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oi8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乾坤 神出古異-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神祕人鑒賞-rtsgo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在场之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道指力吓住了,下一瞬间,不等各人反应过来,那广场上已经多了一道人影,深不可测的修为气息,一下令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仙子……你,你怎么还没走……”
罗云勉强抬起头来,而此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这道人影,能够于百里之外,一指震散雷渊的掌力,而后又一瞬间赶至,除了凌音,自然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她,她是什么人……”
在场的,无论是唐门中人,还是其他几个门派的人,这一刻都呆住了,眼前这位碧衣飘飘的仙子,手拿一支玉箫,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这一看就不像是凡人,百州之地,更是闻所未闻这样一个人。
“这么多人,打一个,八大门派……师父,要不然你把他们都杀了算了……”
就在这时,轮回玉里忽然传出了萧尘的声音,在场之人又是一惊,这又是谁在说话?各人左右四顾,分明不见一个人……
“尘儿,别说话。”
凌音立即将手按在胸前,往轮回玉里传去了一道神念,而目光,慢慢落在了半空中雷渊的身上。
雷渊也冷视着她,心想这人又是谁?从刚才那一指看来,此人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究竟是什么来头,这罗云,又怎认识了如此厉害之人?片刻后,只见他冷冷道:“你是何人?莫非今日,要来插手我八门同盟之事?”
凌音手握玉箫,淡淡地道:“他早已不是唐门之人,诸位今日,又何必苦苦相逼,人,我带走了。”说完,不再理会雷渊,转身向罗云看了去:“你还能站起来吗?”
“呃……”
罗云全身是血,身上也插满了飞剑,勉强站了起来,凌音不再多言,带着他往唐家堡外面走去了,竟将这里所有人,皆视若无睹。
“嘿嘿,好本事,你是当雷某不存在吗!”
半空中,雷渊见她竟这般若无其事地往外走去,一下怒气大作,全身内劲一催,猛然一掌朝凌音身后打了来,顿时引得这附近狂风大作,风云失色!
“仙子……小心……”
罗云说话亦感到吃力,何况是在此时雷渊这恐怖玄力笼罩之下,而凌音却依旧面不改色,待雷渊那一掌攻近之时,只见她两指一并,三十三重玄天指,一指发出,这一刹那,几乎碎裂虚空,雷渊猛然一惊,这指力!
然而,他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砰”的一声,那一道指力直接洞穿他的护体玄气,一指打在了他胸口上,登时将他震得往后倒飞了回去。
“呃……”
落回地面,雷渊只感到气血翻涌不止,便要一口鲜血涌出,却被他强行咽了回去,而在远处,无论是唐门的人,还是其他几个门派的掌门,都已经呆若木鸡,无法相信刚才所见的一幕。
罗云亦是愣了一下,刚才那一指,雷渊上清境的修为,竟被一指震退,他到现在都无法看透,眼前这位凌音仙子,修为究竟已经踏入了何等境界,又究竟是什么来历……
“雷盟主,你……你怎样?”
这时,乾元门那几个掌门飞到了雷渊身旁,几人都难以置信,那碧衣女子,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境界?难道是一际红尘外面的人吗……
雷渊脸色难看,强忍着喉咙里一口鲜血,此时亦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看着凌音的背影,刚才那一指,显然创伤了他的心脉。
“走吧。”
凌音不再多言,带着罗云出了唐家堡,径往西北方向而去了,而此时在唐家堡里,各人脸上神情木讷,怔怔看着她消失的天际,此时仍似恍恍然,直若身在梦里一般。
……
夜里,明月如昼,雷门深处,一座幽殿里面,只见雷渊盘膝而坐,总算运功缓解了白天凌音那一指带来的伤势,但他此时脸色看上去,依旧十分难看。
“傲儿……”
只见他缓缓从怀中摸出一枚玉佩来,这是雷傲生前留下的玉佩,此时在他眼中,怨恨之色又起,可是一想到白天救走罗云的那个碧衣女子,他心头又不禁颤抖了一下,这女子如此厉害,究竟是什么来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雷渊立即将玉佩收了起来,向外面看去,这里是他的修炼之地,平常不会有人来这里,何况是如此深夜。
“门主……”
只见一个须发皓白的老者急匆匆走了进来,雷渊眼神一凝,问道:“老何,什么事情慌慌张张?”
那老者抬起头来,看了雷渊一眼,小声说道:“外面……黑羽使来了。”
“黑羽使……”闻言,雷渊脸上神情一变,立刻站了起来,紧张问道:“他到哪里了?”
