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ps7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明尊 起點-第一百三十五章太白劍宗,寶會開始讀書-o6gpv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朝天宫坊市中,一位宫内的执事等在蜉蝣商行的后门,看到一架云车驶来,连忙躬身上前,低声道:“王爷!”
车中的人并非掀开帘子,只在后面低声道:“进去再说话!”进了商行的后门,那位执事恭敬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车上的司马越缓缓下了车架,进入了静室之中。他负手站着,听着跪在下面的人低头回报:“禀王爷,那人进了坊市之后,被常兴安排在朝天宫一处小院落脚,白日里见他出去,只是闲的乱逛,并未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
“唯一的嗜好,可能是好酒……”
说着他将一柄铁剑奉了上来:“此人逛了半天,只在经过酒楼闻到酒味的时候,拿着这柄破剑,去换了一葫芦酒,说好了明天来赎。”
司马越拎起那柄铁剑,看了两眼,冷笑一声:“这般作态也说明不了什么?道院真传多有怪癖,装作穷酸落魄又有什么奇怪,还有元神真人就爱乞讨呢!堂堂结丹修士,一壶酒都买不起……自欺欺人!”
下方的执事小心道:“那王爷,不久之前王家的人便来赎回这铁剑,我让那边还在搪塞,不知……”
“还给他们罢!”司马越不屑将剑扔还,下方的执事这才松了一口气,纵然是为东海王做事,他也不想惹上王家。上方的司马越沉默许久,突然对身旁的宦官道:“好酒未必是真,但既然剑术惊人,多半对此才是真心喜爱,你去将我珍藏的上古太白剑宗纯阳一气剑拿来,在他必经之处露一露。”
“是!”宦官低头回道。
钱晨回到小院,便看到一人捧着青石剑匣,正在院前等候,钱晨看了一眼打开的剑匣,便摇头笑道:“是我贪杯抵了剑去,还要劳烦你们去赎!”
那人礼数做足,恭敬道:“先生是我家公子的朋友,本家在坊市中也有一份产业,添为地主,理应由本家招待。公子性子冷清,不喜欢我们随侍在旁,这才一时未能顾及先生,已是失了礼数。我已经吩咐过,先生在坊市之中的一应花费,都无需理会,自有本家来会钞。”
钱晨接过青石剑匣,摸了摸剑匣的材质,摇头笑道:“我这破剑,什么时候也值得拿阳青石来承奉?真就是买椟还珠?”
说罢便还回剑匣,自己依旧拎着破铁剑,径入院中。
钱晨壕气惯了,偏偏碍于人设,如今‘身无长物’,别说腰间葫芦里的元气灵丹,就是向司倾城换的那厚厚一沓三山符箓都不能用。因为自身的灵觉感应到,各处都有人在暗暗观察他,便选了一家恶意最重的,假装换酒,把腰间的铁剑抵了出去。他倒也没有在剑中放上一只无相秘魔什么的,这等败坏人设的事情,需要格外小心,这朝天宫坊市不是没有高人,若是叫人看出他一剑道散修,使得一手好阴魔,他苦心经营的人设就崩了呀!
但只凭他用过这铁剑,便能遥遥用剑意锁定它的所在,钱晨一边闲逛,一边以神意锁定铁剑的行踪,却是意外察觉了一个有趣的气息!
他正要暗中脱身潜去探一探那人有什么鬼,忽然见朝天宫直通青冥的一道直通青冥的禁制突然探下一艘飞舟,正是王龙象乘坐的那一艘,王龙象也是道门真传,修得根本法门虽然钱晨未曾完全试探出来,但一身法力也是先天清气之属,每日修行也要吐纳九天清气,钱晨算了算时间,发现王龙象真不是浪得虚名,纵然修为到了顶,非是一意苦修能够突破,依旧每日花费数个时辰来打磨法力。
这般勤恳,就非一般人能坚持的。
钱晨看到飞舟落向自己的小院,便起身迎了上去,笑道:“我正四处寻你不得,原来这朝天宫还有这般便利,能叫人到九天之上练气!”
