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f7p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六百四七章-y5nqv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许是张依依的话起了效果,当然更多还是那一剑太过令人震惊,所以接下来,倒是没人这么快再急着来挑战张依依。
以至于接下来这两天,张依依轻轻松松地观战,也是收获颇丰。
这样的一对一,最容易看清一个人真正的实力与手段,相较于擂台混战与小组淘汰而言,实力的比重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
不论是挑战者,还是被挑战者,对战经验都相当丰富,时不时出现的反转与一些意料之外,更是让玄仙榜大比愈发精彩。
等轮到排名三十二位的玄仙选择挑战目标时,张依依才第二次上了擂台。
对方实力不俗,且就算挑战失败,也依然能够保持原有不错的名次,所以他的挑战明显比着首战出场的杨修要令人期待得多。
特别是那些名次越靠前,越有机会取代张依依者,更是巴不得在自己出手前多看看张依依同他人的战斗,以便更好的观摩知己知彼,做足准备。
但可惜的是,这名玄仙同样很快败在了张依依手上,而张依依所使用的还是对付杨修时的那一剑,唯一不同的是,第三十二名的实力到底要比第一百的强,抵抗片刻之后心知无法抗衡之际,至少还有余力主动开口认输。
如此一来,后面的比赛张依依再次轻闲,原本那些排在二三十之间的玄仙倒是彻底打消了挑战张依依的念头,转而将目光锁向更加合适自己的其他人,准备取而代之。
一直到排名第七的田七出战,又坐了很久冷板凳的张依依终于有了第三次出战的机会。
田七已经不止一次上这方摆台,在此之前,他已经被五人挑战过,却依然将第七坐得稳稳当当。
一个能够复制他人手段为己所用者,但凡运用得当必将有着惊人之效。
更何况,张依依早就发现田七的复制之道十分特别,复制的成功的不仅仅只是皮毛,基本于连术法中最为本质的规则之力亦能粗暴照搬,只不过维持的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这就意味着,田七能够成功复制出他人多少种道法,便代表着他对这些道法所蕴含的规则之力至少有着一个基本的波及与领悟。
能够做到这一点,田七在领悟规则之力上的天赋已然堪比先天悟道体。
“无羁道友,我想试试看,能不能复制你的剑域。”
对上张依依,田七并没有急着动手,反倒是直接开口表明自己这一战不为胜负,只为切磋:“我的道为复制,但我看不出你的道到底是什么,不过你的剑域已经足够强,复制剑域已经是我现在最大的一次挑战。”
他知道张依依一早就看出了他的复制之道,所以跟聪明人说话,还是直接了断来得最好。
果然,听到田七的话,张依依并无不悦,反倒颇有兴趣地点了点头:“可以,正好我也想亲自感受一下你的道法奥妙。”
两人直接达成默契,好好一场胜负大比就这般成了他们之间的目的明确的切磋。
张依依甚至连虚无剑都没有取出,直接抬手一挥,一道道剑气从指尖激发而出,整个擂台被瞬间暴涨的剑意笼罩其中。
片刻之间,剑域成形,直接将田七困于其中。
源源不断地剑气从张依依身上涌出,这一刻她就是剑,剑就是她。
田七见状,倒是不由得对张依依的胸襟与气魄愈发敬佩不已,虽然张依依这一手以身为剑震撼又惊人,实力同样不能小觑,哪怕是真正的战斗也有着足够的威力。
但虚无剑的加入却不仅仅是锦上添花,宝剑有灵与剑主合二为一之下,那样的剑域之威更加势不可挡。
可同样,有着虚无剑的剑域自然也就更加难以复制,所以张依依才以身为剑,主动将他复制的难度降了下来。
“多谢!”
他微微点了点头,开始启道施术,尝试一点点复制张依依的剑域:“道友也请好好看清楚,好好体会一下田某的复制之道。”
本就没打算拼什么榜首,田七自是投挑报李,特意将自己复制的过程放慢了下来。
至于张依依能够体会领悟到点什么,那就得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这是擂台上头一回出现如此和谐的战斗画面,看得台下之不少人都啧啧感叹,议论纷纷。
“倒是个聪明人。”
乔楚嘀咕了一句:“反正他也打不过依依,能得这么好的一次验道之机,他可一点儿都不亏。”
洛启衡沉默了片刻,而后才道:“依依好像也在试着分析复制之道的规则组成之律。”
所以,依依刚刚对田七所说的她想亲自体会一下复制之道的确不是虚言,而且依依成功的可能性恐怕要比田七简单复制的成功率要高得多。
“你说得没错,再如何咱们家依依总是不会吃亏的。”
乔楚听懂了洛启衡的未尽之言,脸上笑意更是深了几分。
传闻神掌规则,乔楚反正也没见过真正的神明,所以对这话素来不置可否。
但如今看来,这则传闻恐怕可信性极高。
依依神格早就显现,这便意味着她将来突破金仙之后,再接下来将要走的路便与他们不同,最终是要走向神明之位。
哪怕现在依依还没到达那一步,可实际上依依对于规则的领悟力当真是相当之敏锐惊人。
好比时间与空间这两种规则,它们所包含的规则之力最是庞大、繁琐,同时也是变化最多,最无法掌握把位的。
然而依依能在金丹期便从时间、空间这两处着手先天悟道,最终化神后成功立道时空,便足见她在规则领悟掌握之上于其他人有着绝对的优势。
如此一来,神掌规则一说也就不让乔楚觉得那么难以接受了。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擂台之上,张依依与田七的这一局还在进行。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田七已经不止一次尝试复制张依依的剑域,但每一回都没能成功。
比起之前他与其他人战斗使用过的复制之道,这一次他却始终只能复制一个空空荡荡的剑域壳子,而无法将剑域真正的威力也复制生成。
到第四次再次尝试时,田七脸色已经十分苍白,比起前几回这一次更是显得力不从心,甚至于连空壳子复制出后都有些摇摇欲坠之感。
“我认输!”
