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有超體U盤討論-555-大膽的想法熱推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满脸溃烂的中年男子缓缓转过头,顿时看到,一名黄种人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那个黄种男子并没有和自己说话,而是径自走到一旁的书架前,随意翻看起自己书架上的书籍。
对方翻开的那一本书,名叫《帝国编年史》。
中年男子神色难看,他看向旁边不知何时打开的窗户,再看了看站在书架前的人影,他这才一点点站起身,有心想要叫喊,可是内心的理智告诉他,一旦自己发出任何警示,恐怕下一秒就是自己的死期。
然后,便是死一般的沉默。
房间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压得中年男子快要喘不过气,肥硕的脸颊默默抖动着,一滴滴冷汗簌簌而落,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的锦衣就已经被汗水浸湿。
“扣扣扣……”
可就在这时,门外却突然再次传来一阵敲门声,男子心中一喜,他没有开口,只是不停地看向背对自己的身影,随即,书房的房门嘎吱一声被人打开了。
男子的管家出现在了门口。
“老爷,刚才有人说……”
男子的管家是一名胡须皆白的老者,他一走进来,顿时看到书架旁的陌生身影,他有些怪异的看向自己的主人,却看到主人眼中的惊慌和希冀。
“原来您正在迎接贵客啊。”
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神情,只是一如既往的缓缓后退,同时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跨出房门,突然感觉脖颈一痒,同时一股热流就已经嗤嗤地喷了出来。
老者有些奇怪,他下意识摸了摸,却摸到一手滚烫的液体。
噗通!
随即,老者的脑袋在他自己低头的瞬间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无头的身躯缓缓跪倒,然后直接抽搐着趴在了地上。
似乎有一阵无形的风吹过,书房的门再次哐当一声关闭起来。
“咕嘟……”
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唉……”
那名黄种男子突然发出一声叹息,他缓缓转过头,露出一双黑暗的眸子,“你就是拉曼城的城主,纽西斯·拉曼?”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他露出一副谦卑的表情,“阁下,请问您是为何而来?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没有得罪过一名高阶灵能者才对。”
对方的表情无悲无喜,“你自然没得罪过我,可是我需要你来帮我做一件事。”
“请问阁下,是什么事?”
纽西斯小心翼翼地问道,作为第三代公爵,他并没有自己曾经的家族开创者那样宁折不弯,常年的贵族生活已经腐蚀了他的意志,此时的他第一个想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我需要借用你的身份,帮我收集这个时代一切对我有帮助的资料。”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有超體U盤笔趣-555-大膽的想法閲讀
黄种男子拍了拍身前的书架,露出一丝玩味的神色,“我要知道神圣融合帝国、神圣融合教廷,联合反抗军,以及你们的神——阿鲁娑尤托斯的一切!”
闻言,纽西斯顿时露出震惊无比的神情,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仔细看向对方的面容,却看到对方的长相竟然一点也不苍老,甚至可以说是年轻。
只是因为那双深沉不见底的眸子影响,总给人一种看不清年龄的感觉……
而这张脸,他甚至有一种特殊的熟悉感,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你似乎发现了什么?”
陈晨看到纽西斯那种仿佛见鬼般的神情,立即逼问道。
“您……”
纽西斯张了张口,他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或许是我记错了,阁下,我愿意受您驱使!只要您能保我一条小命!”
“当然,为我做事的人,我自然不吝赏赐。”
陈晨突然讳莫如深的笑起来,他脑海中一丝场能缓缓蔓延而出,随即朝着对方的脑袋探去,顿时,纽西斯感觉自己的眉心传来一种涨涨鼓鼓的感觉,随即,他感觉到一种陌生冰冷的东西深入了自己的脑海!
“啊!”
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袭来,纽西斯立即双手捂住脑袋,大声惨叫着,可是无论他叫得如何大声,门外的守卫就好像死了一样,没有任何人闯进这里。
不过,这种痛苦来得快也去得快,就在纽西斯以为对方是想杀死自己的时候,那种痛楚却突然如潮水般逝去,不过对于早就养尊处优的纽西斯来说,这种痛也已经要了他半条小命。
纽西斯肥硕的身躯如死狗般趴在地上,衣衫凌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咦?”
陈晨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对方,低声喃喃,“竟然真的承受住了,看来这就是灵能的一种用法了……”
陷入痛苦缓冲期的纽西斯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听到陈晨的低声喃喃,他过了好一会儿双眼才恢复了焦距,可是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感觉到脑海中出现了一丁点冰冰凉凉的异物感。
他不知道那种异物是什么,不过那种异物却散发出冰凉的气息,令他感觉尤为舒适,如在云端。
“你可以起来了。”
陈晨转身走到纽西斯的座椅上,缓缓坐了下去,“你那满脸的伤痕,显然是想获得灵能才对,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给予了你一枚种子。”
“从往后,那枚种子将会成为一个界限,只要你平时朝着种子默默冥思,自然就能获得灵能的力量。”
“什么?”
纽西斯闻言顿时浑身一震,他原本已经虚脱的身躯顿时又颤了颤,“我获得了灵能?不可能……”
“你可以试试。”
陈晨冷笑一声,他随手拿起座椅旁的一枚汤勺,朝着纽西斯扔去,纽西斯本能地想举手抵挡,可是他的手还没举起来,眉心深处便自动产生出一丝冰凉,随即一种莫名的力量从他的额头迸发出来!
叮当!
汤勺只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随即便直接落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纽西斯再次陷入呆滞之中,他仿佛见鬼般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缓缓抬头,看向椅子上的陈晨。
这一刻,他内心的冲击无比强烈,连他的世界观都开始产生动摇!
