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acz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 ptt-第一一一章 終南山下王重陽閲讀-f34e3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羊一四人首个目的地是长安。虽然已不是大唐的华丽长安城,但依然是当世有数的大城市,车如流水马如龙。而且长安距离终南山很近,羊一要带着圣女阿珂来看看自己五百年前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地方。
她是羊一在远端的牵挂,是在身边归家的锁。回家的路,必然和阿珂黛茉息息相关,这一点确凿无疑。所以由她来终南山找找灵感,非常重要。
时不待我,现在不是遇见阿珂之前可以随意挥霍时光的长生不老。岁月荏苒,相比起五百年的漫长,羊一突然感觉就算能活到虚竹九十岁还这么精神,也仍然时间苦短,很急迫了。
否则的话,以他原先的性子,怎么着也要在光明顶上待几年缓一缓再说。
渡过沣河,便到了长安的西边门户,此地唤做‘三桥镇’,唐时因此处皂河上有三座桥连通东西而得名。刚走入集镇,路边卖茶水的小凉亭便引起了羊一的注意,是因为两侧亭柱的镌刻对联,很奇怪。
上联:天之道,损有余而不足。
下联: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
不但不平仄押韵,甚至连字数对仗都不工整,这写的是什么狗屁东西?
可羊一认识,这是他《九阴真经》上卷开篇的头一句话。虽说当初借鉴了《老子》的人体阴阳盈亏之说,但的确是羊一自己的东西。
羊一看着对联愣了半天。
除了羊一自己,《九阴真经》至今也只有三个人看过,师弟小吕已经死了,虚竹就在跟前,光明顶上的时候,羊一给他默写了一份,让帮着改改。
还有就是王喆,当年在麒麟村遇见的那个孩子。就是因为他的指点,羊一才恍然大悟去了波斯。
羊一看向茶亭里粗布麻衣年长的茶博士,问到:“此处楹联为何人所建?”
茶博士猛然一怔:“大官人可知晓此联出处?”
羊一点点头:“自然识得。此为何人所书?”
茶博士放下手上的活计,朝着羊一深揖到地。“若大官人果真识得此联,便是我家主人等待之人。”
“你家主人姓氏名谁?”
“主人叮嘱,只说‘二十五年前麒麟村’,大官人便可知晓。”
“你家主人便是王喆?”
“正是,主人建此凉亭楹联已经五年有余,专为等待官人归来。”
连长安城也不进了,羊一等人直接随着茶博士往南直奔终南山,马蹄疾驰,八十里路小半日便到。
此地在长安西南方向,紧贴终南山,三千年前便有夏朝分封的扈氏国,从此后便一直称作‘鄠’,鄠县,后世称之为户县。羊一对这一片还算熟悉,他的山中木屋故地,就在此处往东七十里处,很近了。
低浅的半山腰开阔处,一座朴素庭院,门上牌匾——知明害风。
看不懂。还算不小的院子里只有两位老仆在打扫,刚才的茶博士将羊一四人引入屋内就座后,又连忙作揖:“官人贵客稍待,我去唤家主人前来。很近,稍等片刻。”
茶博士有点不说实话,等了两杯茶的工夫,也没见他带谁回来,倒是有个胖乎乎的年轻人背着手贼眉鼠眼走进了屋中,很放肆地打量着四人,尤其把阿珂和阿刁看得仔细。
山里人,可能没见过西方女人,很好奇。可如此猥琐的眼神,着实让人很反感,阿刁林朝英首先怒了:“滚开!”
尸山血海里杀人如麻的女护法,这天下就没她怕的人。
猥琐胖子一点没怕,他反倒伸手去揪阿刁的头发。阿刁岂能让他得手,坐着抬腿就给死胖子踹了个屁股墩。胖子大怒,乌龙绞柱腾身而起,拉开架势就朝着阿刁扑来,双手左炮拳右鹰爪。
羊一、阿珂、虚竹三人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他们清楚阿刁的武术工夫。阿刁从圣火令上习来的武术,通过几年战场淬炼,本就有执事院和长老院武术高手的境界,又加上这大半年虚竹传授了一些逍遥派武术,阿刁现在去打当年达摩院首座玄难问题不大。
阿刁林朝英如今的实力,在中原武林少有敌手,而羊珂虚刁,绝对是人类有史以来武术能力最强劲的四人组合,他们怕什么?
眨眼工夫,死胖子脸都被阿刁打肿了,若不是想着这是别人家里,阿刁其实能打死他。
“手下留情——”屋外传来的长呼救了胖子,刚才的茶博士和一个本应该风度翩翩的俊秀道士仓惶跑进来。
阿珂也出声制止了阿刁,即便如此,她还又在胖子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才作罢。
死胖子见到来人,却突然一变恶狠狠宁可被打死也绝不认怂的勇敢,坐在地上直接哇哇大哭,抱住道士的腿就嚎起了丧。
“师兄啊,我被坏人欺负了,你快去打死他们,哇哇哇~~~”
羊珂虚刁:“……”
道士耐心地哄劝他:“伯通,不要闹了,都是误会,他们是师兄的贵客,乖——”
折腾半天,这个活宝才被茶博士拉下去,走出去很远还能听见他在嚎丧,羊珂虚刁四人很无语。
道士先行礼,在致歉,然后一一见礼,再与羊一四目相对打量。
尽管过去了二十五年,但羊一还是依稀能认出他就是当年麒麟村的小孩子王喆。当初稚嫩却又老成的童子,如今高拢发鬏,仙风习习的俊逸道士,想必已经得到了吕岩吕洞宾的衣钵真传。
羊一变化更大,当年他蒙着中年人皮面具化名周侗,如今青春洋溢的真面孔示人,但显然,王喆道长也同样认出了他。
彼此的熟悉,不是容貌,而是冥冥中相识相知的感觉。
羊一从成年王喆身上,找到了老袁、老张头、陈抟和小吕的熟悉,王喆在羊一这里,感觉到了来自道命的起伏,来自道心的呼唤。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五年前我便在西归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那副楹联,等待尊驾。”王喆看了看圣女阿珂。“看来你已经找到要找的人了,王喆恭喜尊驾。”
“我也没想到会是你。”羊一说:“辛苦了。你我也以师兄弟相称吧,一如你的四位道祖。师弟,多谢了。”
“恭敬不如从命。”重阳子王喆一揖到地:“拜见师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