“已经来了……”
就在雷渊刚把话说完之时,外面便传来了一个冷冷淡淡的男子声音,雷渊更是心神一颤,压低声音,向旁边的老者道:“老何,你先出去,期间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是。”
那老者不敢多言,立即低着头往殿外去了,而到殿门口时,看见一个黑衣男子正往里面走来,他只稍稍抬起头看了一眼,便匆匆往外而去了。
“黑羽使……”
雷渊立即迎了上去,对着外面走进来的这个黑衣男子,低头拱手道:“雷渊,见过黑羽使。”
“嗯……”
那黑衣男子慢慢走了上来,四下里看了看,也不说话,而雷渊还站在原地,保持着低头拱手的姿势,不敢回过身去。
过了好一会儿,黑衣男子才慢慢转过身来,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地道:“听说你儿子死了?”
这句话,仿佛利刃一样扎进雷渊心里,但他却不敢多言什么,只轻轻点了点头:“犬子技不如人,今日死于他人之手。”
“据说是被人活生生打死的?”
黑衣男子慢慢向他走了过来,而听着这句话,雷渊更是宛同被刺了一刀,但仍是不敢抬头,也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才问道:“不知黑羽使深夜来此,是有何事……”
“有何事,你不清楚吗?”
黑衣男子来到他的面前,雷渊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对方此时那两道深寒的眼神,不禁微微一颤,说道:“这一次,只是意外……”
“意外?”
黑衣男子看着他,淡淡地道:“十年了,你连一个小小的百州之地都拿不下来,你要我怎样去跟尊上交代?雷渊,不要忘了,你这一身修为,是谁给你的……”
听闻此言,雷渊更是浑身一颤,忙低着头道:“三个月!再给我三个月时间,雷某必定荡平百州之地,那些不愿归顺的势力……”
“你最好如此,另外,此次尊上让我下来,还有件事,要告诉你……”黑衣男子话到此处,停了下来。
“什……什么事?黑羽使请说,雷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雷渊看着他,越发显得惴惴不安,黑衣男子道:“这件事,说大不大,但也不小……”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乌云罩月,冷风飒飒,秘殿里面,雷渊脸色煞白,背后更是冷汗涔涔,最终点了点头,小声道:“雷某,知道了……”
“嗯……”黑衣男子看着他,淡淡道:“这一次,千万不要再让尊上失望了……”
就在他话说完之时,外面忽然有一阵阴风吹了进来,飒飒之声,似乎有着什么人在往这殿里靠近。
“谁在外面?老何?”
雷渊神情一凝,立时向外面凝视了去,然而黑漆漆的一片,他什么也看不清,但那股阴森森的气息,却越来越近了。
“出去看看。”黑衣男子面色凝重,冷冰冰地道。
雷渊更不多言,立即往外面去了,到了殿门口时,却见夜幕之下,竟有两道黑影幽幽地往秘殿靠近了过来。
待得那两道黑影靠近之时,乍一看,竟是两个全身披着黑袍的人,二人模样装束怪异,手里各拿着一把黑色大镰,双足不沾地面,竟是飘过来的。
“什么人!站住!”
雷渊乍然一惊,是什么人,竟能悄无声息来到这里?这二人看上去古里古怪,气息亦是如此阴森诡异,绝非善类!
然而,那两道黑袍人影听而不闻,仍是往这秘殿靠近了过来,仿佛阴灵一般,没有任何声息,这时,殿里那黑衣男子走了出来,见这二人怪里怪气,走上前道:“你们是什么人?放肆……呃!”
话音未落,只见他双手扼着自己喉咙,双足慢慢悬空,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住了,难以挣扎开来,而那两道黑袍人影,却没有任何动作,仍是往秘殿的台阶飘了上来。
见到这一幕,雷渊更是吓得心胆俱裂,这一瞬间,仿佛连呼吸也停止了,满眼惊恐的看着那两道黑袍人影来到自己面前,一个字也不敢出声。
“那人,往哪里去了。”
黑袍之下,终于传出一个冰冷阴沉的声音,雷渊已然吓得动也不敢动一下了,颤颤巍巍道:“阁下……阁下说的是谁……”
“那人,往哪里去了。”
黑袍之下,传出同样的话语,但这一次的声音,明显变得更加森然可怕了,雷渊顿时如坠深渊,全身颤抖不止:“西北……她,她带着罗云,离开唐家堡,往西北方向去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