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7g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青檸歲月君須憶討論-青檸歲月——初中推薦-0wacr


青檸歲月君須憶
小說推薦青檸歲月君須憶
青柠岁月sly
在属于我们的岁月喜欢着可爱的你们。——沈清欢
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文能上天入地,武能撂倒众人。——阮柒
记忆会像璀璨繁星映照在我们每个独自等待的黑夜里,暖暖于心。——叶言汐
夏日的午后,总是让人昏昏欲睡。阳光透过玻璃,映在莘莘学子的身上。它从一张课桌跳到另一张桌上,似乎想要寻找未寐之人。
教室内寂寥无声,唯有老师万年不变的声调。突然,一个盯着手表的人亢奋了,紧接着一群人躁动了。
老师似乎发现堂下的异状,不以为意,只是瞥了眼挂在教室后方的时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悦耳的下课铃响起,如同雨后甘露,又或是夏日的冰淇淋更为贴切。学生们摩拳擦掌,脸上是藏不住的兴奋。老师扫了眼学生们,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了下课,抱着书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学生们则三五成群,分散在教室的不同地方开始了他们的“学术讨论”。
請伊入甕:嬌妻逆襲 妃精靈
歸仙拾道 先癡後覺
嗯,一切都显得非常正常,除了,窗边的某个角落。
“啊~终于下课了,困=_=死我了。”说着我便将脸毫无形象地贴在了桌子上,企图获取丝丝凉意。我只想让我的上下眼皮好好相亲相爱一会儿,却偏有人不遂我意。一双手袭上了我的脸,肆意地揉了一把。我迅速抓住了在我脸上胡作非为的手,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她被我抓住双手,仍不安分,手指不停地想往我脸上探,为了保护我如花似玉的脸不受摧残,我凶残地揉着她的脸,还不忘阻挡她逃脱的魔爪。奈何我力气太小,她太彪悍,我终是不敌,被她擒住双手抵在了墙上,拼命挣扎无果,脑后束起的发丝不知何时被窗帘深深吸引,迫不及待地想与窗帘紧密相拥,于是,屡屡发丝便开始在窗帘上群魔乱舞。引得她哈哈大笑,玩心大起。
自从她发现我的头发尤为钟爱窗帘后,她便经常将我按在帘边,恶趣味地盯着我的头发。我的绵薄之力难以反抗,只得发出求救:“老公,快来救我啊!”这时,隔壁一个隔岸观火的女生便加入了这场战争。我趁她忙于抵挡,逃离了战火熊熊燃烧之地。原地只剩两个女生暗较手劲。不一会两人便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四周的桌椅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伤害。宛如***落地般没了原本的模样,歪歪扭扭的。周围的同学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面色如常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时间定格在此刻。
我是沈清欢,对我动手动脚的是我的“奸夫”阮柒,前来营救的是我“老公”叶言汐。我们三个是相爱相杀的死党。我和我的“老公”相亲相爱,而她和“奸夫”当然就是相杀了
我们三个并不是刚入学就认识的。
我习惯性地选择先观望一段时间。七年级的时候,我秉持着小学的观点唯交一友,因此我在她的身上花的心思很多。她是个很活泼外向的女孩,很爱笑,朋友很多,就连形影不离的闺蜜都似乎早已存在,而那时的我并未注意到。我和她当过几次同桌。我不太会说话,只能找些有趣的事逗她笑,陪着她笑——她叫叶莹,是我曾经的挚友,也正因如此,在那时,她是我的唯一。
为了她,我难免做了些蠢事。某次科学课上,离下课铃响过已经十几分钟,老师的拖堂让我们离食堂的饭香愈行愈远,见老师还愈讲愈烈,沉默寡言的我终还是忍不住嘀咕道:“老师你够了。”却不想居然被老师听见了,老师调侃了几句,调皮地朝我们笑了笑:“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学饿得慌。”我不知何时走了神,糊涂地把老师的话听岔了,拍手叫好,她看着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我又压低声音说:“难不成要我们吃书?”,随即我们都埋下头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想那时候我一定很傻,就好像商纣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我就是那个昏庸的商纣王,为博叶莹一笑对老师出言不逊。我的一腔热情都给了她。我太过注意她,以致于我忽视了对我屡次示好的邱云妍。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没能和她成为朋友是我的遗憾。
但我以错过一个良友为代价换来的叶莹却不值得我倾尽真心。无可否认,叶莹同样是个招人喜欢的女孩,但这段友谊,错在双方的不等价付出。我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段友谊,与叶莹在一起的时光里,我似乎只记得我一直在陪着她笑。或许我在她的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她的朋友圈子很大,也许她不会理解,像我这个孤单的人对友谊有多么看重。
这段友情,错不在她,只因我看的太重。我和叶莹于八年级分手了。
与我不同的是,阮柒刚入班的时候给大家的印象同我一样安安静静,人送外号“软妹子”,可谁知她竟是个披着羊皮的狼,才不到一个学期就本性毕露,专爱偷袭打女生屁股,还给这个行为命名为“扣杀”。在班里大半女生都经历过扣杀后,大家终于明白这哪是个软妹子,分明就是个女汉子,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女流氓”。阮柒的技能是一步步解锁的。起初她只是拍人屁股,挠人痒痒,到后来摸脸蛋,各种花式咚……幸亏她这一系列行为只针对女生,不然怕是连男生都得遭殃啊!
