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o7q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零落成塵-13閲讀-34woh


零落成塵
小說推薦零落成塵
⑶ 关于安凌的番外。
这两天已经哭到我嗓子都哑了,眼睛也早已哭肿。肿的跟什么似的。
20号我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披着散乱的头发,穿着睡衣就下楼冲了杯咖啡。家里的下人都被我辞退了,以后我只想安静的生活。因为尘儿喜欢安静,这样我就可以感受到她好像仍在我身边。
在清朝的生活 西木子
抿了口咖啡,打开电视,却又是那个该死的女声:“本台播报,于7月20日晚10点36分井氏集团少董井上弦开车抱着司寇集团千金司寇零尘在兰桥同一地点冲出护栏!时差相隔整整24个小时!相传井氏少董和司寇集团公主生前就是情侣!井氏少董真是专情不一,居然殉情 … … …”心烦意乱,顺手赶快关了这该死的电视。泥马人都死了还播报你妹啊。
开了电脑,打开网站。泥马今天各个网站头条新闻就是“井氏少董专情不一,为司寇集团公主殉情……”什么的,下面还写了井上弦冲出护栏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隋皇朝
“尘,我晚了24个小时,你会等我么?”
泥马泥马,看到这我又想哭了。井上弦,你怎么就跟他们播报的一样那么专情呢。
关了网站,上了Q。Q上很多团里人都在问我那新闻是不是真的。泥马真心烦,问你妹问,都
发生了,你妹自己不会去看啊!开启了请勿打扰状态。
今天我没有像往常一样习惯打开炫舞。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碰炫舞了。
没在Q上聊天,没开炫舞。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就那样死死的望着屏幕发呆。
“唉~~”叹气一声,往后倒在了柔软的床上。像想起了什么。我起身打开抽屉,拿出井上弦为他和尘儿拍的照片。我总觉得只有看着他们的照片,才会感觉他们仍在身边,于是我就把
这本相册拿了回来。
只有这个才值得我回忆。
翻到尘儿和井上弦笑的最灿烂的那一页,我就怎么也翻不下去了。摊开蒙在脸上。
我倒在床上又止不住的泪流了。
泥马,安凌你是白/痴啊,你明知道尘儿最不喜欢看你哭了,你tm怎么又哭了。
你真tm懦弱。
⑷ 关于尹幽的番外。
我一直都不看好井上弦,这种大少爷,感情不一定都是真的。
大明海
泥马这次我错了。
他们的爱,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羡煞旁人。
逆天戰血
我无话可说。
今天在网上我放了一遍井上弦唱给尘姐的《全世界宣布爱你》。声音很纯。很有磁性。听了
这首歌,又一张一张仔细看了一遍井上弦和尘姐的照片。
泥马我又哭了。
我是一个赤果果的男人啊!这两天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哭了。
一定是疯了。疯了,疯了。
使劲甩了甩头。拿纸巾擦干了流出来的泪水 。
其实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
井上弦,我低估了你对尘姐的爱。
愿你和尘姐黄泉碧落都在一起永世不分离。
愿你和尘姐一切安好。
—————-文完。
⑴ 番外的番外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想即使我走过了奈何桥,喝了那孟婆汤,也不会忘记你。因为我是如此爱你。
我想你了,好想好想,想到痛的无法呼吸。那么你呢,井上弦。你过的好么。
也许我死后你会伤心,但伤心不是一辈子,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就好。
不要忘记就好。
我在奈何桥上徘徊着,竟是想等你!来来往往的死魂络绎不绝,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抱着双臂站在桥边望着桥下浑浊的水。却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微皱着眉。
我还记得你的眉目如星,看着我的时候目光似月,温柔的让我忍不住沉沦。我可以想象到我死后你痛苦的模样。可是没有办法呢。井上弦对不起,我先你走了。你当时抱着我说要和我走到时间的尽头,厮守到老。我没有回答,你说是不因为早已经预料的结局所以才没有回答
你呢。我还是先离开了你。
我后悔了,为什么当时没有留下来听你的解释,为什么当时甩开了你的手,为什么当时不够相信你。如果当初我有足够的信任给你,那么就不会这样了,那么就不会阴阳相隔了,是么。或许是因为我的内心不能够完全相信任何人吧,却也包括了你。
是,我后悔了。一滴泪顺着脸颊留下滴落到奈何河水中,却没有泛起涟漪,因为奈河河水是一直奔流往前的,从不停留。奈何,奈何,多么动听的名字。
用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你的轮廓,轻念着你的名字。井上弦,井上弦……一遍又一遍,仿佛不知疲倦。眼泪如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心抽搐的痛。痛的我蹲下来抱膝哭,哭的撕心裂肺。过往的死魂都望着我。抽噎着。
井上弦,我想你了。是撕心裂肺的想。
忽然感觉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膀,我却没有抬头。
只听见那个人发出了令我魂牵梦绕的声音:“你是在等我吗?”
