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y8精品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一百四十章 他改變了趙國熱推-x5mut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括本来是听从了韩非的劝谏,这次前来,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官吏,是为了让官吏们有所改变,有所忌惮,不敢再随意妄为,故而,赵括明知道一切,却还是选择了宽恕,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到来,都起到一个敲打的作用,能让这位还不算太糟糕的县令稍稍的做点他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一番话,竟是让赵绪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罪行。
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痛哭的县令,赵括长叹了一声,将他扶起,又让他坐了下来,这才如实说道:“我从邯郸出发,惩治恶吏,可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让各地的官吏们能够将百姓当作腹心,而不是当成草芥。这样,百姓才会将官吏当作亲人那样的敬爱。”
赵括说道:“等我去过赵国各个地方,我还会回来,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如果您能真正成为我先前所说的所说的那种爱民的官吏,我会宽恕您的罪行,我会亲自向上君举荐您。”,听到赵括的言语,赵绪再次起身,朝着赵括俯身长拜,说道:“唯!!”
因为要去的地方很多,赵括也并没有在武安停留,县令又赠送了两辆马车,他说,从这里赶往涉,再到橑阳都没有什么乡邑,路途遥远,得不到补给,尤其是从涉到橑阳,更是没有一处可以休息的地方,可以多带一些物资。赵括谢过了他,这才离开了武安城,县令赵绪带着武安百姓前来送别。
赵括的旗帜,朝着涉城的方向赶去。
赵国之内,似乎有些变化,百姓们困惑的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小吏们满脸笑容的跟随自己前往耕地,看着他们将无端的从自己手中拿走的粮食还给自己,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县令前来寻找自己询问农桑的情况,询问他们遇到的困难。这样的事情,忽然就出现在了赵国各个地区。
赵括在武安城的言行,很快就传了出去,这也给了众人一条新的道路,改错。赵括的目的不是要惩治他们,而是要让他们有所改变,既然如此,那就改变好了,于是乎,他们开始疯狂的弥补自己的过错。当然,有的人或许是真的被赵括给赵绪说的那些道理所触动,更多的人只是为了保住自己,可无论动机如何,他们都开始了改变。
他们拿出自己的钱财,打造了农具,拿出自家牲畜的幼崽送给百姓,赡养了那些孤寡,有的甚至带着门客们帮助那些家里没有壮丁的人家,这非常的不可思议,从赵国成立到如今,赵人从未见过这样的官吏,只是区区的小点恩惠,就让百姓们非常的感动,非常的开心,他们看到这些官吏,不再是以仇恨或者愤怒的目光去看待。
孩子们围绕着官吏们唱着歌谣,年轻人俯身行礼,年老者则是代表乡野的百姓问候前来的官吏。
最先是百姓,百姓察觉到了官吏的改变,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尊重,随后就是官吏,官吏察觉到了一种不曾体验过的滋味,被百姓拥戴的滋味,真正被尊重的感觉,百姓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们的举动而尊敬他们。赵国从内而外的,发生了一种莫名的变化。
这让各郡的郡守们都感到了惊奇,当这些郡守到地方视察的时候,看到那些抱着百姓的孩子,给他们讲述故事的小吏,险些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赵国似乎变了,虽然贵者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变化,赵国也没有瞬间强大起来,可是有一种不同的氛围,正在赵国境内出现,正在赶路的赵括,并没有察觉,也不曾得知。他还在跟韩非说着自己的那一套治国的学问,自己对于未来的一种构想。在赵国各地,随着一批机智的官吏的改变,而正在产生着更大的影响。
