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1z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第二百零二章 就你話多!展示-de275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情报成员总是很容易值得被人相信。
毕竟照美冥获取情报的手段比较单一,而且鬼灯满月的弟弟鬼灯水月还在她的保护之下,她对于鬼灯满月还是十分相信的。
鬼灯满月可是二代水影大人的家族后裔,怎么可能会背叛雾隐村给她传递假情报呢?
鬼灯满月匆匆向照美冥传递了一堆情报之后,带着重病的林檎雨由利回来向上原奈落复命。
他们回来的一路上,林檎雨由利这个最后一位没有投靠晓的忍刀七人众,对鬼灯满月渐渐有些好奇起来。
兄弟两个实在是长得太像了。
林檎雨由利从朋友鬼灯水月的口中,他的哥哥鬼灯满月一直是个混蛋,是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叛徒。
现在看来,鬼灯水月的态度难免有失偏颇。
鬼灯满月并没有弟弟口中说得那么坏。
比起鬼灯水月那个幼稚的小伙伴,林檎雨由利还是更想了解鬼灯满月这位号称能够通灵七把忍刀的天才前辈。
鬼灯满月似乎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叛忍。
这个男人就像是个谜团一样,让人忍不住想知道更多。
可惜鬼灯满月的嘴巴很严,一路上几乎没有吐露任何消息,唯一告诉林檎雨由利的,就是可以帮她治病。
“为什么要找人帮我医治?”
林檎雨由利挑了挑眉毛,嘴角露出一口尖锐的小牙:“前辈是因为我是雾隐村第一位女性忍刀七人众,是你的后辈,还是因为我是水月的朋友?”
“…因为有人需要你的力量。”
鬼灯满月的回答非常直男,甚至比起他的上司丝毫不会逊色,而且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更想直接杀了你,毕竟你的力量并不强,甚至扛不住大人的一击,我不觉得有必要让你加入我们。”
“大人?”
林檎雨由利的脸上明显更好奇了,她紧盯着鬼灯满月的脸色,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东西:“什么大人?前辈现在的主人吗?真是好奇啊,能够征服满月前辈的人…”
“……”
鬼灯满月懒得理她。
因为林檎雨由利很快就见到了鬼灯满月口中的大人。
清晨。
雨之国的未名湖。
这里是晓组织基地的附近。
鬼灯满月和林檎雨由利赶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青年忍者站在湖边修炼,他只是在练习简单的结印。
就是这个结印速度嘛…
忍界其他忍者结印的时候都是生怕自己的速度不够快,让人根本看不清手势甚至看不到动作。
然而这个青年忍者练习结印的时候,速度慢得仿佛在做瑜伽,让人看得一阵火大。
“不要去打扰大人修炼。”
鬼灯满月拦住了林檎雨由利的脚步,专心致志地望着在湖边修炼的青年忍者。
“前辈,我们要见的不会是这个人吧?”
林檎雨由利看着湖边那个练习结印的青年忍者,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神色难看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是在学习水遁·水龙弹的结印手势吧?”
“没错。”
鬼灯满月点了点头。
林檎雨由利又看了鬼灯满月一眼,迟疑着开口道:“他刚才一个手印出错了吧?前辈确定这是在修炼?”
“嗯,我看到了。”
鬼灯满月又点了点头。
林檎雨由利的眼神更奇怪了,她的脸上甚至有些费解,或许鬼灯满月前辈并不在意这位所谓的大人?
根据林檎雨由利的观察,那个青年忍者身上丝毫没有半点儿强者的气势,甚至有点儿像个蹩脚的下忍。
为什么鬼灯满月要投靠他呢?
下一刻。
湖边的那个青年忍者完成自己错漏百出的结印手势,冲着湖水高声喝道:“水遁·水龙弹之术!”
刹那之间,风起云涌!
一条足有数百米甚至上千米长的水龙从青年忍者的身边凝聚出来,那条水龙不仅体型庞大,甚至长相也是栩栩如生,连一缕鳞片都能清晰可见!
林檎雨由利的目光微凝!
青年忍者释放的水龙弹之术的威力,比起其他忍者的术式威力,绝对要强上十倍不止!哪怕是在湖边借着湖水的优势,这也足够让人惊讶了!
单单只是水遁忍者的威力上,林檎雨由利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能与青年忍者的水龙弹之术媲美的忍者。
啪啪啪啪…
正当林檎雨由利还在惊叹的时候,鬼灯满月早已鼓起了自己的手掌,轻声赞叹道:“真可怕啊…不愧是上原大人呢!”
“哎,过誉了过誉了。”
青年忍者满脸谦虚地冲着鬼灯满月摆了摆手,转头看向了林檎雨由利:“刚才我都听到了,我的结印手势好像确实错了一个…”
说完这句话之后,青年忍者拍了拍林檎雨由利的肩膀,一道光芒笼罩在林檎雨由利的身上。
正当林檎雨由利诧异自己身上笼罩的这团光芒是什么的时候,青年忍者忽然伸出掐住了她的喉咙!
“呃啊?”
林檎雨由利惊愕不已。
青年忍者嘀嘀咕咕道:“就你话多!我不知道手印结错了吗?难道我还要重新结印吗?四十四个印呢!”