⑵ 番外的番外 – 我想你,我等你,我爱你。
猛地回头,对上了那双依旧温柔如水却还含笑的眸子。依旧是那张令女人也嫉妒的脸,妖魅的笑着,有种蛊惑人的力量。只是瘦了。
他朝我张开双臂,我便奋不顾身的扑进他怀中。
他紧紧的抱住我,似乎要把我揉碎,但我却还不想放开手。他用他的脸颊摩擦着我的脸颊,突然一滴滚烫的东西烧灼着我颈脖的皮肤。
眼泪,却不是我的。
漢鄉
“尘,我想你。”只听见他这样嘶哑着声音说,却依旧有磁性。我便再也把持不住,泪如泉涌,呜咽着:“弦,我也像你,好想好想。”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我熟悉的味道。这个怀抱我思念已久。不过他怎么在这里,难道……
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你……”话还没说完,却被他用他那柔软却又带着一丝冰冷的唇堵住了。辗转反侧着,彼此疯狂的吮吸着对方的气息。不知吻了多久,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却仍旧不想松开手。我怕,我怕一松开手发现只是自己的一场梦,我怕一松开手他就不见。我不想松开。反而更加紧的抱紧他,跟上他的步伐。
又过了那么久,他离开我的唇。我靠在他的胸前大口喘息着,感觉到他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听见他的粗重的喘息在我耳边,听见他的紊乱的心跳。他的一切,都令我如此沉醉。如此疯狂的想念。
“弦,其实……”我轻扬起头。“嘘……,先听我把话说完。”他用食指盖住我的唇。
“尘,我说过,我们要一起走到时间的尽头,这不是玩笑话。可是你……”他垂下眼帘,忧伤却又柔情的直勾勾的望着我的眼,在他的眼里我看见自己的倒影。“所以我决定追随你,
我说过,我可以为你,不顾一切,你应该懂得不是吗?”“弦……”我轻喃。“嘘……听我说完。”他勾起唇角。一手搂着我,一手抚着我的脸庞。
“尘,我爱你,很爱很爱。看见你哭着蹲在桥上,虽然我很心疼,但是我却很高兴,你在等我,不是吗?我庆幸你想我就像我那么想你。你爱我。”他的声音很轻柔,蛊惑了我的心。
“我会追随你,无论你走到哪里,我说过陪你,就会陪你到天涯海角,即使是地狱。我也不后悔,我如此爱你。尘,我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不好。”他抬起右手,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胸口。
我就那么哭了,被他凌乱的感动了。“唔……弦,其实我相信你。对不起。其实我很爱很爱你,很爱很爱……你这样做不值得,懂吗?”“为了你,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你懂吗?一切源于我爱你而已,仅此而已。”“弦……”泪水模糊了双眼。我踮起脚尖,轻覆盖上他的唇,吮吸着他的唇瓣。他抱我愈来愈紧。
“弦,我爱你……”我模糊不清的说道。
“尘,我也爱你,比你爱我还多。我爱你如命。”只听见他这样低喃。
我终于来得及主动吻上你……
⑶ 番外的番外 – Yes,I do
我迫不及待的想找到她,想到发疯。我想看见那张使我魂牵梦絮的容颜。却怎么也没看见。
忽然听见旁边在议论,说有一个女生在奈何桥上哭的撕心裂肺。心漏掉了一拍,会不会是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让我认为是她。穿过人群,急急的朝奈何桥跑去。站在桥头,我看见就是那个令我不顾一切的身影痛苦的哭着蹲在桥上。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是在等我么。
我调整了呼吸,紧张的在他们的眼神下走过去,拍了拍蹲在地上的她。她没有抬头。仍旧哭着。把头埋在膝间。
当我说出第一句话,只见她猛地抬头,红肿的眼睛立刻变得光亮。我伸开胳膊,她向我扑来。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她真的是在等我。
“尘,我想你了。”我在她耳边低喃。她也如此对我说。原来我没有自作多情。
后来她说其实她相信起我,她说对不起。我的心抽搐的痛,白/痴,说对不起干嘛,一切我都愿意为你。
我喜欢她把头埋在我胸口乖巧的样子,我喜欢她紧抱着我腰的样子,我喜欢她哭着吻上我唇的样子,我喜欢她望着我满脸兴奋的样子……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彼此紧抱着,听到对方的呼吸。我听见她说:“弦,我爱你。”我的付出没有白费。
她爱我。
一句话包含着浓浓的爱意,吐出了深深的想念。
“Yes,I do。”我在她耳边低喃。“嗯?”她迷惑的抬头望着我。
我弯了眉角,深深的望着她:“还记得你上次问临泽的那个问题么?你问‘你愿意为我去死么’我想,我可以回答你,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看着她渐渐红了的眼眶,我顿了顿。
吻了吻她的脸庞,趴在她耳边,开口:“Yes,I do.”
她咬紧嘴唇,眼泪无声的滑落,砸在我的颈脖。
然后我感觉她俯下头,唇印在了我的颈脖。滚烫滚烫。
她抬起头,我仍能感觉颈脖上留有她的温度。
她呜咽着,带着浓浓的哭腔:“I would also like for you. ”
我搂着她的腰,覆上了她的唇。
尘,我愿意为你下地狱。我爱你。
你说过,我说过,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
——————————————- 番外的番外完结。 全文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