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8et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討論-第六百九十七章有吉他沒有?-kpr78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罗敏拿着剧本,脸憋得通红,申林这剧本,自己太喜欢了。
她觉得里面这位慈禧老佛爷,自己可以演啊。
自己可是演过嬷嬷的,演老佛爷,也是没问题的。
关键里面唱的部分,虽然不知道怎么唱,但自己是二人转演员,唱是基本功啊。
而金燕脑子一片空白的站在原地,她现在脑子乱得很,这显然是申林耍自己啊。
写出这样的剧本,自己不能演,有什么用?
麻蛋,太坏了!
胡梅眼神发亮的盯着申林,今天真是收获太大了。
两部小品,绝对的都是上乘之作啊。
现在她一想到剧本中老佛爷说的那句“饭托”,瞬间就是乐了,不但针砭时弊,还抖出了绝佳的包袱啊。
更是想到了那句“啥群英荟萃,我看是萝卜开会”,不由噗嗤一笑。
妃殺不可:妖孽皇帝請走開
申林是怎么安排情节的,为何这么的巧妙,让他写小品剧本真的是太屈才了。
但她最好奇,申林是如何安排唱的部分的。
要是唱的部分再出彩,这部小品,真的就让人叹为观止了。
咱怎么就没想到要用唱的呢?
是不是编剧中就没有会唱的人才?
也是,申林可是这方面的全才啊。
胡梅不可能放着自己最好奇的事情不管,这时也不再和申林客气了,反正申林把自己当自己人,那自己也不见外了,以后有事更是绝对能帮申林的就毫不含糊。
“申林,”胡梅都没喊申导,“唱得部分怎么处理?”
胡梅这话一出,罗敏眼睛也是亮了。
范大伟叹口气,这小品恐怕从内容和形式上,将要碾压自己的小品了。
申林似乎想起来什么说:“有吉他没?”
申林对这几段唱的部分是太熟悉了,自己以前给孩子排练ꓹ 就是关键教孩子怎么唱。
而且也是比较简单,除了部分戏剧的唱腔ꓹ 就是当时那个世界流行歌曲改词而已。
申林已经把《走四方》还有《笑脸》的曲子,换成这个世界今年最火的曲子了,当然这些ꓹ 自己太会做了。
何况这也是顺便打歌的好机会啊。
毕竟今年自己的人只有张家荣来,比去年差多了。
算是自己加了个软广告吧。
“有吉他没有?”申林笑着说。
一听说申林还要吉他ꓹ 大毛知道一时半会又是走不了了,又趴了下去。
春晚导演组怎么可能没有吉他呢?
一百把也有。
歌舞类导演亲自一通小跑出去拿吉他了。
胡梅再对申林笑的时候ꓹ 早就没有公事公办的模样了。
比朋友的感觉亲ꓹ 更是像家里的老大姐了。
邹老对着申林竖起了大拇指,申林笑着点头。
没有当初邹老无私的引荐,现在的自己可能也是什么都不是啊。
罗敏对着自己家的老公一瞪眼,邹老装没事人一样,溜达到旁边抽烟了。
编剧们拿着申林的剧本,把剧本好一顿的剖析,更是对申林赞叹不已。
难怪申林能电影电视双开花ꓹ 这本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很快吉他拿来了。
養獸成妻:腹黑上神的萌寵 水清無香
申林接过吉他,开始调弦。
本来还嘈杂的房间ꓹ 瞬间又恢复安静了。
申林记得当初自己还特意查过第一段报菜名曲子的出处ꓹ 是评剧《马寡妇开店》里面的。
当初她还折服于赵丽蓉老师唱功ꓹ 后来才知道ꓹ 人家以前就是唱评剧的,还是最早从评剧团走出来的人。
就不是一般眼力的老太天啊。
不简单啊!
要不是走的早ꓹ 小品王的头衔还真不一定这么快到赵本山的头上。
申林觉得这唱腔好玩ꓹ 觉得这些人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ꓹ 没人拿手机录下来自己要唱的内容,更是好玩。
也许是当老师当惯了ꓹ 就喜欢提醒记笔记,于是笑着说:“是不是谁拿手机录一下?我可只唱一遍,考试……以后我可不再唱第二遍了。”
金燕的编剧,节目组的副导演,甚至是总导演全都拿出了手机。
都对着申林。
但没人敢拍视频,也不会担心泄密,他们可是都签了保密协议的。
当然,胡梅除外。
申林想了一下,一笑唱道:
我做的是,爆肚儿炒肉溜鱼片,
醋溜腰子炸排骨,
松花变蛋白菱藕,
海蛰拌肚儿滋味足,
四凉四热八碟菜,
白干老酒烫一壶,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幹面
烫一壶——。
我靠!
申林字正腔圆,曲调优美,而且还是用评剧唱了出来,顿时是让所有人都哑巴了。
还可以这样?
你娘的,没人听的评剧,到申林嘴里就特酿变味道了,好听啊!
真的是好听啊!
申林唱得也是心里美,感谢这个啥也没有的世界,连曲艺不分家都分家了,这才让自己的这一开嗓子,惊得他们外焦里嫩的。
尊上大人賣個萌 君無邪
也是神奇啊。
跟六年级学生,哄幼儿园宝宝一样。
罗敏的心都开花了,我的乖乖啊。这曲自己唱,真的是没问题啊。
而且自己的气息气度比申林还要好啊。
輕淺
而这时申林的吉他音调一转唱道:“我颠颠又倒倒,你看一看,尝一尝,我做的饭菜到底香不香,到底香不香!”
申林把本来《走四方》的歌词和调子,给改成《醉拳》了。
唱起来完全没有违和感啊。
而胡梅眼睛更是亮了起来了,这,原来是这样唱的啊?
我的乖啊!更是让人拍手叫好,让人想笑了啊。
转念一想,嘿,申林这小子,今年没安排他公司的人进春晚演唱,他倒是把歌曲给安排来了。
而下面还有唱的部分,申林会怎么唱?
所有人都开始期待了。
申林变着贱兮兮的声音说:老太太,您可别光说不练啊呦!
我天,搞笑!
然后申林还是变声唱道巩汉林的词:别耍嘴呀!
然后又恢复到自己柔和的唱腔道:我要是耍嘴我是个棒槌!
变声说道:宫廷玉液酒!
(唱)一百八一杯!
紮職2風雲再起
(唱)这酒怎么样?
(唱)听我给你吹——
沐情. 破狐貍
(说)吹!吹!
(唱)瞧我这张嘴呀!
(唱)一杯你开胃,
(唱)我喊了一声美,
(唱)二杯你肾不亏,
(唱)哈哈,还是美,
(唱)三杯五杯下了肚,
(唱)保证你的小脸呀——
修神外傳 小段探花
(说)怎么样?
(唱)白里透着红啊!
(唱)红里透着黑!
(说)黑?
(说)哦哦,黑不溜啾,绿了叭叽。
(说)啊?
(说)蓝哇哇的,紫不溜啾的!
(唱)粉嘟噜的透着那么美!”
申林一个人模仿两个人,边说边唱,唱的有趣,说的幽默,而且还不只是幽默有趣那么简单,而且还合辙押韵,那个好听啊。
让听的人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啊。
而郭山的脸黑了吧唧的。
金燕的脸是紫不溜啾的!
小品越是精彩,他们的脸色越是难看。
歌舞类得两个副导演,差点没忍住,喊出个“好”字来。
指导了这么久春晚的胡梅,内心更是澎湃,现在来看,今年的晚会语言类的节目是真成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