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3d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481章 建安十四年冬十月熱推-hxs7v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襄阳城城门大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显而易见,这不仅与关平的谋划不符,还与大家拿到的剧本不符。
这个时候关二爷挥手制止麾下士卒身形,并且让人把鼓声停下。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黄辉骑着战马,单人独骑的从襄阳城跑出来。
待到离人二三十步远,便下了战马,高声嚷道:“关云长将军,吾乃安民校尉黄辉,曹仁已经连夜跑了,如今我是襄阳的守将。
我等日夜盼望着刘皇叔能够掌握襄阳,今日绝不会与关将军对抗,还望关将军进城,掌握大局。”
“二哥,俺觉得有诈。”
张三爷侧头说了一句。
哪有打都没打呢,结果里面的人不仅说他要投降,关键是曹仁还连夜跑了。
找个面相憨厚的人出来,就是想要骗人!
张三爷瞪着豹眼,要是二哥言语一声,自己马上就一矛上去,把他给戳死。
顺便告诉曹仁,这点小计策别想着蒙人。
关平直接策马往前走了几步道:“曹仁昨夜跑的?”
黄辉见一个少年将军策马上前,也是放低身段抱拳道:“将军容禀,昨夜乃是蒯异度告诉我等征南将军因大水侵袭,染了病。
为了防止更多的士卒染病,便把征南将军带回来的所有人全都放在一个大院子里,免得染了城内的百姓,让襄阳成为一座死城。”
关平点点头,蒯越这套说辞很有说服力,大水过后容易有瘟疫,是个好借口。
“可是当关将军前来攻城的时候,我派人去请奋威将军满伯宁,竟然发现他也不在,遂大着胆子前往各处查看,所有曹军全都消失了。
故而某猜测他们昨夜已经逃出城池,故而迟了些,才前来开城投降。”
黄辉说的很大声,生怕旁人听不见,他的眼睛总是在瞧着那长髯,眯着眼睛红着脸的将军。
只有关云长相信了,这份功劳才算是安稳落在自己身上。
关二爷摸着长髯道:“既然如此,我便进城看一看。”
“关将军不可轻易以身犯险。”马良直言相劝,仅凭借一人之词,焉能让他相信。
如今形势不明,还是要小心为上,周公瑾可就是因为轻信曹仁撤出城池,才会中了毒箭,险些身死。
马良绝不赞同关云长将军以身犯险。
尤其是己方如此大的优势之下,犯不着前去赌命,安稳一些。
“关云长将军尽管放心,诸葛孔明乃是我的妹夫,在下绝无害人之心。”黄辉高声嚷了一句。
诸葛亮的大舅哥?
关平这才着重的打量了一下黄辉,他大哥面色普通,也不知道其妹黄月英到底是如何的相貌!
“关将军,正因为他是诸葛孔明的大哥,我们理应小心行事,黄家在襄阳城内,若是曹仁胁迫他前来诱骗关将军也不是不可能。”
马良又提了一句,这个时候亲兄弟为了各自主公的利益,都可以相互拼杀。
都是为了家族,若是他大哥在此相劝,马良他也不会轻易让关羽进入襄阳城。
投效一人,绝不能蛇鼠两端,与他人暗通曲款,否则名声一旦毁了,家族也会跟着落寞,旁人如何敢用!
“父亲,莫不如让城内的士卒全都出城投降,武器放在左边,如此一来,危险也就消散大半。”
关平提了个建议,己方不能冒冒失失的进入,那让他们出来就行了。
曹仁是真跑了还是假跑了,一试便知。
“此法最好!”
马良赞许的点点头,他方才一直反对关将军进城,却没有提出解决法子,干着急了。
倒是少将军脑子灵活,一举点醒局中人。
关二爷摸着长髯道:“黄辉,且回去让你麾下全部出城,出城之后,武器全都扔在左边。”
“喏。”
黄辉得了保证,骑马回城开始大声呼喊。
关二爷又下令变换军阵,不要围三缺一了,赶紧把四面全都围起来。
人群当中的蔡乌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没有想到征南将军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他不会真的弃城而逃了吧!
