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w2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愛下-第二十六章 無頭騎士-di2by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硝子,再不吃我们就得走人了哦?”夏油杰和莱尔各自填饱肚子,只有进入研究模式的硝子一直无视眼前精美的寿司、低着头写写画画。
硝子头也不抬道:“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再认真想想,这么复杂的术式我连其架构都没看明白,更别说搞清楚运作原理了,怎么可能毫无收获地回去。”
夏油杰苦笑道:“不……这里的环境不太适合你思考问题,还是尽早回家吧?”
“假若你们愿意继续提供阴阳术典籍,我可以从基本开始指导哦……虽说能不能学会还是看个人天赋。”之前就提及过,能轻易跨体系学习法术的人只有莱尔一个,硝子绝非网文套路中主角碰上的修行天赋突破天际的女弟子,“不过硝子你想有所进步的话,我能给你指明两条路,可能比单纯的术式改良效果更显著。”
“?”硝子抬起头来,眨眨已显疲态的大眼睛。
莱尔竖起第一根手指,“更加认真的学医,不能局限在现有医学水平上,医学的尽头是可以让生物不老不死的。”
“这个有点……”硝子汗颜道,她是治疗术式的天才,不是医学的天才,自然也有学医,可要求她取得足以拿诺贝尔医学奖的成就,那也太强人所难了。
莱尔竖起第二根手指,“搞清楚灵魂与肉体的联系,理论上肉体被消灭,都可以创造出重新容纳灵魂的身体……我目前也做不到这一点,可我被打成残废都能短短几秒间治愈,理论基础便在于此,你觉得仅凭细胞增生有可能达到这效果吗?”
“灵魂和肉体……的关系?”硝子双眼放空,这一句话可谓她今天的最大收获。
当然,这不代表她马上就能得到正确答案,更不代表她的治疗法术能迈入新阶段。
随后,莱尔和夏油杰走向收银台,付钱的自然是夏油杰,反正最终都是公费报销。
“黑人老哥,没想到你们店里的寿司很正宗啊,提供外卖服务吗?我想在家里来一次十五个人的聚餐。”有事没事召唤十二神将出来吃喝玩乐,可谓莱尔有钱后的常态,数年前连买零食的钱都算得清清楚楚的乡村少年早已远去。
黑人-赛门竖起大拇指道:“人多好,大伙儿一起吃寿司味道更好~就算原本没有外卖服务也会变成有哦!”
换言之,十五个人的订单太重了,值得他特地跑一趟,这也是莱尔故意说出聚餐人数的原因。
“多谢惠顾~!”
两人在赛门爽朗而不准确的日语中走出露西亚寿司店,刚好看见一辆黑色机车从眼前快速驶过,十数秒后神威驾驶着哈雷以同样的路线驶过。
夏油杰指着两台摩托车远去的方向问道:“他这是在干嘛?”
“估计想尝试一下从欧洲来的女人的味道。”莱尔耸耸肩。
“女人……嗯……”夏油杰用力翻白眼。
》》》》》》》
无头骑士,欧洲民间传说中的神怪,属于符合特定条件时普通人肉眼可见的诅咒类型。
本来它是手上抱着头颅、驾着无头马、执行类似死神职责的S(特)级诅咒,多年前被人以妖刀-罪歌偷袭盗走头颅,丧失记忆的同时实力大幅滑落,如今仅为B级诅咒。
后来其顺着身体与头颅的联系寻至东京,但未能精确定位头颅的位置。现正以‘塞尔提’为名,与一名性*癖猎奇的地下黑医‘岸谷新罗’同居,一边从事游走于法律边缘的搬运工的工作,一边寻找自己的头颅的线索。
因平日间只是穿着黑色机车夹克、戴着可爱的狐狸外形摩托车头盔、骑着爱马所变的黑色摩托穿行于池袋街道上,仅违反交通规则,并未伤害到市民,甚至有时还会见义勇为一番,阴阳寮不予处理。
“啊,塞尔提,欢迎回——”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岸谷新罗,听闻开门声就想打招呼,没想到被塞尔提一记飞扑撞翻,落入由黑色雾气形成的全封闭球体内。
这是塞尔提的能力,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的黑色雾气,既能起到视觉和听觉的作用,又能变成包括武器在内的具有质量的物品,运用方式灵活多变。
“痛痛痛……突然之间怎么了?又被交警追吗?”岸谷新罗习惯性地询问道,身为诅咒的女友一怕UFO二怕交警,本来就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凤傲天个性。
(我碰上了变态!)塞尔提的身体还在打颤,但这不妨碍她以掌上电脑写字发言。
“诶?”看着掌上电脑上的文字,岸谷新罗一愣。
都这个时间点了,街上跑出来十来二十几个变态很正常,问题是正常情况下是变态看见诅咒会被吓跑,而不是诅咒看见变态而被吓得浑身发抖。
(报警吗!能报警吗!我能报警吗!)没有学会靠黑色雾气产生振动发声的技艺的她,打字速度堪比低头族。
“请、请冷静下来,塞尔提。”岸谷新罗双手用力按在女友身上,竭力营造出安心的气氛,“先平伏心情,慢慢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平伏不下来!)外头传来关门和锁门的声音,是塞尔提的施为,(我在取货的时候,远远听见女人的求救声,走过去一看,发现有个男的在强X一个八尺大人。)
岸谷新罗歪了歪脑袋,“那个……我刚才好像没听清楚,受害者是谁来着?”
(八尺大人!身高八尺、穿着白色洋服的女性诅咒,我绝对不可能认错!)掌上电脑收回来,输入下一段文字,再朝向出去,(然后,八尺大人就在我眼前成佛了,我才知道那个男人是除灵师!)
“……这跟我想象中的除灵不太一样。”岸谷新罗眨眨眼,竭力脑补当时的画面。
很遗憾,作为一个没有灵感的普通人,他连八尺大人的外貌都得脑补半天。
(你猜那个除灵师说什么,他竟然是专门来池袋消灭我的!他就那样不穿裤子地冲过来,吓得我连忙攻击,没想到他竟然能用拳头将我制造出来的大镰刀打散!)
“这可真不妙!”岸谷新罗总算紧张起来。
塞尔提已经回到家了,显然并没有受到伤害,但被这么一个除灵师盯上,不管是成佛还是失身,作为男人他都接受不了!
(幸亏我跑得快,骑上修达就想回来,没想到那个除灵师穿上衣服后也骑着哈雷追过来,一直追了我十几公里路才被甩开!)虽然追击压迫力不如池袋的交警,但配合无关的因素,本趟逃窜路程是塞尔提担当搬运工后最为惊险的经历,(新罗,我要怎么办,出门再次碰上那变态除灵师该怎么办!)
“总而言之,先在家待个一段时间吧。”岸谷新罗认真思考好一会儿,这件事值得他给予最高重视,“……之后联系九十九屋,看看能否找到那个除灵师,塞尔提你又不是会害人的恶灵,说不准能让他放你一马?”
(真的会有这么顺利吗?)话题到达解决环节,塞尔提总算是冷静了几分,(话说为什么不找折原临也?)
岸谷新罗摆着手道:“不行不行,这种正经事不能找那家伙,他铁定会趁机坏心眼地挑拨离间,我可不敢用塞尔提的贞操赌那家伙与我的高中时代的交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