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系虎牙鬥魚終於合併,但快手抖音B站已殺來


騰訊系虎牙鬥魚終於合併,但快手抖音B站已殺來

文/科科

理想汽車迴應“斷軸門”:發生概率超過平均值

今日晚間,鬥魚和虎牙正式宣佈正式接受大股東騰訊提出的合併邀約,進行戰略合併,合併目前預計將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

公告還顯示,鬥魚虎牙按整體市值1:1換股合併,陳少傑和董榮傑任聯席CEO,鬥魚和虎牙的產品和品牌仍將保持相對獨立運營,管理層保持穩定。

在簽署此合併協議的同時,鬥魚與騰訊還簽署了關於企鵝電競業務的轉讓協議,鬥魚將從騰訊獲得企鵝電競業務。據悉騰訊通過收購各方股份,成爲合併後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將擁有60%以上投票權。

這次由騰訊推動促成的虎牙、鬥魚的合併交易,意味着兩家行業領先的直播企業正式被納入騰訊麾下。這在很大程度上將降低內部消耗,集中優勢“火力”於遊戲直播市場進一步的擴張。而兩家公司的合併,將誕生一家覆蓋數億用戶的大型遊戲直播平臺,並在多方面產生協同效應。

虎牙鬥魚合併已經必然

“二者合併這已經成爲行業默認的事情。”一名鬥魚員工向本站科技分析,二者打了這麼多年,但在月活、營收、利潤、市值等方面的差距越來越小,就連鬥魚創始人陳少傑也曾經說二者的差異非常小,而在用戶和營收方面,二者的增長也在放緩。以月活爲例,鬥魚今年二季度月活達到1.653億,虎牙則爲1.685億。

關於鬥魚、虎牙合併的消息,從2018年就開始流傳。

荔品彙 即將開盤(2020-10-29 06:14:38)

2018年3月,騰訊在同一天對鬥魚和虎牙進行了戰略投資,鬥魚獲得騰訊6.3億美元投資,而虎牙獲得4.6億美元投資。2018年11月,虎牙幕後掌舵人李學凌曾講到:“最後的情況就是騰訊會將鬥魚和虎牙聯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

在經過直播江湖的廝殺後,虎牙和鬥魚成爲笑到最後的兩個玩家,並站到騰訊陣營,但兩家的停止較量並沒有停止,雙方在不斷地明爭暗鬥過程中,競爭從未停歇,陷入“內耗”境地。雙方在頭部主播、賽事版權上的爭奪從未停止過。例如,鬥魚主播韋神跳槽至虎牙,就被判支付違約金8000多萬元。

去年,騰訊就在力圖減少鬥魚、虎牙的競爭。當時騰訊成立了一個名爲遊戲直播業務部的新部門,核心業務是協調鬥魚、虎牙、企鵝電競三家,意圖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競爭、控制整體消耗。

今年3月24日,騰訊又同時變更派駐在鬥魚、虎牙兩公司的董事,任命IEG事業羣財務管理副總經理周頌爲鬥魚董事、IEG事業羣平臺部總經理鄭磊爲虎牙董事。

WTI原油期貨跌超5%

同時,遊戲直播平臺目前已經進入存量爭奪期。一位行業人士向本站科技分析,鬥魚和虎牙的用戶滲透率已經幾近飽和。財報數據更能顯示問題,有媒體統計,虎牙的環比增速從2019年Q2的23.2%下滑到2020年Q2的11.8%,鬥魚的環比增速也從2019年Q2的25.8%下滑到2020年Q2的10.1%。增長停滯是虎牙、鬥魚共同的困境。更別提還有快手抖音、B站等短視頻平臺已經殺到家門口。

而鬥魚虎牙合併後,遊戲直播領域內的競爭將更良性,天價互挖主播的局面將不再重演。新平臺在直播內容採購成本的議價能力上將進一步增強,這有利於主播簽約成本、收入分成成本、以及版權內容採購成本、IT基礎設施開支等等各方面成本的優化。

所以對於鬥魚、虎牙而言,合併是現階段的最優解。

在虎牙和鬥魚的合併後,除了消除內耗,騰訊則鞏固了自己在遊戲直播領域的絕對優勢地位。

快手、抖音、B站兵臨城下

在線教育扶貧進行時: 一根網線迭代的”扶貧先扶智”

據艾瑞諮詢報告顯示,2022年遊戲直播行業市場規模預計達341.6億,但市場規模和用戶的增速都在放緩,直播市場在進入存量博弈時代,鬥魚虎牙即使合併,所面臨的市場更加複雜。

遊戲直播行業正面臨着短視頻平臺和PUGC平臺越來越激烈的競爭。快手、字節跳動、B站,西瓜視頻紛紛入局遊戲直播賽道,並對遊戲持續加碼,快速蠶食着鬥魚、虎牙的市場份額,後來者們的月活用戶正在持續攀升。另一方面,酷狗直播、愛奇藝等衆多娛樂直播平臺,均延伸出遊戲直播內容,構建多元化直播內容生態,遊戲直播下半場的競爭仍然十分激烈。

快手就於今年ChinaJoy上高調宣佈了自己的成績——截至2020年5月底,快手遊戲直播的月活用戶已超2.2億。這一數據超過了鬥魚和虎牙。

與此同時,快手還拿下了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的直播權,收購YTG戰隊,正式進軍王者榮耀職業聯賽,此外,更是簽約T1電競俱樂部成員,PEL和平精英職業聯賽俱樂部選手更是全員入駐。近期又取消遊戲主播和公會的入駐門檻。快手去年引入地方公會、上線遊戲類付費視頻、與騰訊在各項電競賽事上合作,

如今,快手在打賞收入上更一騎絕塵。小葫蘆數據顯示,2020年4月,鬥魚、虎牙、B站、快手的禮物收入分別爲7.19億元、8.03億、8.92億元和19.05億元。

B站的步伐在不斷加快。8月初,B站獲得了《英雄聯盟》S賽中國地區3年國內獨家轉播權,業內傳聞B站更是爲此斥資8億元,在主播方面,B站簽下了昔日的鬥魚一姐馮提莫,多名電競界頭部KOL,如選手Uzi、“鰲廠長”等也已入駐B站,同時,B站還於今年招募了頭部遊戲MCN大鵝文化的三名創始人入職直播事業部。“B站對遊戲直播寄予了不小的希望”,一位B站直播內部人士說。

抖音也在其直播界面的開播模式上添加了“遊戲直播”,嘗試DOTA類遊戲直播。其背後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除輕度休閒遊戲外,還開始嘗試重度遊戲的研發。

“這些短視頻平臺的直播遊戲業務有虎牙鬥魚不可比擬的流量優勢,發展潛力不可低估。不過在賽事版權、頭部主播資源上,他們仍有短板。”一位遊戲直播行業人士對本站科技分析。

媒體報道,在主流電競賽事方面,虎牙手握的獨播版權是最多的;在頭部主播資源上,2019上半年,排名前1000名的頂級主播中,虎牙、鬥魚兩大平臺瓜分60%的頂級主播資源,快手以15%的佔有率排在第三位。鬥魚更是深度綁定主播,鬥魚創始人、CEO陳少傑說,“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了五年合同的換籤,有的甚至與鬥魚合資成立了公會。

“遊戲直播的新一輪戰火正在重燃。”上述人士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