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bq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只會拍爛片啊 起點-第十二章 萬一我贏了呢?(第二更)分享-xuade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木村先生,你的《冥府之门》大概什么时候拍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冥府之门》是一个讲述人间与冥府之间的故事,我邀请了本国当红女星山口纪子参演,并特地请了韩国著名男星金忠兴参演,至于拍摄日期?呵呵,大概会在下个月月底……”
“木村先生,您对自己这部作品的期望是什么?”
“呵呵,其实,目标也没有多高,只要能够达到全球总票房五千万就好了!”
“天啊,您的总投资都超过五亿日元了,五千万票房,这个……您说笑了。”
“五千万美元!”
“哇!”
“……”
夜深了。
跟杨荣告别以后沈浪回到公司后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索性拿着手机看了起来。
正好……
他刷到了一个熟人,木村村木的采访视频。
视频里,在一阵尖叫声中,木村先生嘴角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此时此刻,他确实拥有自信的资本。
刚在威尼斯电影节摘得大奖荣光无限,新剧本又拿到了五亿日元的项目投资(折合人民币三千两百万),再加上一些林林总总的广告费,这一波木村大概能臭屁上天了。
“很好,很好!”
沈浪又看了一遍关于木村木夫的采访视频以后眯起了眼睛,随后低头看起手上一叠关于R本恐怖片和华夏恐怖片的资料,看完以后又上网搜了很多部目前电影圈恐怖片市场的各项评分以及影迷们的各项评论……
“华夏恐怖片的切入点都怪怪的,成本都花在了不该花的东西上面……”
“很多东西都可以省略掉……”
“大多数华夏恐怖片都是以女主角的身材为吸引点,然后在惊恐之中,女主角会露点东西,然后……”
“基本上清一色的华夏恐怖片都是运用了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套路桥段,比如,有些地方不该去,他二话不说脑残就去了,也没有任何逻辑理由,这样的狗血套路,观众们都看厌了,肯定没有市场……”
“还有就是,说我要站完最后一班岗,还没站完就挂了……嗯,狗血……”
“新意,市场需要新意,老的东西终归是要被淘汰的!”
“……”
分析着分析着,沈浪眼皮就厚重得不行,随后他闭上了眼睛,沉睡了进去。
睡梦中,他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似乎梦想到了一家孤儿院,但是,孤儿院里却没有一个孩子……
……………………………………
第二天一大早沈浪就起床朝着张升老师的咖啡厅走去。
当沈浪走进去的时候,沈浪看到张升正一个人静静地喝着早茶,咖啡厅里空无一人。
“来了?”看到沈浪推门而入的时候,张升对着沈浪点点头。
“嗯,来了……”
“坐吧,想喝点什么?”
“随便来点就行。”
“好,我这里刚好有一杯做好的拿铁。”
“嗯。”
张升似乎不太喜欢光明,一直喜欢坐在角落里的阴暗处。
他递了一杯热腾腾的拿铁给沈浪后,又看了看沈浪的包。
“剧本带来了?”
“嗯,带来了。”
“我看看……”
“好!”
“你是不是每次出门都带一堆合同?”
“咳咳,以备不时之需嘛,万一要签的时候没准备合同,这多尴尬啊。”
“呵呵。”
当张升看到沈浪拿出剧本,并且又稍微晃了晃一叠合同以后,不自觉摇摇头。
张毅君之前评价过沈浪,那就是这家伙出门基本上贼不走空……
看来,还挺有道理的。
“沈浪,我看了新闻,你这部电影请了很多非专业人士,而且投资只有两百万左右?”
“嗯,对,老家的几个老乡五十万投资,五十万广告赞助费,还有我自己个人也投资了一百万……”沈浪点点头。
“两百万投资可请不到好的演员……”
“张叔,说一句文艺点的话,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是好的演员,只要他有属于自己的剧本和故事……”
“沈浪,你挺有自信的。”张升看着认真无比的沈浪以后,他笑了起来。
“之前倒是没有自信,不过《我们的青春啊》给予了我很大的自信,当然,我不觉得我是一个很厉害的编剧,但我现在拥有了试错的成本,就算我新电影扑街了,我饿不死……”
“你觉得什么是好的编剧?”
