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vnp好看的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第四四零章 東海遇仙子閲讀-3lj9p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卫先生,您好。”
“先生可在?”卫明脸上带着笑容。
“在,只是他似乎在修行。”小叶道。
“噢?”卫明下意识的朝着小院望了一眼,看到了那被烧破的房屋。
这?他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他轻声问道。
“奴婢也不知,昨天下午的时候屋子里突然着了火,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公子也不让我们打扰他。”
噢噢,卫明听后点点头,声音又低了几分。
“等公子有空的时候你告诉他一声,我有事拜访。”
“是。”
“可是卫兄在外面,请进。”小院里传来无生的声音。
烧坏的房间之中,无生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画轴,然后慢慢的收起。
卫明听后脸色大变,急忙小跑进了无生所在的房间之中。
“卫明有错,刚才可是打扰到先生修行了?望先生恕罪。”一进屋子,卫明就急忙行礼、认错。
“嗨,没事。”无生笑着摆摆手,如此拘谨的态度倒是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刚才那敲门声、开门声的确是让他从难得感悟状态之中清醒了过来,但是该悟得已经悟了,这一次偶然的收获已经让他十分的欣慰了,甚至能够称得上惊喜了,这事情乃是机缘,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去,强求不得的。
“请坐,小叶上茶。”
偶然顿悟,收获良多,无生很高兴。
精致的茶杯,上好的灵茶放在了烧的残破不堪的桌子之上,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
进了屋子之后,卫明小心的观察着无生的脸色,确认他的确是没有生气之后,暗自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找我有事?”
“是有些事,私事。”
“请讲。”
卫明沉吟片刻,道明了来意,原来是在修行上有些疑惑,想请无生指点一二。
他们这些为八方楼做事的人,修行更多的都是靠个人,八方楼毕竟是为东海王服务,并非一个修行的门派。当然,他们也会得到掌柜的指点,但终究是十分的有限,只是比那些散修稍微强一些。
现在不同了,身边有这样一个参天境的大修士,机会难得啊!
修行,讲的日积月累,持之以恒。但有些时候可能就会被卡住,难进半分。过了这个坎,可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位良师指点一二,那定然受益匪浅。那些方法的修行门派为何传人优秀,有深厚底蕴,也有良师的指点,让他们起点高,而且少走很多弯路。
卫明现在就是遇到了修行的坎了,卡住了,他所修的乃是符咒之术,以符咒沟通天地,御使鬼神,
这一道,无生还真是有所涉猎,他在兰若寺之下的伏魔大阵之中所学的几道佛门法咒就是符咒,佛道皆有这方面的修行法门。卫明之疑惑他倒是可以指点一二。
无生说的并不多,也不成章法体系,只是讲了自己的修行体悟。这对卫明而言,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听得他如痴如醉,他聚精会神,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听了无生一番话,卫明颇有一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之感。
“多谢先生指点!”卫明郑重躬身行礼。
修行,其实讲究门户之见。很多的正统修士看不起旁门左道,散修之人无法得到所谓正统的法门。似无生这般指点修行之法,说轻点可以称之为解惑,说的重一些几乎就是传法了。
“先生日后但有所驱,卫明定然全力而为。”
“客气了,这也算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吧。”无生笑了笑。
“我这就安排人给先生更换住处。”
“麻烦你了。”
卫明离开之后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有人过来,直接为无生安排了一个更加幽静的小院,里面的陈设和布置和这里都差不多,还问他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再更换。无生看了看觉得挺好的,那些听后方才离开。
第二天,天空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笑脸,乌云之中裂开了一道缝隙,有阳光透过缝隙撒落到地上。
海陵城外一座山上,无生站在一方山岩之上,微风吹拂着长袍,他的身上有金色的光芒在跳动,如同欢乐的小火苗。
大日如来真经的法力在的身上流转,又有几分不同。
他在这了一站就是一天的时间,临近傍晚的时候,正准备回城里,却间那东海波涛之中似乎有一道人影从水中冒了出来。
有妖怪?
无生停住脚步,望着那东海去,却见那人来道岸边,站在海边转身问望着滚滚波涛。
“咦,是个女子!”
无生定睛一看,却发现来这乃是一个女子,身穿一身雪白的衣衫,隐约可见姿态不凡。
哎!那女子轻叹一声,似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她望着东海,又转头望向海陵城方向。
这一次,无生看清了她的容颜。
眉如翠羽,肤如凝脂。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只如月中嫦娥临人间,九天仙子下凡尘。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之中相遇。
“什么人!”那女子一声轻呵。
哎呀,被发现了。
咳咳,嗯,无生从暗处走了出来。
“这位女……妖……姑娘!”无生几番思量改了几次称呼。
那盛世美颜的女子一双明眸直直的盯着无生。
咦,这眼神是怎么回事?
脸有些发烫,该不会这几日休息不好,发烧了吧?
“小女子见过恩公!”那女子轻移莲步,向无生施礼。
“恩……公?”无生一愣。
“姑娘是认错了人了吧?”
不会认错,恩公可是曾在一位老人手中救下一条金鲤?”
“啊,是有那么一回事。”
无生想起来,那还是自己第一次来临安城的时候,碰到一个古怪的老头,那老头对自己十分的热情,非要把女儿嫁给自己,见自己不同意又要请自己喝鱼汤,当时就是一条金鲤,无生见那金鲤流泪可怜,就劝说那老人将其放生。
“等等,你该不会是那条金鲤吧?”
“小女子正是,那日在海中贪玩,不像被他网住,险些丢了性命,多亏恩公搭救方才脱险。”
“小事,小事。”无生笑着摆摆手。
“原来是条鲤鱼精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低下了头。
海涛滚滚,拍打着礁石,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姑娘是妖怪?”
无生以法眼望去,只见这女子身上居然有霞光罩住周身,一片祥瑞,不见丝毫的血焰。
“嗯,算是吧。”女子点点头。
“刚才听姑娘叹息,可是有什么忧愁的事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