其中我的感受最为清晰,毕竟我亲身经历了她那不断强化的技能。
我本性不爱主动招惹他人,但有仇必报。和阮柒一起必须要有时刻被偷袭的警觉性以及迅速的反应。刚开始的那些日子,我那叫一个提心吊胆,被她骚扰得苦不堪言,为此,在长期的经验积累下,我终于总结出应对她的方案,成功解锁了打Boss的通关秘籍。
她比较敏感,腿怕痒,甚至有时就连双手也怕。于是每次她骚扰我时,我会先攻其下三路,挠她的腿。因为我们往往是坐着的,所以她便会将腿转过去,背对着我。如此一来,她的右胳肢窝就暴露了,我伸手一挠,她又转过来,我转而挠其腿,如此往复。
这套模式曾一度压制过她,然而好景不长,她解锁了蛮力技能,从此她进入单人pk无敌状态,想要干过她,就必须三人以上组团群殴,现在可是不怕猪一样的队友,就怕神一样的对手了,三个诸葛亮都抵不过她这个臭皮匠。我再一次过上了暗无天日的日子,被她吃的死死的。她一言不合就各种咚,迄今为止,我们已经试过墙咚,桌咚,以及床咚(貌似还有地咚)。我万分怀疑她这辈子怕是投错了胎,女身男魂,不然干嘛老想着这种事情。(~ ̄▽ ̄)~ 我想她这种女生怕也只有比她更牛逼的男生才能降服的了吧。我曾无数次臆想以后她被她的真命天子各种花式咚的情景。我坚信,风水轮流转。她这性子很可爱,也很招人“恨”。阮柒说过她最喜欢看我们气得牙痒痒却拿她没办法的样子。记忆中,一旦她被人追,或是被放倒,总会有一批女生加入追杀或“群殴”她的阵营,可见都早已“怀恨在心”啊。
叶言汐倒是顺利地交到了一个朋友,七年级的时候常可以看见她俩成双成对,形影不离。她叫兰铃,在人海中不是个起眼的女孩子,却深得我“老公”的欢心,她们的友谊很让人羡慕,甚至有时连我也会吃醋。但没有一段友谊是完美的,因为夏珊的出现,她们的友谊开始出现了许多问题,我常看到言汐一个人独自坐着,周围不再出现兰铃的身影。叶言汐感觉自己和兰铃与夏珊之间总夹着点什么,似乎和兰铃渐渐疏远了。
在言汐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刻意维护了一段友情,换来的却是友谊小船的伤痕累累。
曾有一次体育课,大家自由活动,兰铃已先被夏珊拉去“闯荡江湖”了,等她回首已是人去楼空,她便自己一个人独自坐在草地上看起了书。夏珊和兰铃漫步于操场,夏珊侧耳倾听,兰铃正兴奋地对夏珊讲着点什么。言汐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她们。她看见夏珊往自己这望了一眼,不动声色地改变了她们的前进路线,兰铃还没能看到言汐就已被拉到了千里之外的距离。言汐的眼神里似乎透露着哀伤,明知道兰铃是言汐的挚友,却无情的离开。言汐独自一人目送她们远去。风吹乱了她的碎发,遮住了她的眼。她伸手拨正头发,不禁想着风儿也不想让她悲伤吗?故意借用碎发挡住她的眼,不让她看见她们渐行渐远模糊了的背影吗?这一款,阳光很暖,却没能带给她一丝暖意。
叶言汐是个受大家欢迎的女生,无论跟男生还是女生都能够相处得十分融洽,因此她有一个闺蜜(也就是兰铃)和一个蓝颜。言汐与两位知音的关系都愈发深厚。然而叶言汐的闺蜜和蓝颜相处的却并不那么融洽。仍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这俩人因为“关灯事件”闹得很不愉快,兰铃因为这事也开始对言汐的蓝颜另眼相看,总是在言汐面前说他的不好。那次两人的争吵让言汐陷入了两难的境界,两个人都是她的好朋友,不管帮谁都会对另一个人造成伤害,她夹在中间备受煎熬,无处倾诉的言汐只能默默独自承受这一切,作为媳妇的我在一旁看得也十分心疼,但,即使言汐失去了一切,她还有我们!