“把故事讲好的人,叫作家或者编剧,把故事拍好拍完整的人叫导演……”面对着张升,沈浪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反而如同同等级一样平静地回答着张升的话。
“你像一把出鞘的剑,锋芒很盛……”
“张叔,你看得到我锋芒很盛,但是,我却磨了很多很多年的剑……”
“你才大学毕业,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张升看着沈浪的表情以后莫名哭笑不得。
“嘿嘿,张叔,跟你说话如果像个小毛孩一样,你还会把我放在和你同一个层次吗?如果不平等了,你的合同,我估计就签不下来了……”
“哈哈。”张升笑了起来“沈浪,你这部电影打算怎么拍?”
“我把角色分为两类,一类是重要角色,比如说张叔,你在电影里面扮演一个凶徒……”
“凶徒?拿着刀的那种?”
“不!你手里没有任何武器,除了凶徒以外,我更希望把你当成是一种命运的诅咒……”
“宣扬封建迷信可不好过审……”
“所以啊,我就叫你凶徒了嘛……”
“既然我是凶徒的话,我在电影里应该做什么?你的剧本里对我的描述好像只有两句话,一句话是不存在的人,另一句话是能够眼神杀人的人……甚至,我杀过的人你也只用A,B,C,D标注出来……沈浪,眼神能杀人,这个是怎么杀人?和美杜莎的一样?”翻开剧本以后,张升很奇怪地看着自己的人物简介,随后来了兴趣。
“张叔,跟美杜莎不一样,美杜莎是石化人,而你在这里面的人物是真正用眼神杀人……全程没有任何一句台词……”
“有意思,继续说……”
“张叔,我曾经看过一个用勺子杀人的,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存在,你用枪打不死他,刀刺不死他,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用勺子,一勺子一勺子打你,不管是在睡觉,上厕所,还是吃饭……但是,其他人却看不见这个拿着勺子的杀人狂……”
“这个倒挺新奇。”当听到沈浪说到这的时候,瞬间张升心情就很浓了。
“其实,我当初也想用勺子的,但是后来我放弃了……”
“为什么不呢?这是一个很有噱头的工具。”
“一根香蕉都被这些人举报了,那么,我啥武器都没有,我就盯着你看,你总不能举报我角色眼睛太毒,带坏小朋友吧……”沈浪摊了摊手“很多小说里都假设,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已经死了N次了,那么我干脆就把这句话当真……”
“哈哈,沈浪,那我这个角色应该做什么?需要做什么?”张升笑了起来。
“不需要做什么啊,张叔,你只需要呆呆地看着人就好了,张叔你本来就长得很凶,不像好人……咳咳……总之,都不需要怎么化妆……”
“所以,我就活该演反派?”张升听到这的时候顿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咳,咳,张叔,您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那不是可惜了吗?我自从第一眼看到你以后,我就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然后就忍不住……”
“行了行了,说你胖还喘上了,沈浪,记住,这部电影里不能出现鬼,不然审核过不了,你明白吗?还有,别在国内审核不了就一通乱剪跑到国外上映,这种行为影响很差,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新锐导演,有点创新意识,而副导演陈深有些能量的话,你起码一年要禁导……”
“我明白啊,这中间,陈叔也帮忙说话了吧,嘿嘿……”沈浪笑了起来。
“华夏这些年的新锐导演……简直,一代不如一代,看看拍的都是啥玩意,蠢驴木马……你看看好莱坞……很多人都怪有关部门,说有关部门扼杀了创意,但是,也不想想,他们拍的那些东西能上映吗?我们这些人不是不懂艺术,而是不懂那些剑走偏锋的哗众艺术……”张升没有说什么,而是唏嘘地叹了口气。
“张叔……你好像有故事……”沈浪一呆,随后敏锐地感觉张升这次突然叫自己过来的原因似乎是另有所指,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往事,或者……
张升离开有关部门,是不是……
跟什么东西有关?
