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v3q精品都市言情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愛下-第761章 向帥來了(二合一)相伴-hzqbe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方明只觉得整张老脸都在发红,发烫,他不可置信的盯着薛夕。
景飞则先是一惊,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可是比他更惊讶的是郑直!
郑直此刻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
薛夕是X?
这一定是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吧?
这不符合规矩!
X是那么一个高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薛夕……呃,虽然薛夕这人也挺高冷的,可X不是一个男的吗?!
毕竟,他每次跟x联系的时候,都是非常恭敬的称呼对方为X先生!
所以,这人怎么会是薛夕?
“这,这不可能!”
裴任率先惊呼,喊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而这话一出,正在惊讶,也在心底嘀咕的景飞,立马站了出来:“怎么不可能?这工作证能是假的吗?你到底长没长眼睛?”
裴任当下大喊:“就算工作证是真的,可,可她也不可能是X,或许,或许是她偷拿了X的工作证呢?!”
我可以升級了
景飞顿时冷笑了:“你这话就更搞笑了,工作证上可是写了名字的,这也能偷吗?还是你觉得,夕姐的这个X身份,是老大在帮她造假?老大从来都是一个宽于待人,严于律己的人,你觉得老大是昏君吗?能做出这种事儿?”
景飞嘴里问的义正言辞,可这话刚问完,他和郑直的心底就同时回答了出来:老大能!
为了夕姐,老大可真是没底线了,伪造一个p9的工作牌又算啥?反正x不会出现在特殊部门中,让夕姐以此躲避这次的灾祸,真是一个无耻又双标的好办法!
啊不是,不能这么想,太可怕了……
景飞急忙收敛了自己的想法,似乎在心里吐糟一下向淮,都是对他的不敬。
裴任也想说能!
可他不敢说,因为向帅在特殊部门中,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ꓹ 没有向帅,特殊部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要知道ꓹ 特殊部门里的人,大部分都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了,在向帅接手特殊部门前ꓹ 特殊部门可仅仅是作为警局的一个分队存在着,所有异能者拿着低保的工资ꓹ 被押在这里,哪里有危险ꓹ 就让他们去哪里……也就说着好听点ꓹ 可其实物质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势!
特殊部门之所以如今凌驾于一切部门之上,无论做什么,都有第一优先权,完全是向帅带来的!
所以,特殊部门里面所有人,包括方怡和裴任,对向淮都是很尊敬的。
一时间ꓹ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传来:“原来薛夕你就是大名鼎鼎的X?”
杠上不良母後 沙曼夭
几人纷纷扭头ꓹ 却见方怡站在门口处。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毛线裙ꓹ 衬托着整个人更加的温柔ꓹ 面色也愈发的和谐ꓹ 她惊叹又无奈的开了口:“我们都不知道呢,你隐藏的也太深了。”
这话一出ꓹ 裴任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ꓹ 当下大喊道:“对ꓹ 你把身份藏得这么严实,我怎么知道你是p9?所谓不知者不罪ꓹ 我打的是p4的薛夕,不是p9的X!如果动手的时候,你告诉我你是p9,我肯定就不动手了!所以这件事,不能怪我!”
方怡和裴任一打岔,方明也很快回过神来,皱紧了眉头开了口:“对,这件事,你不占理。还有,你为什么要隐藏身份,可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真是老狐狸。
提督又被拐跑了 木醉微
景飞撇了撇嘴。
说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来误导大家,让大家把关注点转移,真是太可恶了!
他正要插话,就听夕姐慢悠悠开了口:“我隐藏身份一事,你还没资格知道。我就问你,你刚刚说的那句,无论什么原因,规矩就是规矩,这句话,还算不算数?”
方明:?
他凝起了眉头,正打算说话,薛夕又开了口:“还是说,这个规矩只针对我?针对别人,就可以量情而定了?”
直接把方明那一句情况不一样而憋在了嘴巴里。
旁边准备说话的景飞都呆住了。
原来夕姐竟然还是个谈判高手啊?
