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j8m熱門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第一百三十九章 《韓非子》又多了三篇新故事分享-7remc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括终于明白,为什么贵族们,大多都愿意庇护自己的门客好友了。
他看着这位惊惧的小吏,终于是想起了他,他曾经坐在董成子的马车上,担任车右,带头冲锋。还记得,董成子来拜访自己的时候,这位小吏也曾给自己送过礼物,跟随董成子来看望过自己。赵括愣住了,他复杂的看着跪在地面上的小吏,咬牙切齿的质问道:“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若是缺少钱财,为什么不跟我说?难道我会吝啬于赏赐有功的将士吗?当初曾保护柏仁百姓的勇士,为什么成为了害民的恶鬼?”
荣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赵括,犹如触电般的移开了视线,抿着嘴角,却还是没有能说出话来。
“您犯下的是可以被杀死的罪行,我没有杀您,不是因为您曾追随我作战,也不是因为您是董成子的宾客,是因为您交代了自己的罪行,没有顽抗。我要罢免您的职务,将您送到邯郸,让负责刑法的董成子,来对您进行判决。”,赵括说着,看向了自己的一位门客,说道:“将他送去邯郸。”
门客上前,扶起了荣,荣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或许,他已没有脸面对赵括,荣就这样被带走了,周围的百姓们瞪大了双眼,赵括说要为他们做主,他们还以为,马服君是要训斥这些官吏,可是没有想到,马服君直接罢免了他,甚至,还想要杀死他!这是百姓们多少年都不曾见到过的奇事。
赵括再次看向这些百姓的时候,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他将百姓们召集到身边,随即就要坐下来,门客们急忙要为他送上坐席,赵括也不接受,他不顾泥泞,直接就坐在了耕地边上,又让众人也坐下来,门客们相继坐下,百姓们颤抖着,却不敢坐,马服君又劝说了几句,他们方才逐一坐在了赵括的身边。
“请二三子不要担忧,我知道有很多事耽误了农忙,我会上谏上君,让他减少各地的税赋…我听闻,在五亩大的住宅田旁,种上桑树,上了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着丝绸了。鸡鸭猪狗的繁殖饲养,不要错过时节,上了七十岁的人就可以经常吃到肉食了,一家一户所种百亩的田地,不误农时得到耕种,数口之家就不会闹灾荒了。”
“我会下令,不许任何人耽误农时,请二三子多种桑树,我会送来家禽的幼崽,请圈养的时候不要错过时节,辛勤劳作,就不用担心明年的灾荒…若是有官吏欺凌二三子,耽误农时,请二三子派人赶往马服,我会亲自前来,帮助二三子。”
站在不远处的韩非,看着坐在百姓之中,温柔的叮嘱他们的马服君,心里瞬间有些感动,脸上洋溢着笑容。
“请问这里的贤人?”
听到马服君的质问,百姓们交流着,过了片刻,方才说道:“乡野有个唤作卜的年轻人,他是孝顺父母,关爱邻舍的贤人,曾经在外游学,认识文字。”,赵括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他在什么地方呢?”,从不远处站起了一个腼腆的年轻人,大概是因为乡人的夸赞而有些害羞,朝着马服君行礼拜见。
赵括点了点头,说道:“在我没有回到邯郸之前,就请您来担任乡邑正,带领百姓们耕作,惩治懒惰的人,奖赏有功的人,荣积累的财富,是属于百姓的,请您现在就将他院落里的粮食,牲畜等还给百姓,这些事,我都交给您了。”,卜认真的点着头,朝着赵括再次俯身行礼。
随后,卜就离开了,赵括就坐在这里跟百姓们继续攀谈,询问他们所遇到的困难,以及农桑的问题,那些上了年纪的老者,抚摸着胡须,颤颤巍巍的告诉赵括:“这里的荒地很多,可是没有足够的人来耕作。”,如今百姓所遇到的难题,跟未来的不同,将来的百姓是没有可以耕作的土地,而现在的百姓却是因为耕作技术不发达,而没有办法通过土地来养活家庭。
