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pg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你還欠我一個約定討論-NO.42讀書-rg2bb


你還欠我一個約定
小說推薦你還欠我一個約定
日子照常这样一日一日地飞走,期末将至,学校里染上了紧张的气氛,班上的同学更是不放过一点时间努力的复习着。我和莫染尘依旧悠闲地看小说,接受老师能杀死人的目光。
期末考试的成绩,让老师跌破了眼镜,努力复习的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眼光能杀死我们,我和莫染尘以拉第三名二十四分的成绩并列第一。
我是在国外这些课程都修过了,不知道莫染尘是什么情况。
“蕊儿,暑假回去吗?”二哥从厨房伸出一个脑袋,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娱乐节目。
“不回,我要和同学一起去海边。”
“跟谁一起去?有男生吗?”
“小婉,北北,项扬,莫染尘。”
“恩,那好吧。”二哥挺干脆的回答让我有些惊讶,平时这种情况他可是要唠叨半天的。
“二哥,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恩,知道要带礼物就好。”
我打包好我的行李,大家说好了十点在机场外集合,二哥开车送我去机场,我刚好踩着十点整到达,刚好看到莫染尘从一辆黑色的汽车上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对他点头哈腰,帮他拿出行李,他接过,点了点头。一直都不知道莫染尘的背景,觉得肯定不错就是了,但是看样子有些低估了,如果那辆车没记错的话,是全球限量消售100台的,二哥在国外有一辆。
“上官蕊。”莫染尘看到我来了,很自然地走了过来,我下车,对他笑笑,“没迟到吧?”
那个黑色西装的人回头看了我一眼,便上车走了。
“没有,刚好。我帮你拿东西吧。”莫染尘拿过我的东西。
“我自己能行的。”我有些尴尬地说道,二哥看到希望不要误会。
“看来不需要二哥我帮你了,帮我照顾好蕊儿,她脾气有些不好,从小被我们惯着,你多担带点。”
“我会的,你放心吧。”莫染尘看着二哥,微笑爬上了他的嘴角,“上官蕊,我们走吧。”
二哥对我说了再见,便扬长而去。
我和莫染尘一起去了汇和点。“你俩可真会踩点。”许北北的话语有点算意,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项扬的表情有些哀伤,许北北似乎注意到了自己语气的不对,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既然到了就走吧。”叶小婉说道,我点了点头,莫染尘跟在我的身后。
黑寡婦在我家 水王草
坐了一个小时的飞机,两个小时的汽车,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皮肤呈小麦色的少年,长年住在海边,让他的肤色看起来很健康,他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小婉,你来啦。”
小婉扔下了自己的行李,跑过去拥抱他,“李毅,我好想你。”
李毅拍着她的背,道:“我也想你,但是我们也得让你的朋友先进去休息吧。”叶小婉离开了李毅的怀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面色潮红。平时古灵精怪的叶小婉此时的样子让我们都大跌眼镜。
“这是我朋友,李毅。”叶小婉解释道。
“就这么简单吗?”许北北追问道。
“我是小婉的男朋友。”李毅说道,叶小婉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望着李毅,李毅对他点了点头。叶小婉高兴的流出了眼泪,后来我们才知道,叶小婉追了李毅很多年,她从小学就开始喜欢他了,因为她觉得李毅和其它人都不一样,李毅的生活对她来说充满刺激感,李毅心里也装着小婉,但是他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一直都不肯答应小婉。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了,他爱小婉,小婉爱他,如果他离开小婉,小婉会伤心,不会感到幸福,他发誓,一定会给小婉幸福。
“我头昏死了,小婉,你再继续甜蜜下去我就要晕倒了。”我抱怨有带点戏虐的语气说道。
“要我背你吗?”莫染尘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用。”我有些尴尬地说道。自从他生日过后,我总觉得我和莫染尘不一样了。
“大家都进去吧。”李毅带我们一行人选好了房间。
“大家都好好休息吧,晚饭我叫大家。”
“李毅,我要跟你待在一起。”
“好。”李毅宠溺地看着叶小婉,拉起她的手一起下楼去了。
我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大概傍晚的时候,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才从床上爬起来去开,好像生病了,为什么我会晕车啊。
“你怎么了?”莫染尘看见我脸色不正常关心地问道。我摇了摇头,“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告诉大家我不下去吃饭了。”
我想回床上继续睡觉,莫染尘只是轻轻一拉,我就软倒在他的怀里,然后听见他一直在叫我的名字。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天空繁星点点,手上插着输液管,一滴一滴的液体,正慢慢地流进我的身体里。我转过头,发现莫染尘正爬在床边,眉头紧皱,好像做了恶梦一般。
“莫染尘。”我轻声叫他,他的眼皮挣扎了几下,最后睁开了眼睛,“你醒啦。”他露出微笑,一脸疲惫的样子,我看了他的样子不由地觉得心疼。
“恩。我没事了,你回房间去睡觉吧。”
“你饿了吧,晚上都没吃饭,我给你拿点东西吃吧。”
“不用了,你……”
“当病人可要听话。”莫染尘打断我的话,转身出去了,夜晚很静,我听着他下楼传出的“咚咚”声,一会又“咚咚咚”地上来了,他拿了一个拖盘,上面有一些清淡的食物。
“我没做过饭,不知道好不好吃,以前看陈姨是这样做的。”
“陈姨?”
