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cqw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第四百七十一章 夏口破,江東驚相伴-zrhv9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参见王上!”江夏,夏口以北,张辽带着一干将士迎接陈默。
“文远莫要多礼,都起来。”陈默从马背上跳下来,伸手扶起张辽笑道:“文远之能果然不凡,这才多少时日,已然尽得江夏之地!”
女人,天黑不要怕
“主公谬赞。”张辽起身,摇头道:“非是末将厉害,而是江东军主动退让,如今除了夏口之外,所有江夏郡北岸城池都主动放弃。”
“那边就是夏口?”陈默眺望着下口的方向道。
鳳舞九天:嫡出小姐狠角色 秋水漫漫
“正是。”张辽让人拿出地图,在两人面前展开,指着地图到:“王上且看,这夏口位置不算险要,却也是这边主要登岸渡口,我军若不能下夏口,那能在江边屯兵之处便只有向上,在赤壁、乌林这一带屯兵。”
赤壁?乌林?
陈默看了看张辽画出的位置,微微摇头,这处位置不是说不好,但在已经占据大半江夏的情况下,这位置就有些靠后了,难以顾及江夏。
占据江岸渡口的好处那可不少,只要能够封锁江面,那粮草运输可顺流而下,比在陆地上运输快了不知多少倍,若他以赤壁立营的话,江夏这边就难以顾全,还是会被江东所夺!
陈默看了看夏口的方向道:“难以攻克?”
世界最強教師
“夏口四周,水道纵横,敌军还专门挖开了几道沟渠引入江水,夏口本身不算坚城,但我军攻城器械也难启及,只能以兵马强攻。”张辽点点头,随后摇了摇头道:“但若说难以攻克却不至于,只是若能有水军配合ꓹ 攻打此处不难,若纯以步骑来攻ꓹ 这十几道水道、沟渠便难以攻入。”
陈默能那么快攻下襄樊、江陵这等坚城,靠的就是强大的弩砲,但夏口这种地形ꓹ 莫说体型庞大的新型投石车,就算是发石器都难找到合适位置摆放ꓹ 而夏口本身城墙也不过一两丈高,如果到了附近摆放ꓹ 那还不如直接攻城ꓹ 江东军在这里又开了几道水渠,显然也是防备陈默的这些攻城器械。
当然,如果陈默手中能有一支水军自江面攻击的话,那效果就又不一样了。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北城以南
黑旗 紫釵恨
“王上,我军攻打江陵时用的铁索连舟可否再用一次?”陈默身边,马超突发奇想道。
上次铁索连舟,不但没有不适ꓹ 还能跑马,马超觉得如果是那样的话ꓹ 这水战其实也没陈默水军战策中所写的那般麻烦。
“那东西得测风向ꓹ 如今的风向ꓹ 若真的用此法ꓹ 只需一把火便能将我等烧的万劫不复。”陈默摇了摇头,铁索连舟虽然能够解决明军不习水战的缺点ꓹ 但要破解也容易ꓹ 甚至到了冬季ꓹ 陈默都不会用,好处有ꓹ 但弊端更大,这江上的风向变幻莫测,哪怕是冬季都可能刮来东风,陈默可不想将希望寄托在这种事上,他只要守住荆州门户便可。
马超闻言不说话了,当日攻打江陵,哪怕风向有利,战后那铁索连舟都被烧了近半,如果当时风向是朝北的,那可能真就直接被一把火给烧没了。
“孤这次,带来了一批元戎弩!”陈默看向张辽笑道:“既然拿夏口城墙不高,那这次便不假外物,让将士们带上这元戎弩强攻夏口,也好叫江东人知道,哪怕没了攻城器械,我军依旧是天下无敌!”
“喏!”张辽闻言,当即点头答应,强攻虽然耗费兵力,但就如陈默所言,夏口本就薄弱,以明军之利,夏口也挡不住。
当下陪着陈默回营,次日一早,张辽开始指挥兵马攻城,铺设浮桥,扛着简易的登城梯,对着夏口发起进攻。
这大概是明军南下以来,第一次强攻一座城池,虽然水道阻隔了明军的行军速度,但看着一队队明军配合默契的越过水渠,朝着夏口攻来,江东军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明军的可怕。
箭雨因为水道阻隔,不算密集,却是连绵不绝,总能压住他们的反击,看似分散的明军相互之间却配合默契,双方对射的过程中,悍不畏死的冲向城墙,有的还需要梯子,有的却直接三个人配合着一架,便爬上来。
夏口城头上,曹真怒吼着指挥将士将那些爬上城头的明军斩杀,但四面八方都是明军的进攻,让曹真生出一股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如今的明军,似乎比当年曹操还在的时候都可怕。
曹真一剑将一名明军斩杀,远处却传来阵阵咆哮,曹真连忙扭头看去,正看到几十名明军盾手高举盾牌,跪在地上形成一片盾牌组成的阶梯,后方的明军将士一个个迅速踩折这由人和盾牌组成的阶梯往上冲,元戎弩射出密集的箭雨将城头守军不断射杀,明军趁机扑上来,已经占据了一段城墙。
曹真看的大急,连忙喝道:“用滚木、火油!”