赵括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说道:“我听闻,人失,牲畜失,放上一段时间后,可以用在耕地上,能够增加收成。”,听到赵括的话语,百姓们非常的惊讶,面面相觑,有几个年长者却急忙说道:“马服君说的事情,我曾听说过,听闻秦人用失浇灌耕地,收成就能很好。”
“那您为什么不效仿呢?”,赵括更加的惊讶,他一方面是惊讶与原始肥料的出现,又惊讶与这些人明明知道为什么还不用呢?年长者摇着头,无奈的说道:“有地位尊贵的人说:这样种出的粮食是肮脏的,是不干净的,只有恶臭的西边蛮夷才会食用这样的粮食,不许我们效仿。”
原来赵国贵族这么早就开始追求绿色无害食物。
赵括沉默了片刻,摇着头说道:“若是觉得不干净,他们可以不吃,不用理会这些人。”
卜很快就清点出了荣的家产,荣的钱财似乎都用来与贵族结交,家里的牲畜,储存的粮食反而并不多,卜在进行分配的时候,赵括也在一旁看着,他是想要看看这位年轻人,到底有没有担任小吏的能力,不得不说,这位被当地的乡人所举荐的贤人,的确还是不错的,在进行分配的时候,做到了公平公正。
赵括点了点头,又说自己在巡查各地之后,还会回来,这才驾车离去,他想前往的地方还有很多,不能在这里逗留。
百姓们站在道路边上,看着远去的马服君的马车,俯身长拜。
直到马车都消失的不见了踪影,他们也没有起身。
赵国的郡县制并没有真正的完成,不仅是在称呼上,就是在当地的官吏身上,也能体现出来,县城与乡邑几乎都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是县城的城墙要高大一些,乡邑的城墙相对要矮小。用城墙来划分县城与乡邑,这实在是有些可笑。而地方之间的距离也很遥远。
或许是赵括的威慑力太大,赵括从邯郸赶往武安的道路上,每到一个乡邑,就已经有小吏学着廉颇的模样,赤裸着上身,背着荆棘来乞求赵括的原谅,自从廉颇创造了这种谢罪的办法之后,这办法就成为了赵国的一种时尚,一种谢罪的风格,只是,看着这些跪在地面上,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歉意的小吏,赵括只觉得,他们的行为是侮辱了廉颇。
赵括还是没有杀死这些人,他罢免了这些人的职务,又让当地人选出能够让他们信服的人,来担任当地的小吏。韩非跟他分析,这里的小吏都是武安令所安排的,这肯定是武安令不想被连累,所以将这些小吏推出来,想要断绝自己的责任。韩非继续说道:“等我们赶到武安城的时候,县令会押着他亲自处置的县中恶吏来见您。”
事实又一次证明了韩非的推测。
当赵括来到了武安城的时候,果然,武安令出城迎接,而在道路两旁,都是些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罪犯。赵括发现,韩非在这些方面真的是拥有惊人的直觉。县令唤作赵绪,与赵括一样,也是一位公室子弟,他跟那些底层小吏不同,他是受到赵王任命的官,赵括如今有王令,可以杀死他,但是不能找人替换他的位置。
因为任命县以上的上下大夫,这就是赵国的王权。
自从知道赵括携带王令出发的消息之后,赵绪就非常的害怕,他只是一个小贵族,凭借着自己的口才,结交了不少的朝中大臣,通过他们的举荐,得到了赵王的赏识,做到了如今的县令,他很精通察言观色,在自己担任县令之后,他就帮国中贵族,将他们的门客任命为吏,乡吏荣,就是他巴结董成子的产物。
为了更好的与这些贵人结交,平日里这些小吏无论做了什么,他都没有去理会。直到他听闻马服君要惩治各地的恶吏,带着大王的命令,离开了邯郸城,那一刻,赵绪手脚冰凉,险些一头栽倒,李牧在镇守武安的时候,他曾经跟李牧询问过马服君的事情,李牧说:马服君仁义,爱民,正直,不会放过任何的恶人。
在后来,他又在武安的城头亲眼看到了那几十万大军厮杀的惨况,亲眼目睹了赵括击退了战无不胜的秦国白起。
他害怕极了,他知道自己所纵容的那些,若是被赵括所发现,他一定会杀掉自己,而被这样的君子所杀掉,那他注定成为一个被后人唾弃的小人。在惶恐之余,他又听闻荣被抓,赵绪即刻下令,调查县中危害百姓的恶吏,又迅速将他们全部抓捕,哪怕是以后国中贵族为难自己,也不能就这样死在马服君的手里。
死在别人的手里都可以,唯独不能死在马服君的手里。