修真界敗類 躍千愁
“我家的保姆,我是她带大的。”
“哦,”我点了点头,尝了一口,“莫染尘,你放了多少盐?”要不是他说他第一次做饭,我一定会以为他是故意整我的。咸味跟海水有得一拼,比上次的面还难以让人接受。
“放多了吗?”
“不是一般的多,”我毫不留情面地说道,莫染尘皱了皱眉头。
我尝了他做的每一样东西,让我眉头也越皱越深,我问道:“莫染尘,我可以不吃吗?”
“好吧。”一股错败感漫上莫染尘心头,我看着他的样子,有点不忍,他好心好意做东西给我吃,我却挑三捡四,“莫染尘,削苹果会吗?”
“你想吃吗?”
我点了点头,削苹果这么简单的事情应该会吧。我心想到,却听到莫染尘轻哼了一声,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弃了让莫然尘从食物这方面找到自信的想法。削苹果都把手给划了,我能想象他平时过的是怎样娇贵的生活了。
“手给我。”他听话地把手递了过来,我从我的包里掏出创可帖,给他帖在了伤口处。“你回去睡觉吧,我不饿了。”我无奈地说道。
“那你好好睡吧。”莫染尘明白自己待在这也没什么用处,就回自己房间了。
上帝真的是公平的,谁能想到聪明如此的莫染尘会被做饭和削苹果难倒。
第一天去海边,因为身子还有点虚,只能坐在海边享受日光浴,莫染尘很敬业地坐在一旁陪我聊天。
“染尘,你不下海吗?”项扬在海里向我们挥手,大声地吼道。
“不来,你们双双对对的我下来不好。”
封神錄
我拿着相机,把项扬挥手的样子拍了下来。第一天我担任了摄影师,相机里留下小婉和李毅甜蜜的样子,项扬和北北别扭的样子,莫染尘享受日光浴惬意的样子,还有他帅气的侧脸。莫染尘真的很帅呢,心里跳出来的想法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上官蕊,明天早上一起来看日出吧?”莫染尘回头对我说刀。
“你叫我吧,但是,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能被你叫醒。”
出奇地,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换好衣服,刚好听到莫染尘的敲门声。
“早上好,我们走吧。”
“没想到你起来了。”
我白了他一眼,“快走了,错过日出了。”
“恩。”他点点头。
我和莫染尘并肩走在去海边的路上,莫染尘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
“莫染尘,你好像很高兴?”此时我们一起坐在海边等待日出的出现,四周也有一些来看日出的人。
“恩。”
“高兴什么呢?”
“不告诉你。”
“不说算了,日出快出来了。”
我盯着那道地平现,看着太阳慢慢探出它的身子,黑沉沉的大地一下就有了生机。
“上官蕊,我给你照张照片吧。”
“好啊。”
以日出为背景,我笑容灿烂,莫染尘按下快门,把画面定格。
“老奶奶,给我们照张相吧。”莫染尘拦下一个散步的老奶奶,用讨好的语气说道。
“小伙子长得真俊,带女朋友出来玩呀,呵呵,跟我和我老伴年轻时一样呢。我老伴是专业的摄像师,我让他来给你们照。”老奶奶说完对着后面的老头吼道,我想解释,却一句话都插不进去,老头快步走过来,接过相机,我和莫染尘并肩站在一起,老头为我们留下了一张合影。
“小伙子,我在这住那么久了,也很少见到长得像你女朋友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要好好珍惜。”老头拍了拍莫染尘的肩,拉着老奶奶哼着小曲走了,一副幸福和甜蜜的样子。
“看吧,被误会了,你都不解释。”我有些生气地说道。
“你自己干麻不解释。”
“我找不到插话的时间。”
“上官蕊,真的是着样吗?”莫染尘好看的眉毛上跳,一脸戏虐地望着我。我别过头,不理他。
“蕊儿,做我女朋友吧。”他一句话,让我僵了半饷,“我给你时间考虑,我会等你的。”
“我们回去了吧。”我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抬头看他,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回到旅馆,此时才六点,大家都还在睡觉,莫染尘没有跟着我回来,心里有点担心,我甩了甩头,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我的大脑。我上了楼,北北就住在我的隔壁,真想找她说说话,我推门,居然没琐,我推门进去,听见卫生间里传来打电话的声音。
“哥,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清晰地听到了许北北说的话。
许北北有哥哥吗?为什么我都没有听她说过,我心里思量道。又听见她说,“我会帮你照顾好她的,可是,哥,你这样值得吗?你确定在她心里有你的位置吗?你为什么不自己来看看她。”
我心里好奇,那个“她”到底是谁,打算继续听下去。
“哥,不许说胡话,你不会死的。”我听到许北北传来啜泣的声音,“我会帮你照顾她,看着她幸福的,哥,你休息吧。”
电话挂断,传来许北北的呜噎声,我想冲进去抱住她,却被她的喃喃自语惊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只因她说,“哥,你那么在乎贞儿,可她只当自己是上官蕊,哥,你真傻。”
许北北打开卫生间的门,看见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的我。她先是惊讶了一翻,后来镇定下来,说道:“你都听见了吗?”
