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0h3火熱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六十六章 聖劍歸還!反敗爲勝?鑒賞-k8z66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类似“固有结界”或者“神域”所呈现出来的场景,便是不知道多少万米的高空之上,广阔云海化作了可怕的战场。
吞没一切的风暴如同怒涛汹涌着,暴烈的狂风席卷肆虐,猛烈的雷霆在尽头之浪中炸开!
宝具的光与热如暴雨破灭……
圣枪的光辉闪耀着击穿一切……
凄厉而又华丽的斩击席卷整个空间……
一阵阵肉眼可见的巨大气浪绽放,高压气墙宛若核爆冲击波般在高空扩散,以恐怖的气势和速度冲击开去,将怒涛般的云海暴风成片成片的泯灭、冲散,虽然意义不大,空洞转瞬间又会被新的云雾、暴风以及雷霆充斥……
但是由此可见,这一场舍生忘死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一触即放不说,而且一经展开,就直接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不过同样也非常短暂——
根本就不到一分钟,迦勒底众人就已经被风暴之王骤风暴雨一般的攻势给完全压制住了,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圣枪之力过于强大,超越万能的神域之力也过于可怕……
还有的就是,因为御主常驻的无限魔力buff,所以阿尔托莉雅的底牌也是这群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她永远都是锁红锁蓝一般的满状态,在过于强大的供魔之下,所有的能力参数都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常规从者能够应付的敌人,就算是圣枪之力没有百分百的完全充能、放出魔力也罢,但也根本就不需要全功率运转,只要普通的一击下来,就沉重到超乎想象,如同火箭反冲一般。
在再一次将众人逼开之后,骑士王“终于”是确切抓住了这个空隙,再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小心!”
斯卡哈已经竭尽全力,将两支赤红魔枪接连投掷出去,但仍然还是来不及,死亡的螺旋只来得及刚刚成型,发出凄厉的呼啸,下一秒就在狂舞的风暴之前,什么都做不到就已经化为了飞灰!
只是因为在这一瞬间,身材纤细ꓹ 却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的金发少女,确切的挥落手中那光芒四射的圣枪!
刹那之间ꓹ 所有人都觉得,天空……碎了。
天地无声,时间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永恒的风暴被更大的风暴吹开ꓹ 宏伟的巨大云墙在这狂潮中碰撞着,直至支离破碎ꓹ 分崩瓦解,在尽头解放的光辉ꓹ 圣枪呼唤而来的风暴ꓹ 以无可阻挡的气势,摧枯拉朽一般的要湮灭前方的一切物体!
似乎是整个世界,都在发出痛苦的悲鸣。
藤丸立香的瞳孔里清晰的倒映出扑面而来的如钢一般肉眼可见的风压,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办法思考了,只剩下灵魂深处本能浮现而出的深深绝望,占据了所有的思绪。
然而ꓹ 毁灭的狂潮没有能够波及到她,也没有能够波及到其他人。
“此乃治愈所有伤痕ꓹ 所有怨恨的吾等故乡——显现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伴随着咒文的咏唱ꓹ 魔力的辉光绽放ꓹ 魔术障壁展开ꓹ 白垩之城的城墙轮廓勾勒着,连绵在虚空之中浮现出来ꓹ 如同一座坚不可摧的巍峨神山ꓹ 轰然挡住了迎面而来的疯狂洪峰!
在风暴之中ꓹ 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屹立着一道瘦削的身影ꓹ 死死的撑住十字大盾,坚定的挡在了众人的前方!
庞大的洪流风暴没有能够直接压垮、摧毁它,反而是被它一分为二的从中劈开,不甘分成了左右两个部分,向着两侧呼啸着掠过!
“呜……呜,啊啊啊啊……!”
在最后千钧一发之际,险而又险的正好赶上的持盾少女发出痛苦的低吼,手臂颤抖着,身体开始禁不住的后退。
“醫”心如璽 荻初
“有趣……只是凭你那纤细的手臂,能支撑白垩之城到何时呢。”
呼唤来无尽风暴的阿尔托莉雅心中微微一松,看样子果然一切都顺利进行着,只是表面上却仍然冷漠无情的棒读着台词。
圣枪和圣剑侧重点不同,强大之处不在于爆发,不在于瞬间的出力。毕竟它的定位就是锚,因此持续永恒的唤来风暴,吞没一切才是它的力量所在,敌人即使能够抵挡一时,也难以抵挡一世。
“玛修!”藤丸立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顶着风压跌跌撞撞的就要向着玛修的方向冲过去。
“别!别过去……以人类之躯是无法承受的,虽然理解您的心情,但还请留在这里。”有力的手臂及时拉住了少女,贝德维尔语气急促的说道,“让我来就可以了……请给予我,第四次机会!”
“贝德维尔卿……”
藤丸立香呆呆的看着他,也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立香……让他去吧!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达芬奇撑起魔术结界,抵御着飓风的冲击,大声的喊道。
贝德维尔对两人点了点头,艰难的一步一步向着持盾少女的方向走去,这就是他等待的机会:“玛修阁下,你知道要怎么做吗?”