说好的诈降成功,等自己骗了关羽进城,一起立下不世之功,到时候为他在曹丞相面前说好话的称喏呢!
蔡乌攥了攥拳头,内心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这是一个骗局。
针对关羽的骗局,襄阳城易守难攻,征南将军如何能够连夜逃走呢!
这绝不可能!
“大侄子,你觉得黄辉投降是真是假?”张三爷策马上前问了一句。
这种事透露出玄乎劲。
毕竟大家都做好了血战一场的准备来了,现在看样子好像要兵不血刃拿下襄阳城。
即使昨日与城上对射,己方吃了亏,但与拿下襄阳城作为对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损伤。
“我也不清楚。”
关平有些泄气,准备了这么半天的法子。
连周鲂都冒着生命危险带人潜伏进去,只等着打开城门,迎接己方入城,擒获曹仁。
摆在这里的大功劳,眼瞅着就不见了!
眉眼抛过去了,结果曹仁不仅当做没看着,还赶忙风紧扯呼,生怕进了盘丝洞被吓傻走不了了。
这个眉眼难不成凶巴巴的吓到了曹仁!
满宠没有在曹仁身边吗?
关平记得当初曹仁都想要放弃樊城了,结果是满宠劝谏,然后还淹死了坐骑。
当众表态表示不走了,愿和大家共存亡,以此稳定军心。
这个时节,满宠怎么就不劝一劝曹仁要死守襄阳呢!
没了襄阳之后,曹军连残存的江夏郡北部都守不住的,甚至后面的上庸三郡也没戏能守住。
这一大片土地随着襄阳城的陷落,都将落入三兄弟社团的手中。
曹老板选择节节抗击己方的步伐,只有重点守住新野,宛城等地,才能有效制止己方北上的攻势。
毕竟有南阳郡的地势所在,由南攻北,难度颇大。
不仅从山势来说,若是水势,直接在河里放置铁索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即使他们目前没有战船,但对于如何破坏船只,想必都是有些较好的经验。
毕竟宛城守将也都是荆州人士,对于船只而言并不陌生。
襄阳城内的守军听闻投降的消息,皆是松了一口气,谁都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瞧着城外的人马,大多数人都是腿肚子战战巍巍的。
就这伙人,许久之前就让他们睡不好觉,如今又要来了,偏偏己方大败。
从襄阳城出去那么多人马,连带着汝南郡的几千人马,全都没了。
谁都瞧见活着回来的汝南郡士卒就那么二三百个,连他们的主将李通都被关羽给俘虏了。
这场仗还怎么打?
征南将军曹仁不是病了,而是逃走的消息传出后,更是没有了抵抗心思。
堂堂主将,他都弃城而逃了,凭什么还要自己一个小卒子为他卖命!
待到消息传到周鲂这里的时候,相比于其余曹军士卒喜笑颜开,松了一口气,他当即有些愣住了。
曹仁连夜跑了,竟然是真的!
守将黄辉决定投降!
这两个消息炸的周鲂整个人一动不动。
旁边一个士卒开口道:“兄弟千万不要想不开办傻事。
我们早就听闻刘皇叔爱民如子,关云长将军对待麾下士卒亲如兄弟。
现在咱们不用与其拼杀,是走了大运的。
昨日兄弟们还商量,要不要合伙砍了曹仁的脑袋,出门投降呢。”
“我没有想不开。”
周鲂的嘴角抽动了一二,若是方才魏延攻上来,他怕是第一个要做的就算砍死身边的这个曹军。
制造骚乱,为魏延争取更多的地方,只要他们上了城池,这夺城就算成了。
以他们的战力,周鲂不相信城内的曹军能抵挡的住。
“你为何不开心?”
“我开心。”周鲂努力的勾起嘴角,露出微笑。
“小兄弟你笑的也太难看了。”
这名士卒随即走远了些,并且对着身边的人指指点点,一会小心点这个人。
他发现这几个汝南郡的人好像是曹仁的死忠,若是他们敢暴动,一会就合伙拿了他们,正好没有什么功劳可以傍身呢。
周边的数人闻言皆是握紧了手中的环首刀。
打不过关将军,我还打不过你们曹军败卒吗?