下一刻,田七没再继续坚持,因为他明白,凭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复制出张依依剑域的本质精髓,所以最多只是一个空壳子,连人家正品一成之力都做不到。
这也意识着,对方的剑意也已经自衍化成一种规则,而这种规则十分之强,根本不是他现在所能够掌握复制得了的。
同为玄仙,可他与张依依之间的实力竟然差了这么多,多到他连妒忌都妒忌不起来。
“承让!”
张依依见状,这才将自己的剑域收了起来。
田七没能成功复制自己的剑域,这差不多是在她意料之中,而她却是趁着难得的机会,倒是幸运的摸到了田七复制之道的一些门道,收获巨大。
所以这一声“承让”,张依依说得无比真诚,末了还朝着人家和善地笑了笑,这才心满意足的飞身下了擂台。
大比继续进行,但张依依却没有机会坐下来好好对比一下流殇的回溯与田七的复制两道间的异同,就再次被下一位暂排第六的玄仙挑战。
于是乎,屁股都没坐稳的张依依立马又回了擂台,这赶场子似的节奏恐怕接下来都不会少。
毕竟最后也就剩下这么几个还未曾使用唯一一次主动挑战的机会。
这些本就提成名前几的,有谁不想冲上一把,好取代张依依的领先地位?
“我名倩女,还请无羁道友赐教。”
报上名号排名第六的挑战者,正是张依依也相当注意过的那名修黄泉道的女修。
张依依听到对方自报名姓,脑子里立马便想起了倩女幽魂。
这还真不愧是修黄泉道的,这么巧正好取了个“著名”女鬼的名字。
“赐教不敢当,道友请!”
张依依微一点头,也没有打算多说什么。
倩女的黄泉道在之前几次被人挑战时,跟田七一样,早就摆到了明面之上。
特别是她那术法架式与阵仗着实太过显眼,黄泉路现、彼岸花开,阴森森的鬼气恨不得昭告天下。
很好,很特别,一个修黄泉道修得鬼气森森的人修,她也想见识见识,看看这样的修士对付起来会将如何。
不过,张依依都准备好了,却不想对方根本不急着开打。
“等等,倩女能与道友先说几句话吗?”
倩女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显然也知道刚刚张依依已经准确直接开打,冷不丁又被自己这般叫住,可能会有些不悦。
“……可以。”
张依依没想到继田七之后,倩女也不怎么走寻常路线,虽有些意外,但不悦什么的倒是没有,那纯粹只是倩女自己的脑补。
事实上,她向来对于女修耐心得多,还是长得这么漂亮好看的女鬼,哦不,是漂亮好看的修黄泉道的女仙,多说几句话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一对一的擂台上,也没谁规定不能说与大比无关的废话,她这么久以来,貌似也没有怎么耽误多少大比时间。
“多谢无羁!”
倩女倒是顺着杆子爬得极快,见张依依不仅同意且并无不耐之色,直接便将叫上无羁了。
“不必客气,仙子请说。“
张依依对于称呼的并不在意,反正名字道号都一样,取了就是让人叫的,只要不是那种肉麻兮兮的,叫什么不是叫。
下一刻,倩女却是在擂台之上,光明正大当着所有人的面传音给张依依,反正也没规则限定不让比斗双方传音。
至于子明金仙这样级别的存在会不会窃听到她的传音,这一点倩女也不在意,反正防的也不是这种级别的存在。
“无羁,你身上是不是有孟婆汤,而且是初汤精髓那种的孟婆汤?”
倩女的传音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跟眼前站在那里的模样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鲜明对比。
似是怕张依依否认,她都等不及张依依出声,连忙补充道:“我知道你有,因为我感应到了,你身上有着孟婆汤的气息,错不了,我绝对不会感应错。”
张依依面不改色,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同样传音反问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无羁莫要误会,我没有旁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的孟婆汤从所处何得,又经何人之手?”
倩女连忙解释:“倩女并非觊觎你的东西,仅仅是想问问你身上孟婆汤的来历,这对我很重要。”
“不论你说的是真是假,这些对我却都不重要,所以我没有必要替你解答。”
张依依不为所动,可没这么随随便便相信倩女的话。
就算对方明知她身上有孟婆汤又如何,管其是想要还是想知道来历,总之以她们之间的关系,说句不好听的,关她屁事。
“只要无羁肯告诉倩女答案,倩女现在便主动认输。”
倩女再次传音,因为张依依的态度不免有些着急起来。
听到这话,张依依自然不乐意了。
她连传音都懒得再传,径直朝对方说道:“你觉得我一定打不过你,非得靠着你主动认输才行?呵,别废话了,开打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