“告诉我,北北在哪,我要去见他。北北你告诉我好吗?”我哀求道。
“其实我叫许诗诗,许北北是我哥哥的名字,他在美国治疗,他得了癌症,时日已经不多了。”
“把地址给我行吗?”
“你真的要去吗?”
我点了点头。
“好吧。”
我没有和任何人告别,一个人回去了,二哥帮我弄好了一切手续,我一个人坐上飞向美国的班机,心情怎么也平定不下来,直到我站在他的病房门前,我又忍不住泪流满面,我调整好情绪,推门进去,一位妇人正坐在床边,赫然是当年接北北走的阿姨,只是现在她的样子憔悴了几分,北北虽不是她亲生的,但十年时间,她已经真的把北北看成自己的孩子了。她向我点了点头,“你是贞儿吧。”我忍住眼泪点了点头。
“等会北北会醒过来,我先出去了。”
我看见病床上的北北,病魔让他有些消瘦,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氧气罩罩在他的身上,我忍不住握起了他的手,不知道他受了怎样的苦。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北北,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想你。”我喃喃道,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北北,我是贞儿,我来看你了,为什么要躲着我呢,你知道不知道我会伤心的。”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坚信你会等我,所以我回了樱院。”
“孤儿院已经被改成了公园,北北,以后我们一起去那散步好不好。”我断断续续地说着,我有好多好多的话都想告诉北北。
“贞儿,你来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听到北北虚弱的声音,我看着他,他望着我,我不知道这一刻我等了多久,北北露出温暖的笑容,“贞儿,别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
“北北,为什么不让我见你。”
鬼校兇靈 天地知我心二
“你会伤心的。”
“我很担心你,北北,以后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恩。”北北笑得像个孩子,阿姨走了进来,她告诉我,他好久都没笑得这么开心过了。
“阿姨,真的没办法治疗吗?”北北睡着了,我和阿姨站在走廊上,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阿姨摇了摇头,“什么有名的医生我们都请了,但是都没用,他们说,北北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别告诉诗诗,北北不想她担心。”
“北北对人总是那么好,为什么他会染上癌症。”
“唉,”阿姨叹了口气,“贞儿,你能陪北北过完最后的日子吗?”
魔獸世界之死靈法師
“阿姨,我会的。”
我每天陪着北北聊天,喂他吃饭,给他讲外面的事,给他讲诗诗和项扬,给他讲李毅和小婉,给他讲大哥二哥对我的好,唯独莫染尘,我开不了口。
“那莫染尘呢。”北北问道。我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贞儿,你喜欢他吧。”
“北北……”我愧疚地看着他。
“我不怪你,贞儿,我知道我快死了,贞儿喜欢上别人,才会得到幸福。我相信,要是我没出得病,我去找了你,那你就不会喜欢上别人。”
“北北,你还是那么善良。”我又哭了,为什么上天对北北那么不公,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得癌症这么可怕的病。
“贞儿,别哭好吗?我真的不怪你。”
“北北,下辈子,下辈子,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北北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第五周的清晨,北北再也没醒过来,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他走得很安祥。
诗诗回来了,她扑在北北的尸体上大哭。我待在旁边,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于的,我真的好累好累,北北葬礼结束,我坐飞机回国,我依旧记得北北去世前那天晚上跟我说的那句话,他说,贞儿,你要带着我的信念和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到死,他都还在安慰我,他一直都那么懂我,以前是,现在也是,他知道我在为自己喜欢上莫染尘而一直内疚着。
飞机按时到达了机场,我拿着我的行礼往外走去。
莫染尘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挂着笑容,他站在接机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你回来了。”他说,我点了点头。
“你在这干什么?”我问道。
“等你,”他说,“我说过,我会等你的,蕊儿,我还在等你的答案呢。”
我看着他,就这么落下了眼泪,我扑进他的怀里,我听见他在我耳边,一直叫着我的名字,“蕊儿,蕊儿……”
“染尘,我喜欢你。”
“蕊儿,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接机口,一对拥抱的男女,吸引了许多来往的人的目光,他们都用祝福的目光看着他们。
永远,就是我很你一起到白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