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r76好文筆的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九百零四章分享-c46ub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ꓹ 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ꓹ 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ꓹ 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ꓹ 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ꓹ 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ꓹ 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ꓹ 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ꓹ 情急之下ꓹ 王某从屋顶而降ꓹ 一刀斩杀了此寮ꓹ 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ꓹ 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ꓹ 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ꓹ 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ꓹ 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實習神醫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末世之黃金血脈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諸子門徒 一人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逆天狂妃:草包三小姐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妾非賢良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殺手皇妃:拱手天下討你歡 森沐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原来是飞鹰将军!”
屋内重新恢复光亮,王成武也才有机会看清屋内的情形,见王黎被自己一刀钉死,老妇人性命无忧,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但看见闯进来的这群人之后,王成武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因为来的这群人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禁军!
王成武向独孤飞鹰抱了抱拳,趁着这会儿工夫,他心念急转,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一套能够摘清王家其他人、并能尽可能地凸显王家大房的功劳的一套说辞,还别说,还真让他给想到了:
“……今夜家主从王家子弟间收到消息,说是午后你们抓到的那名刺客,曾经在宝胜坊出没过,于是家主便派王某过来查看情况,不成想,刚一到宝胜坊便看见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进了这间屋子,王某躲在房顶上想看看此人究竟意欲何为,不料此人竟然是要对这间屋子的主人不利,情急之下,王某从屋顶而降,一刀斩杀了此寮,然后你们便来了!”
闻言,独孤飞鹰皱了皱眉,虽然王成武说的有板有眼,但他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因为如果真如王成武所说的话,那事情也太巧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确认他们所抓刺客的老娘是否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至于其他得,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
独孤飞鹰冲王成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床榻边,看向那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老妇,问道:“老夫人,你可认得此人?”
说话间,独孤飞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画像,展开在老妇人的眼前,那正是今日贴满全城的星狼画像!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