“……是、是的,我会全力支援你!”少女高声叫道,她在赶过来的路上,已经听那个暗杀者说过了最后的计划,这是唯一的希望。
“那就好……玛修阁下,这块盾是绝对不会崩溃,白垩之城会因持有者的心而变化,但是如果您的心中毫无迷茫,它的正门就绝不会崩塌。”贝德维尔艰难的笑着,给予女孩最后的指点。
他来到玛修的旁边,和后者一并支撑着盾牌,竭尽全力的在风暴的冲击之下,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过去,尝试接近风暴源头的骑士王。
这是最后的希望——
在王解放圣枪的时候,只要能够挡住风暴,那么在这个僵持的过程之中,就是他唯一有希望接近王,并且归还圣剑的机会了……
“你……是谁……看上去,应该也是一名骑士……”
阿尔托莉雅非常心疼自己的骑士,但还是只能够僵着脸继续维持自己的角色。
归还圣剑是这个世界线里的贝德维尔的夙愿与执念,也是他自我救赎的唯一途径,真正想要为他好的话,就是让他完成这一切,放下执念离去……而不是像是兰斯洛特他们那样——
抱着悔恨度过余生,死后也在狂气的深渊里不得解脱,永无安宁。
“您不可能不认识他的吧,亚瑟王!这是贝德维尔……”玛修很是艰难的说道,虽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还是感到难过。
王在没能归还圣剑的情况下,成为了在大地上四处彷徨,没能死去的亡灵,因为其生前的执念与誓言,让她本能一般的重建了卡美洛的荣光,本能的要延续不列颠的辉煌……
輔佐相公奪帝位:妾身六兒
而三度归还圣剑都没能够成功的骑士,也被王所遗忘,她没有迎来终结,还否定了那个终结,那么贝德维尔这个在传说之中代表着见证王的临终的最后骑士,自然也就被一并否定了。
“贝德维尔……”
阿尔托莉雅喃喃自语着,不可避免的还是有一丝动摇,她的眼神也出现了些许变化。
不过这一点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认为这的确就是破局的关键,贝德维尔的出现,让失去人性,宛若圣枪化身的神灵·骑士王,出现了某些变化,或许真的能够挽回她失去的人性。
“我想也是,王肯定不记得我了……因为我犯了罪,过于愚蠢的罪……”
似乎是因为恐惧,似乎是因为痛苦,一步一步向前推进,接近着骑士王的贝德维尔压抑着什么情绪一般,低声的说道。
“在那座森林中,我对您的命令感到犹豫,若将圣剑归还湖中的话,您就真的会死去……我害怕这种事发生,所以连第三次,都没能归还圣剑。”
“当我返回森林的时候,王已经消失了……之后我知道了,由于没有归还圣剑,王连求死都做不到,拿起留在身边的圣枪,成了彷惶于世间的亡灵之王。”
“……为了赎罪,我一直在寻找您……一直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身影,直到现在,终于有了这最后的机会……”
“……”
“……”
阿尔托莉雅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反应才好。
而在这个时候,贝德维尔和玛修两人也终于是支撑着盾牌,一步一步的来到了她的身前,而他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崩解,好像是风化的岩石土块,正在风暴之中一点一点的消解、崩塌一般。
“吾王,我的主人啊……现在我终于……能返还这把剑了。”紧紧握着自己的银之臂,骑士喜悦的流着眼泪。
“我……贝德维尔卿,你……别用那个!用了的话,卿就会……”
阿尔托莉雅已经惊呆了,为什么贝德维尔卿的身体会开始崩解?
明明没有说过这一点的,御主到底对自己隐瞒了什么……手足无措的她又惊又急,却没有办法立刻停下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流泪的骑士在光芒之中,发动了依附于那只手臂上的魔术。
“……”
“……”
银色的手臂消融,闪耀着黄金光辉的圣剑露出真容,静静的悬浮在骑士之王的身前。
而最后也是最优秀的忠诚骑士,在喜悦的泪水之中失去了与世界的交点,身形彻底消失不见了。
“很抱歉,让您一个人承担了那个黑暗时代,只有您一人未能体验那圆桌的辉煌……”
“我要代表圆桌骑士,向您致谢……您……才是我们耀眼的星辰……”
只有那微不可察的低语,在正在迅速消退,停止下来的风暴谢幕的余韵之中,瞬息之间化作千风,飘散无踪。
邪魅老公,太會玩!
“……”
“……”
尽管阿尔托莉雅刚刚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强制停止圣枪之力的解放过程,但是直到现在,风暴才彻底的谢幕,那仿佛要撕裂星球的浩大喧嚣完全止息下来。
她呆呆的伸出手去,却没有能够在最后一刻触碰到自己的骑士,贝德维尔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贝德维尔卿,消灭。确认圣剑归还。”劫后余生的玛修也是呆呆的看着,喃喃自语着。
或许是因为概念性的解放都被完全终止进程的缘故,四周的场景也在一花之后,回到了原本的塔顶穹形大厅的空间之中,仿佛间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这座塔依旧冰冷的矗立着。
而被拘束在正中心的「光之柱」也仍然是那副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如果不是,现场的人少了一个的话。
“事情……解决了吗?”藤丸立香双目无神,她才和其他人汇合不久,对其他人的近况都不了解,自然不知道这最后的计划是怎么一回事。
關門,放佞臣
虽然逃过一劫,但是她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喜悦的,这一关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的,以贝德维尔的牺牲而终止……
“就是这个!”
与之相比,斯卡哈的行动却是更快,她深知不能够让贝德维尔的牺牲白费,因此在回归的一刹那,就已经发动突袭,将赤色魔枪化作绝灭一刺,呼啸着击向了大厅中央的那个平台!
瓦解圣枪的魔力!
回收圣杯!
成败在此一举!
骑士王目前状态发生剧变,而那个魔术师应该也没想到自己等人会突然从“世界尽头”得领域回归这片空间,而且很有可能正在戏弄那个冠位暗杀者,没有太多的防备……
農門貴女:地主來襲
胜局已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