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2pr精彩言情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ptt-第522章 文才的野望分享-plcgf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喂,苏哥,你这个表情不对,一定是在心里吐槽我,亏我叫你一声大哥,结果你却吐槽我,你对得起我吗?”
文才没好气地质问道。
“文才呀文才,你是怎么看出我在心里吐槽你的?”
獨寵極品剩女
苏白心里是在吐槽,但却不会承认的。
“你脸上的表情不对。”
文才说道。
庶女當嫁之一等世子妃
“我脸上的表情不对,是因为你的猥琐行为,让我感受到了震惊。”
苏白说道:“不是你认为的我在心里吐槽你,我至于吐槽你吗?都是当着你的面直说的。”
“……”
文才顿时无语了。
豪門隱婚:腹黑總裁專寵妻
苏哥呀苏哥,我都叫你一声哥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怼我了,我还是个孩子呢。
可怜可怜孩子吧。
“文才,你怎么了?”
苏白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郁闷。”
文才说道。
“你为什么郁闷?”
苏白问道。
“苏哥,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我为什么郁闷,你应该清楚的。”
文才没好气地白了苏白一眼说道。
“我还真的不清楚。”
苏白说道。
“苏哥,你非要让我说出来吗?”
文才郁闷地说道:“我都这么郁闷了,你就不能放过我么?”
“文才,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苏白面露疑惑之色,不解的问道:“有什么难处,你直接说出来,看在你叫我一声哥的份上,我帮你想办法。”
“苏哥,我还真有个为难之处。”
文才深吸了口气,然后看着苏白说道。
“说吧,要是我能帮忙,一定会帮的,但我帮不上忙,你也别指望我会帮忙。”
苏白直言道。
“好,不管苏哥能不能帮上忙,我都先谢谢苏哥了。”
文才感激地说道。
“你先别谢呀,说说你让我帮你什么。”
苏白不接受文才的感谢ꓹ 就怕这个家伙藏着什么阴谋,一旦接受了他的感谢ꓹ 也就代表着要帮他了。
万一他提了一个过分的要求,比如说,帮助他夺得任婷婷的芳心。
像是这么过分的要求ꓹ 根本就不可能帮上忙。
文才长得这么老成,发型又难看ꓹ 就算是换个发型,也没办法让处在叛逆期的任家大小姐看上的。
这又不是在讲究媒妁之言的古代ꓹ 已经是近代了ꓹ 自由恋爱之风都刮了起来。
任家大小姐,是个叛逆期的少女,为了美丽,都跑去省城学习化妆。
也就是没机会出国,否则这个大小姐肯定要出国转一圈。
这么一个叛逆少女,就算是眼睛瞎了,都不会看上文才的。
“要是太过困难了ꓹ 我可不会帮你的。”
苏白提前补充了一句,免得文才真的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ꓹ 也好直接拒绝他。
至于文才问起了为什么不帮忙ꓹ 到时候就说早就说过这点了——太过困难了ꓹ 我可不会帮你的。
有这么一个借口ꓹ 谅文才也不敢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大不了就拒绝帮忙嘛。
“苏哥ꓹ 瞧你这话说的ꓹ 我怎么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文才笑呵呵的说道:“你放心好了ꓹ 我让你帮我的忙,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忙ꓹ 一点都不过分的。”
“真的?”
苏白怀疑的看着文才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比真金都要真,我叫你一声哥,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文才真诚的说道。
“好吧,你说说让我帮你什么忙吧。”
苏白说道。
“苏哥,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出个主意,我要怎么做,才能受到女孩子的欢迎?”
文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不是啊,文才,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事?你以为我会有办法吗?”
苏白不解的问道。
“苏哥博学多才,一定会有办法的。”
文才语气坚定地说道。
“你想要女孩子欢迎,那个女孩子不会是任家小姐吧?”
苏白特意看了眼走在前面,跟两个女龙套有说有笑的任家小姐。
虽然是个女主角,但戏份太少了,在一群男人的大戏中,稍微有个出彩的女角色,就敢说是女主角。
任家小姐这个角色就是这么出来的。
其实换成了任家少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为了观众着想,任家少爷就没有任家小姐受欢迎了。
尤其是任家小姐可以穿洋装展现叛逆期的少女是什么样子的。
这点更加的受到观众的欢迎。
“呃,怎么会是任家小姐呢?”
文才伸手挠了挠头,一脸尴尬的表情。
“如果你不偷看任家小姐的话,我就信了你说的这话,但你刚才偷看了,而且看的地方很猥琐,我就不说了。”
苏白说道。
“苏哥,我没偷看,你不要乱说话。”
文才连忙解释道。
“嗯,是没有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看。”
苏白说道。
“苏哥,我都叫你哥了,你就别挖苦我了,任家小姐长得好看,难道还不能让我看了。”
文才就差没有大喊出来了。
“是呀,人长得漂亮,多看几眼没什么,但你看的地方不对呀,不是上三路,就是下三路,这就不对了。”
地府神職
苏白深深地看了文才一眼说道。
“哎,苏哥,我这还年轻,不懂得欣赏,只会看最突出的两个地方,要不你教教我该看哪里?”
文才被苏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本以为他会羞涩的无地自容,但没想到却破罐子破摔了。
这个不摇碧莲的样子太吓人了!
苏白都愣住了。
“苏哥,苏哥,怎么样?教教我怎么看吗?还有怎么才能让我变得更受女孩子欢迎?”
文才表现的可怜兮兮,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白:“你看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以后的成家立业更不用说了,我可不想孤独终老啊!”
你这辈子注定会孤独终老的。
所以就别挣扎了。
老老实实的认命吧。
苏白在心里吐槽了几句,然后看着文才说道:“那个……文才啊,有句话,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现在说给你听听啊,女孩子在乎的其实不是你的外在,而是你的内心,只要你有心灵美,女孩子也会喜欢你的。”
“苏哥,你说这话的时候良心会不会痛?”
文才黑着脸说道:“你说的是大道理,女孩子更在乎心灵美,但现在这些个女孩子,她们都是肤浅的,在看到我的外在不好看后,就不会去关注我的心灵美了。”
“文才,要坚强。”
苏白好言好语的说道。
“苏哥,我觉得我已经够坚强的了。”
文才开口说道。
……
重生之烈獒
女明星的貼身保鏢 不良人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網遊之從頭再來 網絡黑俠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得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这个时候,阵法发动起来,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生命力不断的流逝,阵法迅速运转,最后……一道白光凭空出现,照亮暗夜苍穹,等到白光消散之后,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