因为帝国的圣典——《神圣融合经》上便说过,万事万物,唯有神阿鲁娑尤托斯才拥有恩赐子民灵能的权利。
“这只是一点甜头。”
陈晨低下头,房间中的阴影埋没了他的眼睛,“阿鲁娑尤托斯不会知道这一切,只是一点点灵能的种子而已,如果你能取悦我,令我感到满意,我还会赏赐给你更多。”
“你立即行动吧,我希望等我下次到来时,你能拿出让我满意的答复。”
陈晨最后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等到纽西斯回过神来时,他却发现陈晨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怎、怎么可能……”
纽西斯茫然的张着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来到书架前翻找起来,不一会儿,他真的翻出了一本《神圣融合帝国传说史》来,随即他一页页翻找着,最终停在了一副油画上!
只见油画中,两道身影站在高空对峙,其中一道身影正是神圣融合教会的信仰阿鲁娑尤托斯,而神祇的对面,则是一名男子。
那个男子面容有些模糊,可是却依旧能看出对方留着怪异的短发,而对方的面容和脸型,无形中和自己刚才看到的神秘男子重合了起来……
那副画的下方,则有着一行小字——神与魔之战。
纽西斯手掌一颤,他全身都仿佛过电了一般颤抖起来,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竟然是……
……
陈晨离开了拉曼城。
他飞行在高空之中,默默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就在刚才,他突然心血来潮,在对方脑海中植入了一枚种子。
早在之前,在他脑海中的场能与吞噬意识窃取者得到的灵能开始融合之后,他就在思考如何去使用灵能的力量。
据他所知,灵能应该有一部分力量是和场能重叠的,比如说隔空御物的能力,除此之外,灵能还应该有更深层次的用法。
于是,他抱着试试的态度,将一丝灵能植入了对方的脑海。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果然,对方并没有因此而死,在植入的瞬间,他就冥冥中产生了一种感觉,对方的生命彻底成为了他的附属品。
是生是死,全凭他一念之间。
显然,这就是灵能的真正用法之一。
当然,那些普通人获得的灵能和他从意识窃取者那里获得的灵能其实是两码事,那些人最多获得的只是简化版版的灵能,而他获得的,才是意识窃取者的正版灵能。
“这么说来,意识窃取者之所以能消化人类的意识,甚至令人类产生怪异的融合性死亡,也是类似的能力了……”
陈晨低声思索着,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如今的他其实也能做到这一切才对,如果自己的身体消亡的话,那么自己或许可以从拉曼城的城主意识中复活。
当然,仅仅是一个拉曼城主还是太少了,恐怕需要几千几万个宿主,才能令自己复活后拥有足够的力量。
想到这里,陈晨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灵能虽然在力量和潜力方面无法和场能媲美,可是如果再加上能复活能力的话,那就真的有些逆天了。
想到这里,陈晨迅速往前飞去,这次他挑选的方向是南方,他很好奇,这个分裂世界里的生命科学城,还有尖塔实验基地,又会呈现怎样的光景?
而且,就在和那个拉曼城主提要求时,陈晨突然产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自己的另一半身躯也能抵达这一世界的话,又会发生怎样的情景?
这个世界的意识窃取者已经无比强大,即使是如今的陈晨也没有丝毫胜算,既然如此,自己完全可以借助那个世界的力量前来攻伐——
一个失落的世界,虽然文明已经消失,可也拥有足以令任何人疯狂的遗产的……
只不过想从那个世界跨越而来,或许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陈晨却不包含在内。
原因很简单,他拥有U盘这件逆天的道具。
想到这里,陈晨的速度继续加速,一倍音速、两倍音速、三倍音速!
陈晨将速度维持在三倍音速左右,虽然他的速度还可以更快,可是场能的消耗也会直线上升,毕竟地球不是火星,地球上的大气浓度远比火星更加浓郁,在地球上也很难达到火星上十倍音速的速度。
不过就算如此,从尼日尔抵达纳米比亚,也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可抵达,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为4650公里,而陈晨需要飞得更远一些,他要飞到纳米比亚的生命科学城的位置,距离大概是5000公里。
接下来,陈晨只是闷头飞行,什么都不管不顾,直至一个半小时之后,他便跨越了无数天堑,飞过了常人行走数个月的路程。
地平线的远方,已经开始出现一望无际的大海的虚影,连空气也逐渐湿润起来。
陈晨闻到了海的腥咸。
等到陈晨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曾经生命科学城的位置,此时只剩下一片坍塌的废墟,数以千计的残垣断壁横在海岸边,海水的腐蚀能力令那些曾经的建筑早已倒塌,而许多钢铁建筑也都被拆得七零八落。
这里的生命科学城已经被废弃了数百年。
陈晨没有死心,他开始寻找城市中那些能通往尖塔实验基地的地下入口,随着他地毯式的搜索,很快便找到了好几个入口,可是那些入口处也已经全部坍塌,连同地下电车和月台也彻底坍塌。
见此,陈晨干脆来到海边,直接扎了进去。
陈晨凭借场能的力量给自己撑开了一道直径三米的空泡,他凭借空泡中的氧气不断朝海底游去,很快便找到了一座被珊瑚礁和淤泥封死的入口。
陈晨想也不想直接打开入口,却发现入口里也早就灌满了海水。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有超體U盤笔趣-555-大膽的想法讀書
看到这里,陈晨顿时明白了什么。
不过他还是继续朝里面游去,径直通过了三道没有封闭的闸门,等游到尽头时,看到的却依旧是一滩堵死的岩石。
见此陈晨终于放弃,显然尖塔实验基地,也已经坍塌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