王龙象诚恳道:“这道禁制只许道院的修士上去,倒是不好邀请道友!”
钱晨笑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之前杀的魔道妖人叫我夺得了他的乾坤袋,本想拿些出来换用一二,但却担心其中许多恶毒法器和天材地宝,修行资粮颇有特异,担心落入歹人之手,助其作恶,所以想问你有没有妥善一点的处理方式?”
王龙象笑道:“之前听常兴说过,道友想要一观朝天宫的宝会,所以才特意下来,带你去见识一番。”
“你把魔道的法器和材料给我,我帮你换成三山符箓,道院之中都有渡炼魔道法器,化邪为正的办法,对门下弟子上交魔道之物也有奖励,我这边先换给你。其他的你可以在宝会之上出售……散修之中,左道之法甚是流行,这些东西也比较好卖,可以换些何意的东西。”
王龙象与钱晨熟悉了之后,说话总算不那么困难了。
魔道的法器从不轻易出售,这也是正道中人一种无言的默契了,休看这只是一种未成明文规定的默契,只是这一遭,便叫魔道受了许多的苦楚,在中土,他们一应材料法器,都需要自己祭炼,经常就在寻找材料的那一步露出了马脚,被人给斩妖除魔了。
天色渐晚,已经快到宝会开始的时辰,常兴早早的来到钱晨院前,看到王龙象也在,微微吃惊,连忙在前引路,带着他们沿着宫中的回廊,来到了正东面一处面对大江开凿的石室之中。
这处石室甚是宽广,环绕室内雕琢了几处的楼台,皆用禁制掩饰起来,有一层淡淡朦胧雾气遮蔽。
石室内更是随意摆放着一些蒲团,布置有修竹、芝兰,几张长案还摆放着香茗、瓜果,看似随意实则野趣十足,最中心有一处略高一些的石台,上面端坐着一位白发白须,鹤发童颜卖相极好的老者,亦是结丹修士,便是此次宝会的主持者。
他身边还有几座略矮一些的石台,皆布置有禁制,盛放这一些此次宝会预览的宝物。
其中便有钱晨炼制的纯阳丹,放在一个玉石葫芦里,温养着丹气。
石室东边已经被打通,直面汹涌的大江之水,上面还停驻着数十艘各式楼船,还有人带着奴仆在楼船甲板上旁观宝会,石室内、楼船上不算那些道童奴仆,加起来便约有上百人,皆是道气昂然的修士。不消多时,便有数百只鹦鹉从一处楼阁之中飞出,在每一位修士面前都停了一只,飞到钱晨这一桌的鹦鹉看到他眼生,便开口解释道:“贵客面生,想来是第一次来我们朝天宫宝会,小的的种族天生异能,除了学舌说话,还能同心同意,尊客若是看中了什么宝物,只要把出价告诉我便可!”
“宝会买卖,除了宝主要求的以物换物,只能以三山符箓出价。”
它回头怯生生的看了一眼钱晨身旁的王龙象,低声道:“尊客若是有什么天材地宝,法器材料想要换成三山符箓,给小的说一声,便有专人来为尊客换取。原本尊客应该将符箓交由我,才能出价。但既然是当世真龙带来的友人,就且略过这一节不提……”
旁边的王龙象随手将五百张三山符箓放到了它身边。
那白毛鹦鹉便是精神一震,伸出爪子按在了那一沓符箓之上,兴奋道:“得咧!尊客压着五百张三山符箓……”
常兴指着石台上几件宝物介绍道:“宝会在月至中天之后才开始,在此之前,便是众人谈玄论道,结交交流的时间,这些宝物都是预先热场的。有意者,也可和宝主随意交易!”
钱晨微微点头,灵觉一扫,立刻便察觉到石室之中有不少神念在闪烁交流,其中那葫芦纯阳丹前,扫过的神念最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