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抑資金面波動 央行出手8000億MLF


平抑資金面波動 央行出手8000億MLF

提前預告後,央行祭出了史上最大規模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11月16日,央行發佈公告稱,爲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央行開展8000億元MLF操作,期限爲一年,中標利率保持2.95%,與此前持平。在分析人士看來,央行續作MLF保持量增價穩,實現流動性淨投放,有助於穩定近期市場因爲債市異常波動而緊張的情緒。後續,央行將繼續落實此前出臺的相關政策,提升政策質效,根據市場情況採用多種工具維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MLF操作創紀錄

央行數據顯示,因11月5日、16日各有一筆MLF到期,規模共計6000億元,央行此次MLF操作量8000億元,向市場實現淨投放2000億元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央行採取對月內到期的MLF一次性續作,因此近幾個月以來單日MLF操作規模都處於歷史高位。尤其是此次8000億元的MLF,已是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操作。在操作量上,這也是央行連續第四次實現超量投放。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指出,央行此次續作MLF量增價穩,實現流動性淨投放,主要是由於近期市場流動性偏緊,銀行間質押加權回購利率有所上升,通過逆回購、MLF等工具平抑資金面波動;同時,央行對市場流動性的呵護,有助於穩定近期市場因爲債市異常波動而緊張的情緒。

“但本次8000億元MLF包括11月5日和16日兩次MLF到期,可以看出央行對於流動性投放節奏與力度保持謹慎,避免過度寬鬆流動性的負面影響。”周茂華稱。

“當前DR007(銀行間質押式回購7天期利率)明顯高於逆回購政策利率,一年期同業存單發行利率也持續高於MLF利率。近期的信用債市場波動,可能會促使央行對中期流動性的關注度加強,可能是此次MLF超額續作的原因之一。”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副主任陶金同樣告訴北京商報記者,11月以來,央行公開市場操作維持中性,不鬆不緊,但在第二週應對流動性趨緊,央行加強了逆回購的投放力度,此次MLF超額續作的目的,也是維持短期流動性的合理充裕,試圖適度壓降短中期資金利率水平。

無線耳機兩大龍頭暴跌,公司迴應:一切正常

建銀投資諮詢分析師王全月則稱,目前市場中長期資金保持緊平衡態勢,中長期同業存單價格維持在年內高位水平;11月以來信用債市場突發事件層出不窮,市場對流動性需求旺盛。在這樣的背景下,央行謹慎的MLF操作可以緩解資金緊張情緒,同時也能維護中美利差的走擴、吸引外資流入、維護匯率穩定。另外,謹慎的MLF操作也爲明年預留了政策空間。

年內LPR調降概率降低

除了操作量,MLF續作的另一關注點在於利率水平。從此次操作來看,央行在價格政策上仍保持等價操作,利率維持在2.95%,截至目前,已連續保持7個月平價操作。MLF利率保持不變,符合市場預期。正如陶金所稱,目前來看,在經濟復甦持續、流動性沒有出現明顯收緊的情況下,政策基準利率的調降必要性仍然不大。

基於MLF的錨定作用,多位分析人士認爲,按照以往慣例,本次央行維持MLF利率穩定,預示LPR利率下調的可能性偏低。“從以往經驗看,本月LPR報價利率維持穩定概率大。本次央行再度維持MLF利率穩定,也反映出目前國內實體融資利率整體處於合理水平,央行貨幣政策繼續對實體經濟復甦構成有力支持。”周茂華如是預測道。

河北一小學挖掘機碰倒學校圍牆致學生2死1傷,責任人被拘

另從近期公佈的金融數據看,M2增速連續8個月保持兩位數增長,顯示國內貨幣信貸環境整體保持適度寬鬆,同時,實體信貸融資需求強勁,反映目前整體實體信貸利率處於合理水平。

“近期市場信用違約事件層出不窮,三季度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佔比也繼續呈現上升勢頭,在這樣的背景下,商業銀行主動調降LPR的可能性並不高。另外2000億元的增量恐難扭轉市場的中長期資金緊張態勢。”王全月直言。

資金面表現方面,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11月16日,Shibor(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上行態勢有所下壓,其中隔夜品種下行27.1個基點報2.2520%,7天期下行9.4個基點報2.3390%,不過,14天期下行1.8個基點報2.86%,1個月期下行0.3個基點報2.682%。

男子被毆至輕傷 報案6年未拿到立案通知 “派出所所⻓大白天往我家院子裏扔錢”

通過OMO維護流動性

日媒:臺積電將員工固定薪酬提高20%

關於利率水平,早在10月14日,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曾指出,今年前4個月央行因經濟形勢變化特別是疫情衝擊,前瞻性引導公開市場操作中標利率、中期借貸便利中標利率下行30個基點,帶動一年期的LPR同步下行,並推動貸款利率明顯下行。近幾個月來隨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內經濟復甦態勢良好,央行的政策利率和LPR均保持穩定,市場利率圍繞央行政策利率運行,利率水平與當前的經濟基本面總體相匹配。

針對後續貨幣政策走向,近日,央行副行長劉國強也表態稱,政策調整要基於對經濟狀況的準確評估,不能倉促和弱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果,要把實體經濟服務好,也不能出現“政策懸崖”,因此調整政策要評估和考慮多方因素。

陶金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回顧疫情以來的貨幣政策,央行推出的創新貨幣政策工具更多是在特殊情況下的針對性措施,在未來實體經濟繼續復甦的背景下,總體的逆週期調節空間較小。結構性的貨幣政策工具儘管是在特殊時期推出的,但目前來看實施效果較好,不排除會在未來被長期系統應用。

“從目前國內經濟復甦情況與貨幣信貸環境來看,央行將繼續落實此前出臺的相關政策,提升政策質效,同時,更加精準支持實體經濟薄弱環節,平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關係。”周茂華同樣稱,後續,央行將根據市場情況採用多種工具,維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王全月則認爲,央行年中提出的新增30萬億元社融、20萬億元人民幣貸款的目標已接近完成,年內或將繼續保持通過OMO(公開市場操作)維護流動性的模式。此外,今年初投放的短期貸款將在明年上半年到期,存在大量續貸需求,屆時有望降準支持商業銀行的信用擴張。而如果商業銀行不良率上升較快,爲滿足監管要求,LPR則很難調降。

陶金同樣稱,“年內LPR調降空間已經很小,即使調降,最多可能是5個基點,除非經濟復甦進程受到了新的外生衝擊。即使資本市場出現流動性明顯緊縮,央行大概率也不會通過降息的方式來應對”。

長江起新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