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越来越多的明军效仿此法,更多的明军从各处冲上来,夏口的城墙在开战不到半个时辰之后便已经全面失守,曹真数次想要夺回城墙,却终究没能挡住,反而自身中了两刀三箭,无奈在亲卫的掩护下退入水寨,乘坐萌宠退入江中。
“好!”观战的陈默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赞道:“此法不错,文远不愧智将之名呐!”
“王上谬赞,此法非末将所创,实乃当年刘备攻南阳时,用过此法,末将也不过是效仿而已。”张辽摇头笑道。
“刘备?”陈默闻言点点头,没再多说。
夏口之战从攻城到破城,前后加起来不过一个时辰,明军的强悍在这场没有任何辅助攻城器械的情况下展现的淋漓尽致,曹真率残部退守樊口,同时将夏口城破的消息传回江东,让原本已经人心不稳的江东更是混乱起来。
明军攻占夏口,那下一步会不会直接渡江?
柴桑,衙署大堂中,看着众人吵嚷,孙权有些烦不胜烦,摆了摆手道:“诸公莫要吵了,成何体统?”
“诸公!”张昭出列,皱眉道:“明军占据夏口,若此时渡江,便可轻易截断长沙、桂阳、零陵、武陵四郡,届时便是不借水路,也可攻入我江东,臣以为,此时当派使者前去夏口,与明王商议,为天下百姓着想,也不宜再起战端呐!”
议和之声随着陈默占据夏口而越发高了起来。
孙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在他下手处,周瑜微笑道:“子布先生无需担心,明军虽然强悍,但其强在步骑,这江水之上,当以我军为最,不过派使者前去一探,却也不无道理,据我所知,明军已经派出大量兵马前往蜀地围攻刘备,如今这荆州军当不及当日攻打襄樊之时广盛,主公,臣以为,可派使者前去夏口,一探虚实。”
天魔之劍 林家三少爺
孙权点点头,看向群臣道:“也好,不知何人愿往?”
“主公,此事臣愿亲往夏口一行!”张昭起身,微笑道。
寵到財神妻 綠光
“子布年事已高,这……”孙权看着张昭,皱眉道。
“主公,曹昂愿意前去!”堂中,张昭正要说话,很少说话的曹昂起身,对着孙权一礼道。
“子修与那陈默有家仇,你去的话,恐遭迫害!”孙权连忙摇头,他对曹昂还是很喜爱的,不争不抢,而且有足够的能力。
“主公,昂与名望虽有家仇国恨,但臣幼时曾求学于明王门下,深知此人性情颇傲,两军交战,昂以国礼前去相见,他就算想要杀我,也绝不屑用此法加害,望诸公恩允!”曹昂躬身道。
老将韩当皱眉道:“子修对那陈默似乎颇为推崇。”
曹昂微微颔首道:“是很推崇,昂一身所学,多半学自明王,但请主公放心,昂定不会因此而藏私心!”
孙权笑道:“子修不必多虑,韩老将军也是担心子修,既然如此,便由子修前去夏口,吾写书信一封,子修一同带上,万望小心。”
家仇国恨,实际上孙权也有,当年孙坚便是死在陈默帐下大将典韦手中,甚至孙权怀疑自家兄长的死,跟陈默也有关系,只是没有证据,这种事不能乱说,尤其是如今陈默据有中原,雄视天下,若无必要,孙权不想在这些事情上去激怒陈默,没有意义。
“谢主公!”曹昂躬身道。
张昭皱了皱眉,这曹昂乃周瑜一系,而且跟陈默又家仇国恨,他倒不担心曹昂投降,他更担心的是曹昂会否携公报私,故意挑起两家战端?
如今孙权有意跟陈默打,周瑜也在积极备战,这让张昭很不满,若让曹昂为使臣的话,这事到最后说不定真的会打起来。
想了想,张昭起身道:“主公,老臣以为,子修毕竟经验不足,老臣想与子修同行,也好帮衬一二,请主公应允。”
孙权皱了皱眉,但看了看堂下众人,最终点了点头道:“也好,有子布公在,吾也放心一些。”
曹昂算是主战派,但这满朝文武却多以主和为主,若不让张昭去,恐怕这些人也不愿意,只能同意。
“谢主公!”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