这种改变自己来获得马服君宽恕的行为,正在不断的被人效仿。
正在从云中赶往邯郸的许历,在看到耕地上正在与百姓耕作,毫无顾忌的坐在泥土里的小吏的时候,别提有多震惊,他当即找到了这位小吏,又询问了他的身份,出身,小吏看着面前这与众不同的长者,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实言告之,随后,又传出了一个消息,马服君安排了很多人正在悄悄的在各地打探,这些人是要给马服君汇报的。
这样一来,即刻有更多的官吏加入了行列。
或许,这是赵人最幸福的一年,对于他们而言,最幸福的事情,仅仅是官吏不再欺负他们,他们得到了尊重。
赵王未必能看出这种变化来,可是那些待在赵国境内的秦人奸细,却是急忙将这些事情记录下来,他们觉得,这件事情似乎真的很重要,战争后那种迷茫悲痛的赵人,正在苏醒。
………
范雎再次得到了武士送来的情报,当然,这不是关于赵国近期的变化,而是范雎先前就吩咐的,赵括与弟子的谈话内容。在赵括的门客里,其实就有范雎所安排的人,早在范雎决定要用赵括来代替廉颇的时候,他就安排了人在赵括的身边,这原本是为了在将来的战事里能更好的掌控赵括的动向。
可是如今,这位秦探正在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赵括的言行举动很容易就被范雎所掌握的原因。
韩非待在赵括的身边,向他请教的时候,赵括并不会避讳门客,同样的,韩非也时常会把赵括所讲述的道理简化,然后讲给这些好奇的宾客们,尤其是有狄在,那位秦探想要得到相关内容,也就更加的容易了,他就是不想听,狄也会强行抓住他给他讲述。范雎再一次看着手中的竹简。
“韩非问政,子曰:夫邦韩,四战之地,西强秦…东武卒…无力外向..诸邦求变…韩不害之政,君治臣法,君明强邦…..”,范雎认真的读了起来,大声的读了起来。
“韩非问治韩,子曰:夫邦韩,久疾不可救药….”
“韩非再问政,子曰:一统。曰:一王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财共用,七国民为手足,可治也。”,范雎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竹简猛地掉落在了地面上,他双手颤抖着将竹简捡了起来,又不敢继续再大声的朗诵,只好在心里继续默念着:“韩非问一统者,子曰:秦。”
范雎再次跳了起来,看着面前的门客,大叫道:“给我准备衣裳,我要去面见大王!!”
相府里一阵鸡飞狗跳,很快,范雎就驾车匆匆赶往了秦王宫。秦王坐在王宫内,犹如着魔一般的反复的读着手中的竹简。大一统的思想在如今还没有出现,就是强大的秦王,如今的想法也只是要占据更多的城池土地,让秦人得到更多的奴隶和财富,而将天下并为一国的想法,还未曾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最早有过这样的想法的,一个在楚国还没有找他的老师,一个在赵国跟随了其他的老师。说起来,两个大一统思想的提出者,竟是同一个人的弟子,而这位老师,就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楚国县令,作为一个儒家的圣人,荀子的思想却非常的广泛活跃,李斯与韩非的大一统思想,定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故而,秦王在看到这韩非与赵括的对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他一遍遍的反复读着这问答,范雎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坐在一旁,低着头,范雎一生的志向,是辅佐秦国成为最强大的诸侯,号令天下,他最狂妄的想法,也不过是让秦代替周王室,让诸侯服从。
他曾以为自己的志向很远大,可是在得知赵括的思想后,范雎忽然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差距,双方的差距好像已经超出了一个时代,他发现自己竟有些自卑??
秦王就这样捧着竹简,呆愣的坐了数个时辰,忽然,他猛地将竹简丢在地面上,用力的捶打起自己的胸口,范雎被他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劝阻,秦王大叫道:“为什么这样的贤人在赵国而不是在秦国啊?!寡人要对赵国用兵,请您让武安君来见寡人,赵王不交出马服君,寡人就平了邯郸!!”
