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8v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 辭別推薦-2dhk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三皇子眉目依旧清朗,陈丹朱看着,恍惚初见那一日。
“殿下。”她忙道,“怎么不进来坐坐?”
三皇子道:“山下车等着要出发,事情紧急,不敢耽搁。”
但他还是停下来上山给她告别呢,陈丹朱笑了,走过去。
“天还有些寒意,怎么不穿披风了。”她关切的说。
三皇子一笑:“我来就是要亲口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我的残毒都驱除了,以后就是个正常人。”他伸手指了指女孩子的裙衫,“丹朱小姐不穿披风,我也可以不穿了。”
这个好消息陈丹朱当然很早就知道了,但还是立刻满面欢喜发出欢呼,惊的山林里鸟雀乱飞:“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陈丹朱再一笑:“我也想让殿下亲眼看到我的欢喜。”
三皇子哈哈笑。
“就是有一点点遗憾。”陈丹朱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手指白白嫩嫩,指甲都是鲜嫩的粉红色,三皇子笑问:“什么遗憾?”
治好殿下的,不是我啊——陈丹朱在心里说,嘻嘻一笑:“没有亲眼看到那一刻啊!”
三皇子笑道:“以后都是这一刻,丹朱小姐想看,可以天天看到。”
陈丹朱哈的笑了:“殿下说谎,你现在就要去齐国了,哪里能天天看到。”
三皇子伸手:“丹朱小姐跟着一起去就可以啊。”
一起去啊,真的假的,陈丹朱看三皇子伸出来的手,这只手她曾经握住过,脸不由红了,那现在再伸过去,握住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去,她还没有去过齐国呢——
“殿下——”
“陈丹朱——”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分别传来,陈丹朱越过三皇子,看到山路上走来一个女子,披着斗篷,被小曲太监扶着,身形摇晃如弱风拂柳。
她抬眼向这边看,一双妙目闪闪亮。
三皇子则越过陈丹朱看到站在道观门口的周玄,周玄撑着门独立,没有让青锋搀扶。
三皇子伸出的手抬起,对周玄摇了摇:“阿玄,看起来好多了啊。”
周玄哼哼两声:“殿下来探望我,还要我出门迎接。”
三皇子一笑没理会他,转过头看走来的宁宁:“你怎么上来了?走路不方便。”
宁宁道:“我担心殿下,殿下毕竟才好一些。”说着垂下头,“惊扰殿下了。”
三皇子笑道:“不用担心,丹朱小姐是个大夫,医术很好,丹朱小姐,这位是宁宁,你们上次见过了。”
宁宁忙屈膝施礼:“丹朱小姐。”
施礼只施了一半,原本就不稳的身子更加摇晃,还好小曲在旁搀扶住没有倒下去。
“不用多礼。”三皇子忙道,对陈丹朱道,“她的腿上有伤。”
陈丹朱哦了声,青锋详细的描述过了这位宁宁怎么割大腿上的肉,她忍不住多看两眼,毕竟也是那一世久仰大名的人。
宁宁大概也是这种念头,传说中的丹朱小姐啊,她也偷偷的看过来。
周玄在道观门口伸手拍门:“三殿下,你进不进来啊?我建议你别进来了,还是快些赶路吧,早点为陛下解忧,为太子正名,也早些名扬天下。”
三皇子对他一笑:“多谢阿玄吉言,那我告辞了。”视线落在陈丹朱身上,“我走了。”
陈丹朱点点头,笑道:“丹朱在桃花山等着迎接殿下凯旋。”
三皇子一笑转身迈步,陈丹朱本想跟过去送到山下,但三皇子走到宁宁和小曲那里,因为宁宁行路不便,三皇子也伸手搀扶,三人占据了窄小的山路,走的又很慢,她在后跟着的话,三皇子还要与她说话,还要扶着这位宁宁,怪麻烦的。
陈丹朱停下脚。
三皇子走了几步忽的又停下来,转身又走过来,陈丹朱不解,但下意识的就迎过去。
“殿下,怎么了?”她急急的问。
三皇子走到她面前:“还有几个山楂,原本想路上吃,还是留给你吧。”
他将手掌里的山楂放在她的手心里,但并没有就此放开,而是握住陈丹朱的手。
山楂在两人的手掌中被拥住被挤压。
陈丹朱微微挣了下,没有挣脱,滑到了三皇子的手腕上握住,她的身子微微一颤,看着三皇子,似乎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走了。”三皇子没有再让她为难,一笑松开手转身。
小曲为了不耽搁行程,机敏的将宁宁背了起来:“咱们快点下山。”
山路不再拥挤,三皇子大步走在前方,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陈丹朱站在山路上久久未动。
周玄啪啪的拍门:“陈丹朱,你要看多久?”
陈丹朱转过身,周玄拍门的手一停,女孩子面色有些奇怪,他哼了声:“怎么,舍不得人家走啊?不是邀请你一起去了吗?干吗不去啊?”
陈丹朱走过来,伸手将他一推:“别堵着门!”
周玄被推的歪倒一旁,牵动杖伤,痛呼两声:“陈丹朱!”
陈丹朱已经走进去了,不理会周玄的喊声,站在院子里双手握住,手心里山楂果被挤的扎手——
不对啊,刚才她摸到了三皇子的脉搏,三皇子身体里的残毒根本没有被驱除啊。
当初三皇子给过她多年的医案卷宗,她也多次对三皇子诊脉,虽然大家都不把她当个大夫看待,但她真的想要治好三皇子,所以对三皇子的身体状况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
脉像与以往是有所不同,但暗藏其中的那道异样依旧存在啊。
这是怎么回事?是这个齐女哄骗了三皇子?三皇子没有察觉?满朝的太医也没有察觉?
…..
…..
宽大的车驾缓缓驶离了桃花山,三皇子坐在车内,看着角落里的宁宁。
三皇子问:“你怎么下车了?看,伤又重了。”
宁宁垂头:“奴婢是想殿下或许需要。”
“我不开口就是不需要。”三皇子轻声说道,他声音依旧温润,但眼里却没有半点柔和,“以后,不要擅自主张,否则,我会让你变成一个死人,然后被我怀念。”
宁宁不知道是腿伤疼痛还是其他的原因,身子颤颤应声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