方明被噎住了,方怡就叹了口气:“薛夕,虽然是裴任动的手,但最终你没受伤,反而是他一身伤势,也算是得到了惩罚,更何况,是你先动的手,他只是反击,你看……”
方怡的话还未说完,薛夕忽然间开了口:“你高考的时候,分数高吗?”
海賊王之終極分身
方怡一愣,不理解薛夕的脑回路,但一想到什么,她就略带一点点骄傲的开了口:“我没参加高考,因为是特殊部门里面人员的原因,我们只接受教育,长大后直接在这里上班。”
方怡一直以自己是特殊部门土生土长的人为傲。
别人在特殊部门,都要从p1慢慢往上升,可她却刚出生,就已经是p1了,后来父母双亡,她直接成了p7,再后来慢慢涨到了p10,所以虽然年纪不大,可在部门里面,已经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了。
不用参加高考,从出生就有保证,多少人羡慕着她。
她正打算笑一笑,说点什么时,就见红发女孩默了默,大大的眼睛忽然间怜悯的看向了她:“那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方怡:?
薛夕摇头:“不是系统的教育,怪不得语文没学好,连无论什么原因,规矩就是规矩这句话都听不懂。唉!”
方怡:!!!
她完全就没跟上薛夕的脑回路!
此刻,才终于反应过来,薛夕是在羞辱她,顿时气的脸色通红,她直接开了口:“薛夕,你……”
话还没说完,薛夕又看向了方明,直接开了口:“不过,你如果想要收回刚刚那句话,也可以。”
裴任眼睛一亮。
而方明则也皱起了眉头,这女孩看着傻呆呆的,可没想到思维这么活跃,三两句话抓住了把柄,把他们压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到了这一步了,怎么会突然间后退了一步?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到薛夕开了口:“如果按照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话,那么裴任不至于被关押,可同样,钱鑫也是特殊情况,他救妹夫心切,被人误导诱惑,才会做出带杀人凶手离开这里,送到医院去的事情。我想,也算是情有可原吧,那么,是不是也可以从轻发落?”
这话一出,方怡和方明顿时闭上了嘴巴!
叔侄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没说话。
钱鑫掌管财务部,这些年赚了多少钱,两人多少都有些眼红,现在好不容易让裴任接管了财务部,如果就这么放了钱鑫出来……岂不是前功尽弃?
不错。
当初钱筝去求方怡救人的时候,方怡就定下了策略,那就是诱导钱鑫犯错,一来可以报一下钱筝从小到大欺辱她的仇恨,二来,就是针对钱鑫!
特殊部门权势滔天,身为p10,方怡却只是一个普通员工,没有什么实权。
她从小到大救过那么多人,在部门里面名声很好,多少人都拥簇着她,可偏偏向淮分派职权的时候,将警务部交给了景飞和郑直,军务部给了那几个人,她方怡,只给了一个p10的荣誉称号,却什么职位也没有!
这分明是听着好听,可实际上却没什么用。
而没有人知道,方怡能治病救人,多少人捧着钱来找她救命,所以她从不把钱放在眼里,她想要的一直都是,权!
想要掌控一个部门,那就要慢慢的来。
对于特殊部门来说,什么最重要?
炮灰也妖嬈
当然是财务部!!
警务部和军务部的工资,补贴,全是财务部把控的。
就连普通公司,老总一般都是把心腹安排在财务部,因为财务部是一个公司最最重要的部门!
所以,方怡设计了这一切,有方明在后面举荐,况且按照资历,也应该轮到裴任了,这才让裴任接替了钱鑫的位置。
财务部才刚刚握在手里一天,又怎么可能放出钱鑫,把财务部还回去?
方怡绷住了下巴,看向了方明。
方明已经皱紧了眉头:“就算是可以量情而定刑,钱鑫放走了杀人犯也是事实,这罪责实在是太重了,顶多就是减十年刑,不可能放出来的。”
薛夕故作疑惑不解:“可刚刚,你不是说,越级殴打上司,这才是特殊部门最重的罪过吗?所以,也要得到最高的惩罚。”
方明:!!