当赵括的马车停下来,那杆马服旗飘扬着的时候,赵绪却看到了一架战车,战车上染血的马服旗,拿着宝剑朝着自己冲来的马服君,赵绪一个哆嗦,再次睁开双眼,却是马服君微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赵绪急忙俯身行礼,赵括将他扶起,方才笑着说道:“我认识您,您是赵绪,当初险些跟着李牧丧命。”
不知为何,赵绪心里忽流过一道暖流,他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与您同宗,是您的晚辈。”,看着面前起码比自己要大二十岁的“晚辈”,赵括有些说不出话来,赵绪的出身并不高,也没有贵族的矜持,他挤出笑容来,开始奉承马服君的仁义与勇气,赵括只是笑了笑,跟着朝着城中赶去。
赵绪指着道路上那些人,说道:“他们都是武安城内的恶吏,他们的罪状我都已经罗列出来了,稍后就交给您来观看。”,赵括点了点头。
赵绪想要宴请赵括,赵括却并没有急着进他的院落,反而是在武安城内,跟百姓们聊了起来,赵绪胆战心惊的跟随在他的身后,这些百姓很多都是当初跟着赵括出征的将士,此刻看到马服君,格外激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他们最怨恨的几个恶吏,好在都已经跪在了道路边上。
没有人指责县令,这让赵绪松了一口气。
终于,赵括坐在了县令府邸里,县里的官吏们围聚周围,门客们站在他们的身后。赵括看着赵绪,亲切的说道:“您是一位好官,并没有做出危害百姓的事情,对于那些恶吏,您也进行了处置,这是非常对的…”,赵括看着众人,又说道:“我所要说的道理,是治国的道理。”
“国家的强盛,是看他的耕地里能出产多少粮食,看他能召集多少士卒,看他的百姓是否能勤劳的耕作,是否能英勇的杀敌。百姓,才是国家的根本啊,富贵的人认为百姓卑鄙,随意的欺凌,没有百姓的耕作,富贵的人也一定会饿着肚子,没有百姓来服役,再富贵的人也会落到被敌人杀死的地步。”
“所以保护百姓,这不是为了仁义道德,这是为了自己而可以做的事情。百姓们过的富裕,国家的户籍才能增加,粮食才会变多,百姓们感怀与富贵者的恩德,才会拿起戈矛来为国家作战,减少地方的徭役,增加当地的户籍,督促百姓们进行耕作,给与他们恩惠,这是富贵者能保持高贵的道理。”
“当初我的父亲杀死了平原君的门客,平原君要处置他的罪行,他说:赵国因为这些人的缘故而败亡,您是赵国的宗室,如果赵国灭亡,您能继续如今的富贵吗?我所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庇护危害百姓的官吏,或者自己来欺凌百姓,耽误农时,这是让赵国走向灭亡的事情,赵国灭亡,难道赵国的官吏不会成为敌人的奴隶吗?”
“我听闻,有种鸟唤作鸩,用它的羽毛浸的酒喝了能毒死人,可是有的人觉得自己口渴,就要喝下这样的酒而让自己毒发身亡。我听闻,有种鸟唤作…金鹅,它每天都能生下一颗金蛋,可是贪婪的人为了早些得到金蛋而杀死金鹅取走它腹中的卵。这难道跟我所说的不是一个道理吗?”
“治国的道理,就是如此,地方的官吏能够尽到自己的职责,能够呵护赵国的百姓,那赵国就一定会强大起来,这是对官吏们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事情。”,赵括认真的说着,而背后的韩非却是在迅速的记录着他的言行,韩非一直都喜欢写一些各地的趣事,而这次赵括的言语里,就让他想到了可以被自己记录下来的两件蕴含着道理的故事。
赵括说完了这些,忽然解下了腰间的玉佩,递给了赵绪,赵括笑着说道:“这是上君赏赐给我,因为我带领将士击退了敌人,如今我想要赏赐给您,因为我只是保护了武安城一次,而您却可以保护它更久。”,赵绪颤抖的手接过了赵括递来的玉佩,茫然的看着赵括那阳光的笑容,忽然,赵绪跪倒在了地面上。
“马服君…我有罪…我没有能履行职责,我为了结交贵者,纵容他们的门客…我并不是您所想的君子,我抓捕那些恶吏,也是因为害怕遭到您的惩罚,我不配得到您的赏赐和夸赞,都是我的错…”,赵绪跪在赵括的面前,呜咽得说着,眼泪不断的掉落在地面上,众官吏纷纷起身,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韩非奋笔疾书,太好了,第三件故事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