沈浪随后眯起眼睛。
“沈浪,我知道你很厉害,我也不瞒你,今天叫你过来是看到了你的电影名《冥界之门》的原因……”
“这个名字违规?”
“不算违规,但是,木村木夫的新电影叫《冥府之门》,联系赵宇的《我们的青春》以及你的《我们的青春啊》后,我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张升露出了一丝追忆。
“等等,张叔,那个木村木夫抛弃了华夏国籍入了R本籍,是不是跟你有关系?或者说,你们肯定认识,同时有一段故事?”沈浪通过张升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唏嘘以及表情以后顿时一震“张叔,木村木夫,该不会曾经是你的学生吧?”
“……”张升盯着沈浪,眼神带着一丝锐利。
这种锐利让沈浪莫名窒息。
此时此刻的张升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淡定模样。
大概过了一会以后,他幽幽一叹。
“张毅君说你像个怪物……没想到……你这个人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猜对了?”
“不,没猜对,但是……总之,沈浪!这部电影我同意参演,有点意思,当然,我也很期待你能用两百万,再用这些人能拍出什么样的电影……只要你在规则里,我都会支持你,多拍点有意思的东西……”张升摇摇头,算是给了沈浪一个承诺。
“嗯……”
“沈浪,投资够吗?”
“够了!”
“嗯……不要输得太难看……”张升接过沈浪的合同签完字以后看着沈浪。
“张叔!我们的电影还没拍呢,怎么就先说输……”沈浪摇摇头。
“哦?”张升下意识看着沈浪。
“万一赢了呢?”沈浪收好合同,眯着眼睛看着张升“张叔,谁规定,我用这些没有表演经验的演员,就拍不好电影呢?谁又规定,我只有两百万投资就拍不好电影呢?又谁规定,我们就会输呢?”
“……”
“就算是奇迹,也是人创造的吧!”
“……”
“就试试呗,万一我赢了呢?”
“……”
站起来的沈浪刚好在灯光下。
张升默默地看着沈浪。
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很正常……
但,沈浪的一番话说起来,竟有种热血的感觉。
沈浪说的话很狂妄,但是,这种狂妄又不是目中无人,甚至不太让人反感。
“张叔,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我会赢!赢了以后,请我吃一年的咖啡怎么样?”
“好!那你输了呢?”
“输了就不请我吃一年的咖啡呗……”
“哈哈哈。”
张升哈哈大笑,随后无可奈何地不断摇头。
这家伙……
输赢他都不吃亏。
……………………………………
离开这家咖啡厅以后快要中午了。
沈浪想起自己似乎还有一件事要做……
什么事呢?
对了!
周叔!
周叔现在好歹也是一个电影圈名人了,现在他需要一个经纪人,同时需要一家经纪公司。
自己得给周叔找一个经纪人,至于经纪公司,自己的公司也有这种性质在里面没问题。
那么,经纪人到底是……
这个时候,沈浪脑海中突然冒出了陈芳陈姐……
随后陷入沉思。
陈姐是在星皇经纪公司吧,星皇对陈姐待遇很不错,而且自己现在连像样的公司都没有,实在是缺少谈判的筹码……
那么,该怎么办?
总之,先去见见陈姐!
想到这的时候,沈浪掏出了手机。
“喂,陈姐?现在有空吗?我想请您吃顿中饭……”
“……”
打完电话以后,沈浪又在张升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又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张叔……有包厢吗?我想订个包厢……”
“蹭饭?”张升看到沈浪的模样以后平静问道。
“啥,我付钱的!张叔,我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吗?张叔,我跟你说,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实际上是一个很大方的人……”
“去1号包厢,包厢里有菜单,想吃什么,早点扫码点,我早点做……小刘,你带沈浪去包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