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t8h优美都市异能 大花-大花看書-majz8


大花
小說推薦大花
大花是我们老家养的一只母狗,品种说的好听些,是中华田园犬,叫得难听点,就是乡下人说的“土狗”。
大花来我们家已快十年了,08年的某一天,爷爷从不知名的人家中抱回了她,她刚来时,还是一团米白色的绒球,小而可爱。刚刚来到我家时,我和弟弟很爱和她玩,很大程度是因为她还只是一团球,没有锋利的爪牙,也没有令人生怕的叫声。她很安静,许是没有母亲和兄弟姐妹在身边的缘故,每当我们想靠近她时,她总会把身子蜷缩起来,躲在楼梯拐角那个阴暗的角落里,明显地表达对我们的抗拒。
可唯独对爷爷奶奶,她总是有花不完的热忱。每当她嗅到奶奶带着一个老旧的铁盆子朝她走过来时,她便马上撅着自己圆圆的屁股,摇着短短的尾巴,轻快地朝奶奶跑去,那个铁盆,是她的“御用饭碗”,每当奶奶家的鸡群要凑过来和她分享她的“美食”时,她总会不满地低哼几声,然后用自己圆圆的头部,把小鸡从她的铁盆边上赶走,不让他们与她抢食。
抗日之鐵血軍工 秋刀魚的汁味
大花和爷爷奶奶感情极深,奶奶每日大概四点多便起床了,乡下人烧柴火,大花便也跟在奶奶身后,同奶奶一起坐在烧饭的火堆旁,不出声,只静静地横躺着,像是陪着奶奶。
中庭常常传来爷爷的咳嗽声,我们都知道爷爷嗜酒,大花也知道,每当爷爷想喝酒时,总会关上庭间的门,瞒着奶奶和我们偷偷打开酒坛,又舀了几两酒,喝了起来,唯独对大花,他不会刻意避开,爷爷喝酒时,大花便在旁边轻轻地哼着,像是在劝阻,但却一点用也没有。
青白不知色網配 雨墨影落
億萬獨寵:少主的溺愛萌妻
重生之嬌女
漫威心靈傳輸者 心宿天蠍
不久,爷爷走了。他还年轻,喝太多酒,死于肝硬化。家里办的丧事很大,四年级的我,从学校被妈妈拉回来,换了衣服,便一起回了老家,家门口,铺着一张大白布,附近的邻居大婶都过来帮着缝一些白衣,大花就蹲在旁边,眼睛看着我们,脖子伸的很长。整整一天,哭声,敲锣声,讲话声,从不停歇,不断有人过来吊噎,人来人往,看似十分热闹,可大花知道,这时候不能对客人摇尾巴,她知道,有些人再也回不来了,很爱很爱她的那个人,她的主人,我的爷爷,那个嗜酒如命,却从不对大花和我们发脾气的老头子,终究是离开了。棺材要抬到后山的墓地去安葬,送葬的队伍很长,大花默默地跟在后面,耷拉着尾巴,不紧不慢,跟着我们,仿佛是要去见一个很久没有回来的人。后来连着几天,我们家都处于悲痛之中,没有人注意大花去了哪里,可我却知道,她每天,都去后山,那个埋着她主人的那片土地,日落而归,有时身上还沾着后山的黄土。
八零奮鬥小嬌妻 雲滄月
得分控衛
爷爷走后,大花便一心一意跟着奶奶。大花慢慢长大了,长成了“大姑娘”,村里附近几家人养的都是公狗,他们都很喜欢我们家大花,于是大花很快怀孕了。怀孕了的大花变得更加温柔了,不再见到小鸡小鸭就乱跑,她更喜欢自己在院子里侧躺着,晒着太阳,眼睛眯着,无比惬意。看着大花的腹部慢慢变得鼓起来,我们也更期待家里有新生命的降临,终于,大花快要临产,奶奶就是大花的产婆,大花的产床,在我们院子的楼梯间,不惹人注意,但确实是我们家最适合大花生产的地方。