他还没说话,方怡已经果断开了口:“虽然说什么都要按照规矩来办,可现在你全身没有任何伤势,也不能按照正常的规矩来办吧。”
方明当下明白了什么,直接开口道:“对,如果是你,那就是越级殴打上司,可是裴任的话,那就是越级殴打上司未遂!打了和未遂可是两个概念。”
说完后,方明直接开了口:“监察组一致决定,罚裴任半年工资,裴任,你一会儿当着大家的面,给薛夕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薛夕和景飞:??
薛夕皱起了眉头,还未说话,景飞已经气急败坏:“方老,你这袒护的也太明显了!我不同意!”
方明冷笑:“你不同意?你不同意有用吗?!对异能者的处置,是由我们监察组决定的!你的职务,是抓捕罪犯!怎么,景队,你想把手伸到监察组来?”
景飞负责出警和抓捕罪犯,郑直的法务部则负责审判罪犯,可内部人员的罪责,则有监察组负责。
三个人在警务部里面分工鲜明,此刻,方明这么说,倒是也无懈可击。
这话把景飞气的全身都在发抖:“方老,你……!”
方明垂下了头,将不讲理贯彻到底:“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好了,一件小事闹得沸沸扬扬,都出去吧。”
竟然是打算就这么定案了。
景飞还想说话,方明却忽然厉声喝道:“景飞,这里不是你该来,你能来的地方,我的审判,你也没有资格质疑!”
景飞的话直接噎住了,只觉得气的胸口处都要炸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可这时,一道低沉,带着磁性的冷冽声音忽然传了进来:“他没资格,那我有资格吗?”
这声音……
景飞顿时一喜,猛地看向了门口处,兴奋的冲了过去:老大来了!!
薛夕也是身躯一僵,不可置信的看向门口处。
與晨光同行 漫悠漾
全能大佬来了?
可为什么,刚刚那道声音,这么像是向淮呢?
她脖子稍稍往前一伸,就看到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正在往这边走来。
这边有个窗户,刚好挡住了部分视线,导致她首先看到的是老师的脚,那双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皮军靴,冲锋裤包裹着小腿,伴随着他的走动显得格外有力量。
他越走越近,渐渐出现在门口处,就可以顺着那两条修长的腿慢慢往上看——黑色衬衫扎进了黑色裤子中,男人手腕上的衣袖挽着,露出了冷白色的结实小臂,这人穿的很奇怪,说他冷吧,他挽着袖子,可说他热吧,却又带着一条围巾……
接着,老师出现在门口处,薛夕也终于看到了男人的脸。
这人就连脸上,都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只感觉这人身材高大,看着年纪似乎不老?
老师不是一个身体不太好,一直咳嗽的老人吗?
薛夕正在思考的时候,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站直了身体:“老大!”
向淮带着黑色面具,扫了一眼房间里众人,视线多看了小朋友两眼,嗯,看样子,她应该是没认出自己来。
觸目驚心
向淮先松了口气,这才看向方明,语气森冷的开了口:“方明,什么时候,怎么惩治裴任是你一人说了算了?”
方明顿时咽了口口水。
监察组的确是监管特殊部门的,可,特殊部门的老大是向淮!
监察组可以给钱鑫判刑,是站在规矩之上的,但也要向淮点头才可以。
方明盯着面前的男人。
这些年,向淮接手特殊部门后,其实除了特殊部门对外的地位太高了,对内,他大部分是不管事的。
毕竟并不能任何小事都去找他。
谁违反了规矩,方明都是按规矩办事,所以,向淮从未说半个不字,就连上次的钱鑫,向淮都默认了。
所以,方明一直还以为,向淮性格温和、好说话……却忘了,当年的冷面阎王之称!
而此刻,向淮周身释放者一股股的冷意,压迫的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方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向淮威压这么重!
他被吓住得时候,方怡果断的开了口:“老大,那这件事,您怎么看?”
腹黑惡魔:霸道少爺寵上癮
向淮扫了她一眼,那双幽深的眸子里似乎夹杂着什么深意,让方怡心底倏忽间一沉,就好像自己的想法都被人看透了似得……
她正觉得如坠深渊时,向淮缓缓开了口:“越级殴打上司,按规矩办事,圈禁终生!”
方怡顿时攥紧了拳头。
【求月票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