范雎连忙劝道:“大王,如今不适合用兵..秦国刚刚结束了数年的征战,将士疲惫,现在秦国需要的是休养。”,听到范雎的劝阻,秦王也平静了下来,长叹了一声,方才拉住范雎的手,询问道:“您觉得马服君说的大一统,怎么样?”,范雎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公羊春秋说:大一统。”
“只是马服君的大一统,跟尊王一统完全不一样…他想要让王在天下各地设立郡县,由王来直接委派官吏进行统治,不再有诸侯,不再有战争…秦国会成为唯一的国家,所有人都会变成秦国的百姓…”,范雎说着说着,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说道:“臣一时也说不出来,请大王允许臣明日再来谈论这件事。”
秦王当然理解范雎所遭受的冲击,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他急忙对范雎说道:“请多派武士去赵国,在邯郸,在马服,都要派往足够的武士,让他们保护马服君,搜集马服君的对答,全部都送来咸阳,另外,告诉赵国的秦武士,让他们全力保护马服君,不许让任何人伤害到他,让他们放下其他的事情,全力搜集马服君的言行…”
“唯,唯。”
“还有,马服君与董成子的对答,送去抄写,传至秦国的所有学室,让秦吏们学习,他们要执法,就得要知道律法是什么,要知道律法该如何制定,如何去施行。”
“唯!”
……
赵括并不知道,一大群秦国的官吏准备要面对他的对答认真的背诵理解,在路过涉县,赶往橑阳的途中,他遭遇到了一次巨大的危机,他遇到了贼寇,真正的贼寇。在秦国,因为群盗罪的苛刻,所以连贼人都不敢聚集太多,这样一来,被抓起来了也不会有生命的危险,可是在赵国,并没有群盗罪。
当四面八方涌来了数百个盗贼的时候,赵括都有些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盗贼呢?门客们纷纷拔出了短剑,举起了矛,围在马车的周围,面向群寇,这些衣衫褴褛的盗贼们,面色暗黄,嘴唇龟裂,拿着石头,甚至是木棍,他们并不害怕门客手中闪烁着寒光的武器,他们看起来有些呆板,麻木。
盗贼不断的接近,狄凶狠的看着周围的贼寇,跃跃欲试,他并不害怕,他比这些瘦弱的贼寇要高出几个头来,他觉得自己赤手空拳都能打死他们,盗贼的头子是一个满脸胡须的魁梧大汉,他站在远处,冷冷的盯着这里,不断的喊叫着,让盗贼们逼近,从这位大汉的言语来看,他是韩人。
这里与上党相邻,赵括瞬间也就明白了这些盗贼的来历。
韩非的脸色变得有些落寞,他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推开了围绕在马车周围的狄等人,直接走向了那些盗贼,狄本想要拉住他,却被赵括叫住了。那些盗贼看着朝着他们走来的年轻人,急忙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韩非却是将手中的短剑丢在了地面上,他用韩语说了些什么,赵括只听懂了几个字。
“韩,盗贼,不要。”
听到这位年轻人说起了韩语,围绕在周围的盗贼们瞪大了双眼,他们安静的看着韩非,就连那个盗贼头子,也都忘记了下令,韩非看起来很是亢奋,很是激动,他大声的朝着众人说着什么,手舞足蹈,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直接朝着盗贼的方向走了过去,而那些盗贼却是羞愧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器,低着头,不断的后退。
门客们看着韩非哭着嘶吼着什么,看到他与那些盗贼拥抱,看到那位盗贼头子跪在韩非的面前痛哭,这场景既诡异又古怪,一群拦路的盗贼,莫名其妙的跟着一位被打劫的贵族相拥而泣,几乎所有的盗贼都在哭着,擦拭着眼泪,而那位盗贼头子狠狠的用拳头砸着自己的脸,砸出血来。
赵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也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门客们更是如此,他们好奇的看着韩非与这些贼寇们聊天,看到韩非哭泣的时候,甚至都有些想笑。
狄急忙来到了赵括的身边,他好奇的问道:“这些盗贼是韩非的什么人?”
赵括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
“家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