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新是門“技術”活



文化創新是門“技術”活

曾幾何時,一說到文化,總給人以風花雪月、悠遊逍遙的印象。老輩也有云:行有餘力,而後爲文。但到了今天,我們不得不說:時代變了,“文化”不再是後臺的配角,是已經成長爲臺前的主力。在廣州,2017年文化產業就突破GDP佔比的5%,成爲支柱產業;在全國,據初步覈算,2019年我國文化及相關產業增加值爲4.5萬億元,佔GDP比重爲4.54%,與成爲“支柱”也僅一步之遙。


“金九銀十”看準時機“上車”

“技術”與“故事”的結合,就是“文化”

這幾天,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在北京舉行。文化產業作爲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潛力領域,受到了廣泛的關注。而“技術”與“文化”的相互賦能,共同成長,更是成爲各界議論的焦點。中宣部副部長傅華在服貿會重要論壇活動、第十五屆北京文博會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高峯論壇的致辭中就指出,文化產業是全球服務貿易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文化產業近年來始終保持快速增長態勢,已經成爲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和新引擎。他表示,要着眼於高質量供給,充分發揮科技對文化的賦能作用,促進文化與科技深度融合,積極推進廣電5G、文化互聯化、國家文化大數據體系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大力推動出版、影視、演藝、發行、印刷等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創新發展。

其實,這個邏輯也並不複雜:舉凡產業,必然以技術、人才、知識爲基礎,當中最富競爭力、最具產業價值的部分,就是核心技術、核心人才。中國古代的絲綢、瓷器、茶葉三大長期佔據世界產業鏈頂端的大宗消費品,之所以能成爲國家經濟命脈之所繫,正在於國人在那段時間裏對其核心技術的掌握和控制。那些附加在它們之上的,對於東方的浪漫想象、美麗傳說,實際上都是和今天的歐美奢侈品一樣的“故事”,是賦予產品高溢價所必備的品牌內核。這種“技術”與“故事”的結合,就是“文化”。

未來,是賽博朋克般宏大理性的圖景嗎?

現代電影工業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無論是從黑白電影到彩色電影的轉變,從默片到有聲的發展,還是上世紀末以來電腦技術、體感技術的廣泛使用,被視爲標準“文化產品”的電影,其實早就是以科技驅動的工業體系中的一部分。《星球大戰》《阿凡達》《水形物語》……在技術上的突破,不斷地強化着電影作爲“文化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也開拓着新的產業領域,孕育着新的消費土壤。


天幕智能座駕 榮威i6 MAX將9月16日上市

如果在20年前,也就是我們進入21世紀的第一年來看廣州的文化產業發展,大家多半想不到會是今天的樣子。動漫、網遊、電競、直播……正是在這20年來科技快速迭代發展的大背景下,自然生長出來的新業態。可以說,正是技術的進步,讓人們的精神文化需求,也產生了躍升。那麼下一步,我們曾經在那些賽博朋克風格的科幻電影裏看到的宏大、理性的未來圖景,是不是就是更新的“文化產業”的發展方向呢?


“金九銀十”究竟是不是車市“強心劑”

廣州是中國第一批歷史文化名城,也是近代革命的策源地和改革開放的前沿地,身處海陸之交,素來是東西方文化交匯的前沿。這裏的文化,曾經藉助廣彩、廣繡、廣雕那些精美絕倫的手工藝品,傳播到全世界,講述着有關遙遠中國的優美故事。支撐起這種講述的,是廣州城內外數以十萬計的優秀工匠、商人。他們是各個歷史時期最先進生產技術的擁有者,“廣貨”行銷世界的歷史,是一部技術作爲先導的歷史。在今天,形態更加多樣的“廣貨”,更加生機勃勃的廣州文化,也要憑藉技術的力量,走向世界。(文/卜松竹)


大遺址保護利用的中國探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