说完之后,青年忍者干脆利落地扭断了林檎雨由利的脖子。
直到意识彻底丧失之后,林檎雨由利简直都不敢相信,她只是顺口提了一个错误,就要被人直接杀掉了吗?
这个青年忍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怎么比他们雾隐忍者还要嗜杀!
林檎雨由利的尸体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下一秒,林檎雨由利的意识重新回归,茫然地抬起头打量着周围,就像刚才只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不,不是噩梦。
林檎雨由利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真的死了,灵魂甚至都即将脱离身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重新复活了过来。
青年忍者俯下身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忍者:“你的身体怎么样?感觉病好了吗?”
“……”
林檎雨由利下意识地想起了病痛的折磨,然而她却再也没有感觉到病痛,只是觉得自己脖子有点儿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是治病…
还是被眼前的人杀死,又被他重新复活了?
“看来病好了。”
青年忍者轻笑了一声,蹲在了林檎雨由利的面前:“既然现在病好了,那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部下呢?”
“如果我不答应呢?”
林檎雨由利抬起头问道。
青年忍者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那我一直不断重复一个过程,杀掉你复活你,再杀掉你再复活你,反正我的查克拉很多,就看看我们两个人谁更有耐心一点…”
青年忍者漫不经心地继续道:“最终的结果,要么是你彻底放弃向我臣服,要么是我彻底放弃直接杀了你。”
“……”
林檎雨由利心中一紧。
然而下一刻,这个青年忍者又继续道:“当然,即使你死了之后估计也不会太好过,我也可以控制你的灵魂。”
林檎雨由利无语地看了一眼青年忍者,慢慢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这还让她能怎么选!
林檎雨由利思索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即使我要投靠一个人,总要知道自己的新上司是谁吧?”
“唔,我叫上原奈落。”
青年忍者伸出手把林檎雨由利拖了上来,开口夸赞道:“恭喜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林檎雨由利:“……”
看到林檎雨由利加入上原奈落的麾下之后,鬼灯满月才开口道:“大人,那我现在带她去见小南大人和佩恩大人。”
“嗯。”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随意地招了招手道:“她的实力还不够强,暂时就让她跟着你们一起行动吧!”
“明白。”
鬼灯满月带着林檎雨由利离开之后。
上原奈落悄然打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看了看自己击败林檎雨由利的任务奖励,这是他最后一个击败的忍刀七人众。
支线任务:获得40个自己的部下(4/40),任务未完成,奖励未知。
支线任务:击败忍刀七人众(7/7),任务已完成,奖励隐藏传承任务一次。
隐藏传承任务:我将在你的坟墓上起舞!说出一个正确的名字。
这是一个喜欢跳舞的英雄!
宇智波斑一定会有共同语言。
上原奈落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提起了那个永远在被人砍的名字:“刀锋舞者艾瑞莉娅!”
任务已完成,英雄传承开启。
锋刃:获得查克拉武器锋刃,可以自由操纵锋刃攻击,每柄查克拉锋刃存在期间,每秒消耗查克拉1点。
利刃冲击:向一个敌人发起冲锋,每当杀死一个敌人之后就会重新刷新此技能,技能消耗查克拉20点,技能冷却时间无。
距破之舞:操纵着所有锋刃出现在自己的周围防御,减免自身受到50%伤害,技能消耗查克拉70点,技能冷却时间无。
先锋之刃:朝着直线方向射出所有查克拉锋刃,最终形成一片由锋刃组成的铁幕包围圈,技能消耗查克拉100点,技能冷却时间无。
上原奈落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掌,一柄柄奇形怪状的查克拉锋刃出现在他的背后,这些锋刃长得有点儿像忍界一种回旋手里剑。
这个传承太弱了。
说实话真没什么用处。
不,还是有用的。
上原奈落操纵着一柄柄锋刃猛地射入了一棵棵大树,随即这些锋刃又在他的操纵下飞了回来,重新悬浮在他的背后。
至少这东西很帅。
这一天,晓组织低调地加入了一名新成员。
雾隐村在这一天丢失了他们的最后一把忍刀,也丢失了最后一位忍刀七人众。
然而远处雾隐村的照美冥丝毫未觉,整个雾隐村遇到了新的麻烦,那就是宇智波带土的骚扰。
整个忍界都开始承受着宇智波带土的骚扰。
而且没有人知道宇智波带土到底想干嘛,这家伙似乎只是单纯地时不时袭击各大忍村,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
当然谁也不会认为,宇智波带土只是刷存在感。
可惜的是,面对宇智波带土的骚扰,各大忍村也没什么办法,除非提前埋伏,否则不可能抓到他。
但是谁又能查到宇智波带土现身的地点?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宇智波带土的名声越来越臭。
黑绝也摸不清宇智波带土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肯定是想破坏月之眼计划,因此黑绝也变得越来越心急。
上原奈落倒是稳如泰山,因为他知道那个宇智波带土是药师兜用白绝外衣伪装的。
自从药师兜在龙地洞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成功地掌握了仙人模式,就开始遵照上原的命令执行任务。
上原奈落估摸着三尾重生的时间,也是晓组织收集尾兽计划开始的时间,才让药师兜暂时停止了行动,让他散发一下大蛇丸死在了实验中的消息。
除此以外,上原依旧命令药师兜继续在忍界挖掘那些强者的坟墓,慢慢让他引起黑绝的注意。
这样一来,黑绝别无选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