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j2超棒的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起點-第一千一零六章 老鼠再怎麼掙扎也不可能逃出貓的掌控!鑒賞-53inj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方辰?
不管是刚刚以顽强毅力从地上爬起来的奥利弗,还是周围众人,对于这个经常挂在索罗斯嘴上,近乎于耳提面命的名字都是毫不陌生。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刚才如此恐怖的一幕,竟然是那个资料中面容青涩,以商业才能而著称的大男孩做的。
两者似乎有些太不搭吧?
奥利弗刚想开口问索罗斯为什么会觉得这事是方辰做的,但一瞬间,仿佛一股电流打来,如同过电一般,他不由打了个激灵。
他忘了,真的忘了方辰并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商人,大富豪,而是麾下拥有不少俄罗斯退役特种士兵,以及大量武器装备,类似于南北战争时期,那些武德充沛的大奴隶主,土皇帝一般的强大存在。
不,方辰比那些大奴隶主更要强大,那些大奴隶主手中可没有像前克格勃,格鲁尔特种兵这样的绝对精锐,他们拥有的只是一群刚刚能拿起稻草叉的农奴们。
只是平日里方辰低调的作风,或者说只是跟他们以商言商,动用的都是商业手段,让他忽视了这一点。
而现在方辰突然露出这冰山一角,他才意识到在自己敌对方的,是一个拥有怎样力量的恐怖存在,其并不是一直人畜无害的小绵羊,而是一只呲着獠牙的狼!
一时间,奥利弗身体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被死亡的阴影给笼罩了。
他不敢想象,之前他抱在怀中的那个包裹里面,装的如果不是减少药量的礼花,而是真正的炸弹,甚至哪怕没有减少药量,恐怕这个世界上连他一片完好的血肉都找不到了吧。
又或者那封信没有提到索罗斯先生的厕所里有炸弹,并且不只是打算警告他们一下的话,那现在索罗斯先生应该跟那漫天的飞翔和碎玻璃融为一体了。
显然,方辰只是想要警告他们一下,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给他那封信,又为什么让炸弹刚好在他把索罗斯先生带出来之后,再爆炸。
他可不觉得,自己将索罗斯带出来的时间,就那么恰巧是整整十分钟。
就以这个巧合度而言,他觉得一定是有人暗中操控的。
越想他越觉得就是这么个道理,因为他的包裹也是在他刚刚拿到手的时候,正好爆炸的。
如果说其中没人操控,恐怕傻子都不会相信。
索罗斯面色阴冷的看着眼前这一片狼藉,但他此时心中也有些后怕,他的确没有想到方辰给他直接来这么一招!
虽然他这些年也参与过不少颠覆国家政权的事情,可是像现在这样直接面对死亡威胁的,还真是头一遭。
而且更让他羞恼的是,他明明知道这只是方辰的一个警告,方辰是不可能敢真的杀掉他的,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的恐惧起来。
刚才的爆炸给他留下了巨大的死亡阴影,让他意识到自己距离死亡,竟然可以如此的近,他的生命可以这么轻易的被人剥夺走。
这种感觉更是他从未有过的,虽然他小的时候作为犹太人曾经直面过德国的死亡威胁,但庆幸的是他有个聪明的父亲。
父亲为所有家庭成员以及其他一些犹太人安排了假身份证件和藏身之处,使家族中人大多数人幸免于难。
并且,他随后便考入伦敦经济学院,师从诺贝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爱德华和世界著名哲学大师,卡尔·波普。踏入金融业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从未觉得有什么事情,对于自己存在巨大的威胁。
尤其是七十年代开始,他开始为美国服务,在全世界播撒民主自由的种子之后,更是如此。
至于这种死亡威胁更是从未遇到过,即便他做了再过分的事情也是如此。
说个不好听的,即使他支持的那些反对运动失败了,他依旧可以在对方执政者捏着鼻子的礼送下,大摇大摆的离开。
集跨国大资产阶级、犹太资产阶级、金融资产阶级,这三大身份于一体,谁敢动他?
一旦对方向他下了手,那立刻就会遭受美国,金融界,乃至于整个资产阶级的制裁。
对于他而言,失败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打电话给鲁茨科伊,告诉他,我要报复方辰,将我所受到的屈辱和惊吓,狠狠的报复回来!并且给我查,调动全部可以调动的力量给我查,究竟方辰在我的身边安插了多少内鬼!”索罗斯看了一眼杂乱不堪的房间,声音尖锐凌厉的说道。
这口气,他一定是咽不下去的!
他现在所受到的屈辱,不!凌辱!他必将一分不差的全部还给方辰!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美国,更不是非洲,南美洲,甚至东南亚的某个小国,他在这里的力量着实孱弱不堪,想要报复方辰,必须要借助鲁茨科伊的力量才行。
而且在这之前,他还必须要把身边内鬼给清除了。
虽然他之前并没有察觉有内鬼的存在,并且FBI和中情局的特工也帮他筛查过周围的人,但能把泻药放到他的咖啡杯中,并且在他的马桶中装下炸弹,以及准确无误的控制爆炸时间,如果说他身边没有内鬼,那真是打死他都不相信。
此时,他再次感觉自己的脸被方辰抽的火辣辣的疼,原来他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方辰的掌握之中。
他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好像一只在透明玻璃罩内,自命非凡的老鼠,而方辰则是趴在玻璃罩上,注视着他一举一动的老猫。
说完这话,索罗斯扭头就朝其他屋子走去,作为这家酒店的所有者,他已经把这一层楼都征用了。
不过,他这次并没有再找一间总统套房,而是找了个相对朴素的商务套房走了进去,他可不想再落入方辰的掌控之中。
但是刚刚进到屋中,一脸警惕环视四周的索罗斯,赫然发现客厅中的沙发靠背上,无比突兀的出现了一根箭羽,而箭头还带着一张纸,深深的插进了沙发靠背。
索罗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头皮发麻,就仿佛一阵刺骨寒风直接吹进了他的后脑勺一样。
毫无疑问,这也是方辰的杰作,而且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刚才就是怕被方辰掌控,所以才选择一间普通的商务套房。
可眼前这根箭羽,则简直是在向他发出无情的嘲笑!