大花生了六只狗崽,三只黑的,三只白的,特招人喜欢。第一次当妈妈的大花,更是格外重视她的孩子们,从前那个喜欢乱跑的大花,现在也只是带着小狗们在我们家附近走一走。家里平日来往客人多,可爱的崽子们一下子便引起了那些村人的注意,便向奶奶提出让奶奶给只狗崽让他们带回去养着,奶奶向来对村人有求必应,内心纠结了几下便答应了,村人们也不愿白拿狗崽,做做样子给个十几二十块钱,便把狗崽抱回去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大花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狗崽被抱走后,大花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不停地冲着奶奶叫唤,仿佛像在让奶奶赶紧把狗崽们交出来,过了几天后,大花依然时不时冲奶奶叫着,奶奶于是便对她说:“主儿家穷,养不起那么多了,送给别人,别人养的好,吃好喝好,不要担心。”大花像是听懂了一样,头低了下去,眼睛,耳朵都耷拉着,垂下尾巴,慢慢地走到家门口,然后,躺下了。她知道,她这一生的依靠,只有自己的主人,而自己的孩子,也会有他们主人,这是命,也是运。
大花的低潮期过去了之后,她又变成了全村最受欢迎的母犬。她骄傲,面对那些为她打的死去活来的公犬;她忠诚,面对我们家所有的人,尤其是,我的奶奶;她正义,当别家的鸡群和我们家的鸡群打斗起来的时候,她总会用自己颇具底气的声音,保护我们家的小鸡们。大花很聪明,譬如,她知道我们家后面就是个卖猪肉的猪肉摊,每天天刚蒙蒙亮,卖猪肉的便骑着他的三轮车过来了,热爱骨头的大花瞬间一激灵,便直接跑进奶奶房间,在奶奶床边蹦哒来蹦哒去,“知道了知道了,现在就去给你开门……”奶奶一边回应着大花,一边穿好衣服下床,仿佛只有他们俩能听懂彼此的语言,别人都听不懂。到后来,大花学着自己去开我们家的大门,大门没有锁,只有一块吸力很大的磁铁扣住门,如此,大花便学着把自己的头塞进门和墙连着的那道缝隙里,头要用力往里塞,再塞,然后转来转去,稍微往外边一顶,就开了。于是乎,大花每天破晓时分,一听见猪肉摊那边的动静,便十分熟练地开门,关门,一气呵成,然后跑到肉摊那边吃碎骨头,有时猪肉老板也会喂她些肉,生活过得十分惬意。
大花不久后,再次怀孕。虽然没有头胎那么重视,可我们却还是为她准备妥当,这一次,大花生了四只小狗狗。大花怀孕时,我们便和奶奶商量好,这一次的狗狗,不送人,咱家自己养,虽然吃的不算好,但也总归能顶饱,奶奶犹豫了一番,同意了。小狗出生后,经常能看见大花身后有四团圆滚滚的小东西,随着小东西们越长越大,就像是处于叛逆期的我们,不愿意被包裹在妈妈的怀中,总想去探寻外面的世界。
三只小狗就是这样消失的,晚上,我们发现三个小东西还没回来,便一同去寻找,找了附近的人家,找了附近的小池塘,找了一切它们可能会去的地方,最后,在后山的田地里,找到了它们,躺着的,冰冷的它们。奶奶说,可能是误喝了田里有农药的水,才被毒死了。奶奶说的时候很平静,大花在旁边看着,也没有太多动作,她只是轻微地抽泣,热泪盈眶。奶奶在后山挖了坑,把大花的孩子们一个个埋进土里,盖上土后,便离开了。我们都知道,要多留一点时间,给大花陪陪她的孩子,因为她知道,这一转身,她便不会再回来了,而失去的它们,也不会回来了……
剩女的春天
现在的大花,带着她仅剩的一只狗狗,依旧坚强,高傲,依旧聪明,正义,依旧忠诚,热情。每一次回老家,看到的都是奶奶带着大花,大花带着孩子,站在村口等我们,伴着那乡间缕缕上升的轻烟,感慨大花的狗生,我们的人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