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5hc精品都市小說 仙聲奪人-第890章 海域展示-kfopm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面前这条河的水源来自上游的海域,那片海域很大很眼熟,她曾经在那里杀了不少人。
而今那片在未来颇有传奇色彩的海碧蓝清澈,生机勃勃。
“我一路走来,还没有见过那片海呢。”容娴面上带着向往和好奇,像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孩子。
齐少誉失笑道:“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只是一片普通的海罢了。”
容娴意味深长道:“是吗?我还以为这片海有里有宝藏呢。”
齐少誉将右手攥成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掩去了笑意说:“海里有宝藏是那些散修乱传的,息姑娘不必多想。”
没想到这人竟然会信这么荒谬的传言,难不成他真看错了这人?
齐少誉掩去了眼里的探究,像个阳光大男孩一样:“息姑娘若是想要看海,我可以带你去转转。”
容娴摇摇头,兴致缺缺的说:“不麻烦了,连宝藏的事情都是假的,想必那海也没什么好看的。”
她与齐少誉转悠了一天后,二人在夜里默契分开。
第二日,容娴悠悠达达的来到了那片海,可以说是将#睁眼说瞎话#诠释的淋漓尽致。
她懒懒的站在海边,右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海边的沙石,偶尔伸手握一把细沙,轻轻感受着它从手中划过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她随意的想着,现在她握着的这把沙子跟一万五千年后的沙子有什么区别。
可想了片刻后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她想到有人问过同一个兴致的问题,古人看的月亮和现在的人看的月亮有没有区别。
悠闲度日了几天后,容娴确定身后盯着的她的人放松了下来,随手拔下头上的八宝珍珠翡翠簪朝着海里一划。
海水像是被剑劈开一样,从中间露出一条足够两人走过去的路。
容娴身形一闪,落在了海底露出来的道路上。
随着容娴的前进,身后两边的海水快速的汇聚在一起,淹没了来时的路。
当容娴走在海域中心的时候,海中的那条路已经被海水掩盖,不留半分痕迹。
容娴站在海域中心,目光直直刺向远方。
不过须臾功夫,一条约七丈长的大鱼张着腥臭的大嘴,露出尖锐的牙齿朝着容娴而来。
庞大的阴影将容娴彻底遮盖,大鱼周身的威势可以与天仙巅峰级别的强者相媲美。
而就在容娴进入海底的瞬间,齐少誉带着一群人站在了海域一角处,目光冷漠的看着这一幕。
“王,现在要动手吗?”身后一人询问道。
齐少誉、或者说是禺少岐,夏王朝的国君。
此时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海域,目光幽深冰冷,那种运筹帷幄的强大气场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掌控在手里。
这才是那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算计魏国君复乐的人。
大胆心细,心狠手辣。
为了得到魏皇的归心,他把安插在魏国的所有人脉资源都用上了,等成功替换了归心之后,他的那些人手也就废了。
那可是他千百年下来才辛苦布置的人手。
不过能得到归心也就值了。
偏偏在紧要关头出现了差错。
归心被前往冥王朝的特使发现了,并将其随手放在了上贡给冥王的贡品里。
禺少岐当时差点心梗,好在强大的定力让他立刻稳住了。
但冥王朝是新建立的王朝,里面的官员臣属尽数都是鬼修,他还没来得及安排人手。
或者说中千界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安排进去人手,且还要担心冥王抽冷子给他们一刀。
毕竟论起人手来,冥王可以说是最不愁的了。
无论生前是天骄、帝王将相、还是权势滔天的强者,死后都归了冥王管辖。
可以说,只要冥王活着一日,她就是所有人的王。
也正是因为冥王身份的特殊和其实力的强大,禺少岐不放心其他人进入冥王朝。
他犹豫了许久后,终究还是放下了一切政务,亲自前往冥王朝,只为将归心完整的带出来。
没想到最终却被冥王给发现了。
若是普通人他倒是不担心,但冥王他就不敢保证了。
只有仙朝国君才能发现归心的真实面目。
偏偏冥王是天道承认的阴世王朝国君。
禺少岐在冥王朝暗中查访很久,归心却在他与冥王见面的那日失去了踪影。
禺少岐很难不将怀疑的目光落在冥王身上。
哪怕只是一丁点儿怀疑,他也必须去求证。
之后在大夏的这次见面也是他静心设计的,为得便是引到冥王前往他所说的位置,无论是哪里他都将在那里埋伏。
没想到冥王真就来了这片海域。
等了片刻后,禺少岐察觉到海底传来阴气的波动,目光颤了颤。
直到海中波涛汹涌起来,他确定冥王与海内的海怪打了起来,这才吩咐道:“去将寿龟引过去。”
身后有人无声的应了一声,悄无声息的飞进了海里,朝着大鱼相反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此时容娴正在与大鱼斗法,这片海里养了无数生灵,也滋养着大半个北疆部洲。
一旦她不小心将海域毁了,那就是滔天的灾难。
她克制着没有开大,与大鱼针锋相对许久,二者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这时,海水波动了下。
与容娴对战的大鱼鱼鳃飞快地动了几下,灵动的眼神朝着容娴左侧看去。
海底一片幽深黑暗,一只庞大的好似小岛一样的大龟似慢实快的游了过来。
这只龟很大,脖子扬起嘴巴张的大大的。
凡是路过的大鱼或者小虾螃蟹等等,都被它一口吸进了肚子里。
它的肚子好似是个无底洞,怎么吃都吃不饱。
此时游走过来的大龟看着大鱼与容娴的眼神冷酷极了,那种捕食者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对生命的冷漠在大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比大鱼还让人恐惧。
大龟的眼神看过来时,容娴深知感觉自己是被盯上的食物。
容娴并未感到冒犯,毕竟她看大龟的眼神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
现在她感兴趣的是何人在背后搞鬼,目的是什么。
容娴微微阖目,将她创建冥王朝后发生的事情尽数过了一遍,不过眨眼的时间她便睁开了眼睛。
她将注意力落在了归心与禺少岐身上。
北疆部洲是她的封地,若非有天大的利益在,没有人会与她为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