了,梦里被王若芸的人追着砍,幸好的醒的及时,不然就被砍死了。
徐助理识相的离开。
支临冥看着她,像个柔软的大团子,心也柔软的一塌糊涂。
“睡我这。”他说。
蓝阳阳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到他床上,钻进被子里,笑嘻嘻的说:“支支,你怎么还不睡呀?”

“我洗个澡。”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像是催眠的音乐,听起来舒心极了,没一会功夫她又睡着了。
支临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只有一张红通通的脸蛋露在外边。
在她身侧坐下,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唇,这才关灯睡觉。

睡醒之后,顾美智来了电话,说应殊然已经苏醒了。
蓝阳阳带上煲好的汤,和支临冥一块儿去了医院。
应殊然躺在病床上,脸色还是惨白,顾美智坐在床沿,一脸担忧。应博军站在窗前抽烟,也是满脸忧愁。
“妈,我来了,你和应叔叔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我没事,不累。”顾美智摇头。
她已经熬了一天一夜了,满眼的血丝,这么可能不累。
蓝阳阳劝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和应博军劝回去。
看父母都走了,应殊然可算是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说:“楚溪说一会要来看我呢,我还怕爸妈看了误会,幸好有姐你帮我。”
“瞧瞧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笑的出来。”
“不疼,真的。”应殊然还是笑。
“来尝尝徐助理的爱心鸡汤。”蓝阳阳说着,打开了保温桶,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
应殊然一脸受伤,“没有姐姐的爱心鸡汤吗?”
“你姐姐我熬出来的,很可能是毒鸡汤。”
“好吧好吧。”应殊然无奈,“姐,我还想喝点粥,你去帮我买吧。”
“行,我这就去。支支,你来喂他。”
馭獸仙師
把蓝阳阳支开之后,应殊然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惡魔校草絕版愛 飛樹精靈
“姐夫,一定保护好我姐。我现在受了伤,估计得在医院躺好一阵子,外边的事情都只能靠你了。”
“我会保护好的。”支临冥沉声答道,“这段时间,你和应家先安静着,以免受到波及。”
应殊然不太懂:“姐夫,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告诉你也无妨,我和王若芸之间有些矛盾。”他的嗓音平淡。
猛然间,应殊然想起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又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蓝阳阳回来的时候,身旁跟了个楚溪。
她依旧那副美丽、精致的样子,穿着收腰的红色连衣裙,长度只到了大腿上边,一双黑色的过膝长靴,将她的腿修饰的更细更长。
应殊然看见她,感觉伤口都没那么疼了,脸上弥漫着笑容。
“行,既然楚溪来了,那我就回去休息了。”蓝阳阳放下了粥,又拍拍楚溪的肩膀,“今晚就靠你了,一定照顾好我弟弟。”
她拉着支临冥出去,趴在病房门口看了好一会。
楚溪坐在床沿,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低下头吻住。
应殊然瞪圆了眼睛,一动不动,只任由她吻着。
过了许久,他似乎有些吃不消了,呼吸急促,楚溪才放开了他,趴在他的脑袋旁边,食指轻轻拨他的耳垂,低声道:“小帅哥,要快点好起来。”
屠神 冰陽水
“我去,臭渣女这么主动的吗?”蓝阳阳趴在玻璃窗上,发出了疑惑。
奥利给努力的跳起来,但那么小一块玻璃窗,全被蓝阳阳的脑袋给挡住了。
願為君心寒夜沐雪
它急的吠了两声,倒是让它也看一眼啊!
“有什么可看的?”支临冥冷冷出声,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回来。
她背靠着门,支临冥的双手撑在她身侧,正低头看着她,嘴角有一抹邪肆的笑容,“其实我们可以体验一下,不用去羡慕别人。”
蓝阳阳满脸问号,她什么时候羡慕了?她明明是担心!
没等她反驳,炽热的吻就落下。
察觉门外有动静,应殊然努力抬起脑袋,想看一眼。
楚溪强行挡住他的视线,双手抱着他的脑袋,让他好好躺着,“好好休息,不许乱看。”
但是,二十分钟之后,外边两个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
无奈之下,楚溪还是开了门。
靠在门上的蓝阳阳,身子一个趔趄,差点倒了,幸好有支临冥抱住。
奮鬥在隋末 糖拌飯
“喂,你们两个适可而止!”楚溪咬牙切齿的说道,两个老板在她面前秀恩爱,实在忍无可忍。
顿了顿,又说:“你们吵到我的小帅哥休息了。”
应殊然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蓝阳阳的脸红透了,脸埋在支临冥的胸口。
“抱歉。”他吐出两个生疏的字眼。
回家的路上,徐助理开着车,蓝阳阳坐在后排,靠在支临冥的肩膀上。
她的脸色还有些红,理智在逐渐回笼。
静默片刻,她说:“支支,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搞事业,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好我的家人,我爱的人!弟弟说了,会给我开分店,搞连锁品牌的,等他出院我就去问他要投资!所以我现在就要去咖啡店,增进业务能力!”
“好,那送你去咖啡店。”支临冥摸摸她的头,让徐助理调转了车头。
寵婚撩人:總裁私寵小甜妻 可樂蛋
此时医院里的应殊然,正乖乖的喝着楚溪喂的鸡汤,猛然间就觉得心头一跳,怎么有种又要赔钱的感觉呢?蓝阳阳的突然闯入,不仅打乱了他的计划,还成为了他最大的弱点。
可即便如此,支临冥也会拼尽全力护着她。
“难道你就没有弱点?”他冷笑了一声,“我劝你还是别太自大,应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语落,他挂断了电话。
这算是对王若芸的警告,希望她能就此收敛一点,也好有时间重新布置这一切。
“爷,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徐助理轻声说道,如今事态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支临冥眉头紧蹙,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就有了动静。
蓝阳阳站在门口,一脸迷糊的看着他,“支支,我怕。”
方才她又做噩梦了,梦里被王若芸的人追着砍,幸好的醒的及时,不然就被砍死了。
徐助理识相的离开。
支临冥看着她,像个柔软的大团子,心也柔软的一塌糊涂。
“睡我这。”他说。
蓝阳阳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到他床上,钻进被子里,笑嘻嘻的说:“支支,你怎么还不睡呀?”
“我洗个澡。”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像是催眠的音乐,听起来舒心极了,没一会功夫她又睡着了。
支临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只有一张红通通的脸蛋露在外边。
在她身侧坐下,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唇,这才关灯睡觉。

