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qf7火熱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兩百八十一章 傳念皆聚來閲讀-mh2m8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在张御与成朝交上手之时,虚空另一端,正清道人和魏広依旧在搜寻着上宸天诸天域的下落。
通过飞舟之上的法器,他们接连找到了两处上宸天的附从天域,但是两处地界都是空空如也,所有的人都是提前撤走了。
正清道人这时道:“我们出来已久,久受虚空外邪侵染,该是回去休整了,等神气恢复完满之后,再过来搜寻不迟。”
魏広却是不愿,道:“师兄,我们可什么都没找到,就这么回去,岂不是让人取笑?”
正清道人道:“我等乃是受玄廷之命出来搜寻敌踪的,岂能意气用事?而你自身若是气机不谐,又如何做得成事?”
魏広虽然对此显得不太情愿,可正清毕竟是他师兄,纵然他表面看去不肯服输,可也没有再吭声。
正清道人正要催动法舟转而离去,可就这个时候,他动作微微一顿,因为他见到玉台上的玉勺飞速旋转了一下,而后直直指向了某一处。
他朝着所指之处看去,前方又是显露出来一个存在于枝节之上的空域,他凝注片刻,道:“看来暂时还不得回转。”
魏広一见,却是情绪高涨,道:“师兄,我们进去一看?”
正清道人点了下头,这空域也是在随时变化之中的,要是这回错过,下次再来,那不见得能再度找到了。
他一催法舟,往那处急驱而去,霎时化作一道闪烁光亮,直接冲入了那一片天域之中。
魏広往外望去ꓹ 他很快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这里洋溢着许多生机活力ꓹ 而不是像先前两座天域一般只余下一片死寂。
他精神微振,这很可能代表着此间之人未走,因为一片天域若是存在修士ꓹ 那是不可能只有修士本身的,也需有各类生灵存在ꓹ 而反过来说,有着各类生灵存在ꓹ 那极有可能也存在着修道人。
釘墳匠 腹饑子
而在远处群山之中ꓹ 有一座隐藏在云雾之中浮空大殿,一名中年道人站在殿台之上,神情无比凝肃地望着面前水镜之中显现出来的那一驾飞舟,他道:“传令下去,把所有禁阵都是祭动起来,还有……”
他唤过一名老道人,“师弟ꓹ 你立刻向上宸天传报,说是天夏之人寻到我们了ꓹ 让他们立刻派人来援!”
老道人赶忙道:“是ꓹ 小弟立刻便去报信。”
上宸天ꓹ 擎空天原。
赢冲正在虹殿之上统筹全局ꓹ 各方面的消息向他这里传过来,不过他此刻似在凝视着什么。
这时有弟子匆匆跑来ꓹ 呈上一封书信ꓹ 道:“祖师ꓹ 谷上天原的沈玄尊通过天枝传讯,说是遭到了天夏侵袭ꓹ 要我们施援。”
悶騒老公別太猛 末栗
萬界之道行
末世之掌控星辰
赢冲接过来看了看,考虑片刻,道:“你回去回复他,要我们救援他,也需弄清楚来人是谁,我们才好斟情派人,若是他自觉没有把握对付来人,那就自己设法脱身,等去到事先告知他的地方,自然会有人接应。”
那弟子恭声应下,退了下去。
赢冲打发弟子后,回到殿内,继续凝望某一处。
此刻他通过放置在成朝身上的青灵天枝,才是看到,原来四处破杀天罡神将的人乃是张御。
尽管他心里对此早有判断,可是此刻仍是忍不住叹气,张御算得是上他目前最不愿意对上的对手了,后者过去的战绩证明,哪怕是同样摘取寄虚功果的修道人对上这位,也没有太大的胜算。
不出所料,成朝一上来就被杀灭了两次。
他倒是并不慌张,因为成朝就算打不赢对手,只要自身寄托还在,继续往里渡入力量,那么这尊神将就能重新再聚合出来,哪怕打不过张御,也难将其缠住一段时日。
而这寄托之物,乃是孤阳三人交给他一根青灵天枝,并还赋予他在危险情形下取用一部分天枝力量的权柄。
这里不是没缺点,寄托之力终究还是有限的,不可能无休止挥霍下去,可是张御不知道这一点,他只希望张御在屡屡无法打杀这神将后,能够自行回避。
下堂王爺:傻妃太難追
这不是他自己往太过好的方面去想,而是虚空之中毕竟有虚空外邪存在,张御是不可能纠缠太长时间的,终究是要退回去休整的,只要能拖到那时候便好。
虚空之中,张御虽然连杀斩杀了成朝两次,可他依旧停在原处没有离去。
因为他也是明白的,神将这类东西,都是有一个寄托所在的,只要寄托不去,那么就不可能一击就打杀了。