新一轮的换组,我们仨被分到了同一组。先是因为她的性格,我与她相交,情感日益加深,再是因为小说我与阮柒相交,以我为枢纽,三人一起的行动时间多了不少,叶言汐与阮柒也愈打愈亲。而熟稔的昵称便莫名出现,叶言汐成了我的老公,阮柒则成为了我的奸夫。
犹记得起初我十分羞涩,不肯开口喊老公,只是说着绕口令,你媳妇我,到后来我渐渐放开,面不改色地喊着老公。有一段时间,我和阮柒是同桌。与叶言汐离得远了,便和阮柒玩了起来。而当她回归时,才发现她头上早已多了一棵草,一颗青翠的顽强的青草。“奸夫!”她愤怒的指着阮柒,“你竟然在我头上种草,说,你是想清蒸呢还是红烧呢?”她又转过来看着我,温柔的说:“媳妇,你不是**,你是我家最可爱的小仙女。”
这情况就好似丈夫有事出远门,媳妇红杏出墙找奸夫一般。哦,不对,言汐坚信是有人将墙挪了过来,才令红杏出了墙,嗯,一定是奸夫不要脸勾引的我。o( ̄▽ ̄)d 她说:“你若红杏出墙,出墙一尺,我便挪墙一丈。”于是每当我和“奸夫”相爱相杀时,言汐便会咬牙切齿地冲过来斩草,但可惜终无法除根。
话说回来看小说还是阮柒引我入门的。在接触她们和它之前,我就像一张纯白的纸,谁料一入小说深似海,在下不才,自学成才,污的不要不要的。(◕ᴗ◕✿)想当年,我与阮柒尚不熟时,她从未骚扰过我,看现在一天几袭已是常事。谁给她的胆子来非礼? ̄へ ̄好吧我给的,谁让我打不过呢( ̄Д  ̄)┍。泪流满面。(╥╯^╰╥)
不过她有时候还是蛮蠢萌的,关于此类事件我便知道两回。
她的大脑会间歇性断片,延迟指令输出。
還是很想你
某一日,阳光明媚,白云悠悠,上课铃已经响完,我们的阮柒同学才从厕所跑回教室,经过后门的时候看见了袁老师正想打声招呼,但自己已经跑到了前门,于是乎,本该喊声报告的她来了一句老师好,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然后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小雨斜吹,乌云密布。阮柒再一次从厕所返回的路上,遇见了某位老师,本想说声老师好,却脱口而出谢谢二字。我便在一旁亲眼目睹此景,老师懵了一秒,条件反射地说了声不客气。紧接着我便看见阮柒捂脸,一脸惊恐,Σ(っ°Д°;)っ笑的我前仰后翻。而那声迟来的“谢谢”想必是拖欠了对某位同学的感谢吧。
校园里我们谈笑风生,周末里我们浪到飞起。周末三人小分队便是我们仨的组织。我们相约一起写作业,轮流请对方吃夜宵,言汐曾对我说:“每周吃夜宵,你们是想把我养胖吗?”事实证明,不仅她胖了,我们也胖了。
元宵节龙灯走起,与叶言汐失联的我便去了阮柒家把她拉了出来。寂静的小路里,只有我们俩时断时续的说话声。
“叶言汐呢?你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出来吗。”阮柒用带着点郁闷的声音问我。
“我们失联啦,她QQ不在电话不接,漫漫长夜只能把你拽出来一起游荡喽。”
阮柒勾着我的脖子,说:“那我只好将就陪你出去浪啦!”