周鲂瞧着前方那些士卒,止不住看自己的眼神,就晓得被误会了。
谁都多想要一些功劳,好在新东家面前表现一二。
可他是潜伏在敌营的自己人啊,戒备他算什么事情。
“周曲长,这是好事啊!”其中一个人兴高采烈的道:“我们不用死命拼杀就能拿下襄阳。”
“却是好事,我没想到曹仁竟然真的会选择逃跑,倒是我想窄了。”
周鲂经过身边人的提醒,随即大笑道:“襄阳城落入我等手中,今后定然还有数不清的功劳等着我们呢。”
“哈哈哈,对!”
一群人开始大笑。
总之,拿下襄阳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周鲂也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制约着身边的兄弟士卒。
免得被当做异类,被这些真正想要立功的曹军士卒给砍了请赏。
曹军士卒排成长长的两行开始出城,扔在地上的武器都堆不住了,开始往下滑。
“少将军!”
周鲂挥舞手中的环首刀,大声嚷嚷了一句。
关平见周鲂等人平安出城,也是策马上前道:“子鱼,你们可曾遇到了危险?”
“不曾,曹仁并未识破我们的身份,只不过看管了两天,也并未严刑拷打,那个叫满宠的倒是对我们有所怀疑。”
“曹仁当真是跑了?”关平下了战马低声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周鲂也轻声说了一句。
一直想要抓住机会拿住这伙人的曹军士卒,冷不丁瞧着他与关羽麾下的人马有说有笑,当即瞪大了眼睛。
难不成这伙汝南郡士卒投奔了关将军!
甚至他在想,汝南郡太守李通是不是也投奔了刘皇叔的问题。
“快些放下武器!”
一名士卒见他拿着环首刀在旁边愣神,生怕他暴动,面色已经有些发冷。
“误会。”
方才环首刀便匆忙的往前走了,心里止不住的懊恼,机遇始终是慢人一步。
接到消息的魏延愣了许久,没成想是黄辉带人投降。
魏延受关将军命令,他带着人从南城门进入襄阳城,进一步确认城中没有埋伏。
这种事情,曹仁在江陵城已经上演了一次,魏延决不允许在襄阳城再上演一次。
黄辉站在一旁,满脸震惊的瞧着与少将军关平谈笑风生的人。
而且他身后的二三百人皆是持刀而立,并没有把刀扔在地上。
“好险!”
黄辉为自己方才的决断忍不住点了个赞,听父亲的话,若是真的竭尽全力守上三天。
说不定轮不到自己开城纳降,直接被混入城中的人给砍了,到时候自己的人头成了他人的战功阶梯,黄家还没处说理去。
更不用说先前所有的准备,都是徒劳的!
蒯越他当真是照顾自己?
黄辉一时有些怀疑,这些问题,还是等着回家之后,在与父亲仔细交谈一二。
蒯越他可不是个好人呐!
至少黄辉现在是这般认为的。
魏延差人仔细搜索了府衙以及主干道上的位置,并且差人上房占据高地进行防御。
至于追踪曹仁脚步的哨骑也早早的派了出去。
直到降卒全都出城,并且被暂且关押到营寨之内后,关二爷这才手拿青龙偃月刀,骑着赤兔马,带领着众人进入襄阳城。
实话实说,襄阳城还是关二爷第一次来。
从前随着大哥进入襄阳城与刘表见面的都是子龙。
襄阳城内得到消息的百姓也是纷纷出门表示欢迎。
今日的鼓声,听得大家心里直突突,毕竟这么些年了,襄阳城都未曾发生过战事。
甚至连曹丞相来的那一次,也是未曾发生战事!
昨天还是曹军的旗帜,没想到今日便换成了刘皇叔的旗帜。
对于刘皇叔,荆州百姓是欢迎的,如今又是关云长将军入城,还真的有不少百姓端着水碗表示欢迎。
襄阳城城楼上的曹军旗帜被砍断,重新树立起的乃是刘字大旗。
大风吹起,猎猎作响!
建安十四年冬十月。
关羽向全襄阳宣布,襄阳城易主。
这块地界已经属于他大哥刘备刘玄德的地盘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