方才他还抽隙以目印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寄托并不在此,也就难以攻击到根本。
可是没有关系,成朝每一次聚生,也是需付出一定代价的,其人是不可能无限止的重还回来,大不了一遍遍的杀下去,杀到其终结为止。
这个神将今天自己不在这里摧杀,那么还会跑去别处对付其他人,既然他是守正,今天撞上了此物,那就必须将之处理掉。
此刻半空煞气凭空一旋,成朝再度出现,并向着张御所在之地冲来,可还在半路之上时,前方有无数道蝉翼流光袭来。
他喝了一声,背后两只手臂拿捏成法诀,顶上金冠和身上绢甲长袍都是一齐绽放光亮,将此挡在了外面。
那前面手中所持五色轮则是未动,留着防备可能袭来的飞剑,毕竟两次被斩,他也是学得谨慎了一些。
果不其然,感应之中忽然察觉一股锋锐警兆袭来,他连忙祭动五色轮,只是这法器还未能发动效用,头颅轰地一下爆开,无头之身被转回来的剑光一绞,便就化为无数破散光点。
张御在此前过招之中已然试出了成朝手中法器的底细,这一次剑光杀来,已然是往上增加了三分力量,而斩诸绝是力速兼备的,力量增进,速度也就更快,成朝再以之前的经验的去抵挡,自然一击便被破杀。
而这一次在杀灭其人后,他往虚空望去,眸中微微泛动着光芒,过去一会儿之后,盘旋在外的飞剑一闪,直至某处,那里正有一团煞气凭空浮现,成朝方才自里显身,却忽然遭此一击,其神情一僵,身影如泡影一般晃了两晃,就此破散了。
张御一剑奏功,未曾收剑,继续在那里观望虚空,他虽寻不到其人寄托之物,难以将之一举根除,可经过数次交手之后,已然能够望见其人一丝气机,凭着目印之能,便能先一步找到其再度显化身形之地,直接出手将之杀破!
赢冲看到这里,不觉叹气。
成朝虽然无惧生死,可是斗战之能却是差得张御太多,若是照这么下去,这一战当是无有悬念了。
只是他思考了一下,这里其实有一个不算战机的战机。
若是把此刻分散在外的神将都是集中过来,给成朝施援是否可行?一个两个天罡神将不是张御对手,但是剩下所有上前围攻,那张御也不可能敌过,再进一步,或还可能就此围杀张御。
玄廷虽有元都玄图的,能够将援手快速转挪到张御身侧,但他也知道,元都玄图调动的人越多,所需准备的时间就越长,若是神将俱至,那么哪怕短时内过来一个两个,对战局起不到太大作用。
究竟要不要这么做?
tfboys之雨中的承諾 夏若萱
最強潛龍
这个念头只是从脑海之中一过,他便下定决心了。
因为成朝若灭,剩下的天罡神将也摆脱不了被张御逐个消灭的下场,除非是回到主天域,那无论逃到哪里都没用,可主天域是不能暴露的,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借此机会让其等提前聚到一处。
无论是否能围杀张御,当这么多神将聚在一处时,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
谋划定下,他当即开始传令。
因为那些天罡神将只是祭炼成功一半,很难接受复杂的命令,所以最早他只是给了此辈一个袭扰天夏或天夏玄尊命令,倒是成朝这个神上之神,却是能够发出让这些神将向自己聚拢的命令。故是他通过清灵天枝的牵连,直接将此命令下给成朝,要其设法召聚那些天罡神将到自己身边来。
冰山vs冰山
成朝此刻又被张御斩杀了一次,不过他也是学聪明了,神性避于虚域之内,没有急着现身。
不过于寄虚修士不同,这等做法实际上也同样是以消耗寄托之物本元为代价的,但这总比杀灭一次后再重聚出来消耗小上许多。正在此时,他也是接受到了赢冲传意,便毫不犹豫遵从此令。
那些天罡神将此刻可以算是他的信众,双方之间有着冥冥之间的联系,一听呼唤,便纷纷掉向着他这里聚拢过来。
张御此刻正耐心等着成朝现身,与寄虚修士被杀灭在世之身一般,其人在哪里被破灭,回来之后,也只能落在那里,具体位置虽有不同,但大的范围却仍是固定的。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生出某种莫名感应。
这感应是从神树神藏之地中传来的,他发现那些与神树发出共鸣的枝节正在挪动之中,看那模样,好像是在朝着同一处所在而去。他再于心下默默一察,却是赫然发现,此辈竟是正往自己这处过来!
……
富二代校草的灰姑娘 柏林
降龍伏虎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