我们一路走到公园,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与往昔的喧嚷简直是天差地别。我们只得往大路走去。不一会儿,喧嚣声起。有些懊恼,以往的小摊小贩都不见踪迹,好不容易才瞧见一个卖糖的,三元钱一个,糖被塑成各种形我选了只蝴蝶,阮柒挑了片枫叶,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我们边走边吃,我在嚼,她在舔,因此我很快就吃完了。她拉着我挤入人群,来到了内圈。周围弥漫着一股烟味,让人很不舒服。她便直接蹲下来,我也同她一起。却发现人群走动扬起的尘土环绕四周。
“阮柒,蹲下来都是灰尘,我们快起来。”我劝说。
阮柒却说:“烟是在空中的,就像火灾一样,所以地下空气会好一些。”
君臨韓娛 夜尐
我觉得有道理,但还是继续说:“烟是固体,密度比空气大,会下沉啊,而且地上人走来走去会扬起很多灰尘。”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们学术导论似乎就这样开始了。
神裔
她又继续辩解,明显是不想起来。我又添了一句:“等下灰尘都粘在糖上被你吃掉了。”
话音方落,她腾地一下站起来,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感情我刚刚说了半天还是这句杀伤力大。(¬_¬)ノ
出来好一会儿,我们便准备返回了。走在林荫小道上,她突然一把扯住我,将糖举到我的面前,问我:“你看这个像什么?”
我认真瞅了半天,面色迷茫,摇头。
“难道不像幽灵么?”说着她比划了一下。我这才看出。很抽象,小伙子想象力不错。
我们踩着满天星辰而归,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在街上的另一个地方,叶言汐正与一群人玩闹着。言汐与班里几个要好的同学,在闹街的那一头漫无目的地散着步,期待着龙灯的到来。在无聊的等待中,言汐最擅长的就属搞事情了。兼有一身才华的言汐看到有人拿着麦克风唱歌招揽生意就控制不住她自己了,并在同学的再三怂恿下决定前去一展歌喉。一首银临的《锦鲤抄》可谓是点燃全场,就在吃瓜群众陆续参与观战时,龙灯就这么蹭着热度出现了。但结果很明显,龙灯的诱惑明显比言汐的歌声大多了,听歌阵营瞬间瓦解。毕竟他们都是带着瓜来看龙灯的嘛~只能心疼老公一分钟了。
新世紀機甲狂潮 轉輪步槍
又是两个星期,我们换座位了。叶言汐和阮柒被流放了。阮柒是我们三个中成绩最好的,妥妥一枚学霸,因此言汐和她坐在一块儿,可以十分方便地问问题。
但是我的到来,破坏了他们的“二人时光”。看得出,叶言汐是有些抗拒的,她怕我抢了她的答疑神器吧。我也确实是奔着阮柒来的,我理解,因此我很少打扰她们,只是遇见不懂的才会问一问。
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我转身想要告诉阮柒,满心欢喜却只见到一个背影,恍若一盆冷水浇了我个透心凉。我隐下了声音。我注意到她的书放在右手边,身体靠近言汐,背对着我,孰亲孰远一目了然。我有些心痛,不经意间,她伤了我。但这是我自找的。
后来理书的时候,阮柒问我:“你想让我把书放哪边?”