睡醒之后,顾美智来了电话,说应殊然已经苏醒了。
蓝阳阳带上煲好的汤,和支临冥一块儿去了医院。
应殊然躺在病床上,脸色还是惨白,顾美智坐在床沿,一脸担忧。应博军站在窗前抽烟,也是满脸忧愁。
“妈,我来了,你和应叔叔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我没事,不累。”顾美智摇头。
她已经熬了一天一夜了,满眼的血丝,这么可能不累。
蓝阳阳劝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和应博军劝回去。
看父母都走了,应殊然可算是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说:“楚溪说一会要来看我呢,我还怕爸妈看了误会,幸好有姐你帮我。”
豪門恩寵:妖精別想逃
“瞧瞧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笑的出来。”
“不疼,真的。”应殊然还是笑。
“来尝尝徐助理的爱心鸡汤。”蓝阳阳说着,打开了保温桶,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
应殊然一脸受伤,“没有姐姐的爱心鸡汤吗?”
“你姐姐我熬出来的,很可能是毒鸡汤。”
“好吧好吧。”应殊然无奈,“姐,我还想喝点粥,你去帮我买吧。”
“行,我这就去。支支,你来喂他。”
把蓝阳阳支开之后,应殊然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姐夫,一定保护好我姐。我现在受了伤,估计得在医院躺好一阵子,外边的事情都只能靠你了。”
“我会保护好的。”支临冥沉声答道,“这段时间,你和应家先安静着,以免受到波及。”
应殊然不太懂:“姐夫,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告诉你也无妨,我和王若芸之间有些矛盾。”他的嗓音平淡。
猛然间,应殊然想起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又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蓝阳阳回来的时候,身旁跟了个楚溪。
她依旧那副美丽、精致的样子,穿着收腰的红色连衣裙,长度只到了大腿上边,一双黑色的过膝长靴,将她的腿修饰的更细更长。
应殊然看见她,感觉伤口都没那么疼了,脸上弥漫着笑容。
“行,既然楚溪来了,那我就回去休息了。”蓝阳阳放下了粥,又拍拍楚溪的肩膀,“今晚就靠你了,一定照顾好我弟弟。”
她拉着支临冥出去,趴在病房门口看了好一会。
楚溪坐在床沿,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低下头吻住。
应殊然瞪圆了眼睛,一动不动,只任由她吻着。
过了许久,他似乎有些吃不消了,呼吸急促,楚溪才放开了他,趴在他的脑袋旁边,食指轻轻拨他的耳垂,低声道:“小帅哥,要快点好起来。”
“我去,臭渣女这么主动的吗?”蓝阳阳趴在玻璃窗上,发出了疑惑。
奥利给努力的跳起来,但那么小一块玻璃窗,全被蓝阳阳的脑袋给挡住了。
它急的吠了两声,倒是让它也看一眼啊!
“有什么可看的?”支临冥冷冷出声,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回来。
她背靠着门,支临冥的双手撑在她身侧,正低头看着她,嘴角有一抹邪肆的笑容,“其实我们可以体验一下,不用去羡慕别人。”
蓝阳阳满脸问号,她什么时候羡慕了?她明明是担心!
没等她反驳,炽热的吻就落下。
察觉门外有动静,应殊然努力抬起脑袋,想看一眼。
楚溪强行挡住他的视线,双手抱着他的脑袋,让他好好躺着,“好好休息,不许乱看。”
但是,二十分钟之后,外边两个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
无奈之下,楚溪还是开了门。
靠在门上的蓝阳阳,身子一个趔趄,差点倒了,幸好有支临冥抱住。
“喂,你们两个适可而止!”楚溪咬牙切齿的说道,两个老板在她面前秀恩爱,实在忍无可忍。
顿了顿,又说:“你们吵到我的小帅哥休息了。”
应殊然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蓝阳阳的脸红透了,脸埋在支临冥的胸口。
“抱歉。”他吐出两个生疏的字眼。
回家的路上,徐助理开着车,蓝阳阳坐在后排,靠在支临冥的肩膀上。
她的脸色还有些红,理智在逐渐回笼。
静默片刻,她说:“支支,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搞事业,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好我的家人,我爱的人!弟弟说了,会给我开分店,搞连锁品牌的,等他出院我就去问他要投资!所以我现在就要去咖啡店,增进业务能力!”
“好,那送你去咖啡店。”支临冥摸摸她的头,让徐助理调转了车头。
此时医院里的应殊然,正乖乖的喝着楚溪喂的鸡汤,猛然间就觉得心头一跳,怎么有种又要赔钱的感觉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