嘲笑他,老鼠再怎么挣扎也不可能逃出猫的掌控!
深吸一口气,索罗斯说道:“去把这张纸拿过来,并且检查一下这间屋子,尤其是沙发底下和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不该藏的东西!”
他手下的保镖头子点了点头,就准备亲自过去查看,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屈辱。
可就在他脚步刚动的时候,索罗斯又突然开口道:“把这一层,不,这座酒店所有的房间一个不拉的全部给我检查一遍,至于那些已经有客人居住的房间,把房费退了,让他们全部滚蛋!”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似乎是有些大张旗鼓,草木皆兵了,如果方辰真的打算杀他,之前那一波他就逃不出,已经死了。
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着实心难安了,方辰这一系列动作,真是彻底吓到他了。
下属们赶紧应下,然后下意识扭头就想找奥利弗,毕竟这些事平时都是奥利弗指挥他们做的。
但扫视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奥利弗,这才想起来可怜的奥利弗,自己随便找了间屋子,去冲刷身上的污渍了。
没过两分钟,保镖便把整个沙发给肢解的干干净净,并且其他搜查这层楼的保镖也回来了,告诉索罗斯其他房间的沙发靠背上,都有跟这间屋子一模一样的箭羽和纸张。
一时间,索罗斯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应该觉得害怕。
庆幸方辰并没有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策无遗算,把他所有心思都掌握其中,要不然怎么会在所有的房间内,都准备这么一套东西。
而害怕也同样是因为如此,这个结果,证明方辰在他身边安排的内鬼应该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检查完毕之后,保镖头子拿着那张索罗斯早已期待的纸,但却没有直接交给他,而是说道:“索罗斯先生,这张纸我拿走检查一下,免得上面有什么毒素,然后再给您观看。”
闻言,索罗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保镖头子,没好气的说道:“这能有什么毒素,如果方辰真想杀死我的话,我早就……”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索罗斯伸出一半的手还是在碰到纸之前,就停了下来。
他面色十分难看的犹豫了几秒钟后,这才挥了挥手,示意保镖头子去检查吧。
虽然他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但是面对今天这一次次的惊吓,他着实已经没了敢于冒险的勇气。
万一,方辰真的丧心病狂的在纸上下了毒怎么办?
尤其是那种无药可救,但发作又慢的慢性毒药怎么办?
毕竟他死于慢性毒杀的影响,可比死在爆炸中的影响小的多。
没过多久,保镖头子就拿着那张纸过来,告诉他:“索罗斯先生,这就是一张普通的纸,没有任何的病毒,您可以放心观看。”
索罗斯面色一沉的点了点头,将这张他已经等待十来分钟的纸接了过来。
“索罗斯先生,知名不具,想必您也已经想到我代表着谁,我替我亲爱的老板,警告您一句,请您不要再企图提高庞兹会收购凭单的价格。如果您再提高,哪怕只是提高一美元的凭单收购价,那今天所发生的的一切将在您的身上再次重演!而且那时候就不会,只是像今天这样的警告而已,希望您能配合。说真的,希望您能感谢我亲爱的老板,毕竟您之所以还能活着读这封信,是因为他的仁慈……”
纸上的内容还没有读完,索罗斯就勃然大怒,一巴掌狠狠将这张纸拍到了茶几上,发出一阵巨响!
他气的火冒三丈,浑身直发抖,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
他本以为策划这一切的是方辰,可这封信却告诉他,这一切的策划,他所有胆战心惊的幕后主使者,只是方辰的一个下属而已!
被方辰当做老鼠戏弄已经让他怒火中烧了,但实际上却是个下属,他怎能不怒!
而且他从那封信中,读出了极度的轻蔑,他的生命在对方的嘴中简直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似乎只要对方愿意的话,随时就可以拿走一般!
甚至连他现在能活着,都还要感谢方辰!
真是太欺负人了,他这一生从未感受到过什么羞辱,而今天他却感受到了好几次。
讲真的,如果现在方辰和他那个该死的下属如果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将其生吞活剥掉的,最差也是绞死!
没一会,洗完澡的奥利弗出现在了索罗斯的面前。
见索罗斯并没有什么询问他的意思,但是奥利弗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发生的一切向索罗斯汇报了一遍。
“不管怎么说,奥利弗这次都要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把我压在身下……”
一想到之前奥利弗满身飞翔的模样,索罗斯忍不住嘴角直抽抽,而且拍向奥利弗肩膀的手,也下意识的收了回来。
谁知道奥利弗究竟洗干净了没有。
而就在这时,突然茶几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秘书接了之后,对着索罗斯说道:“是鲁茨科伊总统的。”
听了这话,索罗斯简直跟遇见了亲人似的,半拿半抢的从秘书的手中夺过了电话筒。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让鲁茨科伊帮他把这口气给出了。
简单的寒暄,慰问之后,索罗斯就直截了当的说道:“鲁茨科伊总统,这个仇您必须给我报了。”
可谁知道,听了这话,电话筒那头,鲁茨科伊的声音突然一顿,沉默了起来。
感受到这死一般的寂静,已经这寂静背后所传递的消息,索罗斯整个人都呆住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