我笑着说:“放右边吧。”叶言汐更需要你。笑容有些苦涩,你没在意。
九年级,我们再次换组,三人被分散,我们的友谊却未因此浅薄。
叶言汐的“爸爸”苏瑕却总是骚扰我,她似乎继承了阮柒的恶习,不过她更爱的是掐我的脸。那时正值我脸圆了一圈,掐起来特别有手感。她一找到有机会,手指便附上我的脸颊,然后狠狠一掐。这个时候我总会袭上她的腿。她的腿同阮柒一样怕痒。为此我很怀疑阮柒是不是她的“私生子”,毕竟我“老公”也不知道自己是她和谁乱搞出来的。
我的这位公公倒是有个大老婆,却也盖不住她拈花惹草的德行。
兮然我們一起去翹課 安翕然
她常说自己可男可女,可长可短,可粗可细,每次她这般说,我必接一句:“小妖妖~”可男可女,不就是人妖吗?她还时不时的袭我胸,袭完后还煞有介事的吐槽我胸小:“你可真有钱,飞机场修的那么大。”
掌控末世
女生不能说胸小,就像男的不能说不行。
于是我再一次袭上了她的大腿。
都市狂少
我和她大老婆并不是她的真爱,这是我偶然发现的。她真爱的竟是阮柒。一日,二人间有摩擦生成。两人的怒火值已经飚到顶峰。于是阮柒狼爪一动,与苏瑕缠斗起来。刚开始时势均力敌,但后来阮柒使出必杀之技,小手袭上她的大腿,苏瑕瞬间丢盔弃甲。纵使连连败退,苏瑕依旧不肯放弃,可阮柒之彪悍出乎她的意料,一下子将她放倒在地。苏瑕承受不住,连连求饶。只不过那姿势,一上一下,呵呵,真是让人想入非非٩(๑❛ᴗ❛๑)۶。隔壁班的不知道,还以为有人在搞事情呢~
果然“男男”才是真爱,苏瑕此生最想做的事就是把阮柒扑倒,但她打不过,只能想想。
小半会不见,苏瑕便问我:“你想我吗?”
我果断摇头。
她一脸悲愤地指着我说:“你不爱我了!”
“我从未爱过。”此话脱口而出。
她将手覆上我的后颈,威胁般地问我:“你还爱不爱我?”
我画风秒变,深情地说:“看见了吗?我在用生命在爱你。”她送我白眼一对。
苏瑕见我毛茸茸的,呢喃一声“小松鼠”,后又改口喊我“小老鼠”。我盈盈一笑,说:“我爱你,就像我爱大米。”
我又接收到白眼一记。
她拿起一个圆头圆脑圆肚皮的玩偶,凑近我,问:“可爱不?
“嗯,像你一样。”
“怎么会呢,明明很像你。看,你长得跟它多像。”
像它一样圆润吗?我在心里接了一句。“不,我说的不是它的样子像你一样。你问的是可爱不,而我说的是像你一样可爱。”
“这个句子有毒。”
哈哈,小说看多了,这样的套路很自然的会浮现在脑海里。跟我玩文字游戏,小妖妖你就再多看几十本小说吧。可以说,我与苏瑕是在互怼中度过的。而我这位公公,乱搞起来,谁都撩拨,绝逼是一篇伦理大剧。面对她的无事撩拨,我往往冷漠以对,她竟喊起我性冷淡。好气哦(╬ ̄皿 ̄),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我们即将分离,天各一方,班里有同学筹办起了一个活动。她们给我们每个人一张便利贴,让我们将心里想对某人说的话写在纸上,不要暴露姓名,折起来,统一收上去,再每个人随机抽取一张。我将自己想说的话,一笔一划认真地写在纸上,虔诚地交了上去,猜测它会落在哪一位有缘人手中。一群人簇拥而上。哦,开始了啊。我不着急,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才慢悠悠地走去抽了一张。回到座位,打开一看,我笑了。
“我亲亲老公及她头上的那棵草,爱你们呦~”
我抽到了我自己的。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我的手中。
这段友谊不需要很多人知晓,我们仨知道便好。我将纸收好,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二人。
三个人的友谊不会因一些小事而消失,虽然一路上磕磕碰碰,分分合合,有时争锋吃醋,有时打闹包容,终是练成了这金刚不坏的友谊。周末的作业小分队成了我们仨人一成不变的帮派规矩。周末每个宁静的夜晚,我们仨人齐聚图书馆,在皎洁的月光下,互相学习,谈天说地,在笑声的陪伴下度过了一个个别样的夜晚。月下三人的背影至今深深的映在脑海的深处,变成了记忆中最可贵的宝藏。
愿岁月静好,多希望时光慢慢走。
谁料岁月不饶人,时光荏苒,日子过得飞快,犹如白驹过隙,而我们即将告别我们的初中时代。
看着成熟一些了的面庞,不经感慨万千。
夕阳西下,余晖照到阮柒和叶言汐的背上,有种朦胧的不真切的感觉,我不禁有些恍惚了。
耳边传来阮柒的声音:“清欢,你停在那干嘛,走啦!”阮柒见我不动,小跑过来,拉起我的手走着。三人并排而行,十指相扣,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亦步亦趋地跟着。
平步青 禦史大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愿我们青春依旧,友谊长存。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