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五十節 事發推薦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三月初四,敖通早早便带着李家姐弟、敖烈、还有六七个龙族侍卫来到了泾河畔的集市。
眼见袁守诚尚未出来摆摊,一行人便直接来到了他居住的茅草屋之处,敖通亲自上前一脚踢开了房门,只见他正端坐在房中喝茶,便喝道:“袁守诚,昨日的赌约你已经输了,如今还有何话好说?”
袁守诚此时却是毫无慌乱之色,抬头看了看一脸得意之色的敖通,也不起身相迎,只是轻笑道:“来得倒正是时候,不错,山人确是输了赌约,自然不会不承认。”
李金荣道:“大胆,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如此嚣张,你还不快过来向我家大王见礼?”
袁守诚却仍是端坐不动,淡淡地道:“山人说过,若是输了,袁守诚这名字便再也不会出现在世间,自当言而有信。不过,你家公子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又为何要山人前去见礼呢?”
李金荣道:“枉你以高人自居,却是有眼无珠,难道还认不出你眼前的正是司雨大龙神、泾河之主吗?”
袁守诚摇头叹息一声,道:“你家主子的身份原本确是尊贵无比,倒也受得起山人的大礼,只可惜,事到如今,他已是自取灭亡,死在临头了,山人又何必与他客气呢?”
“你……”李金荣正要张口怒骂,却被一旁的敖通拦了下来,不知为何,他忽然生出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便问道:“袁守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守诚道:“才当了几年的司雨大龙神,便已狂妄若斯,也难怪会有今日之祸。你欺君罔上,莫非真当那天条都是摆设不成?”
“你在说什么?为何本王听不明白?”敖通皱眉问道。
袁守诚却已不再答他,而是自顾自地站起身来,走回床边,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衣物行装,好像要远行一般。
敖通更是一头雾水,正要下令捉拿于他,却忽然听得一旁传来一声幽幽的冷喝道:“敖通,你可知罪?”
敖通一愣,连忙循声看去,却见来人一脸和善,赤着双脚,正是天庭的近卫统领赤脚大仙。而赤脚大仙的身旁,却跟着人曹官魏征,还有百来个人曹司的天兵天将,已是将众人围在了中间。
敖通惊道:“原来是赤脚大仙驾临,不知上仙这是何意?”
赤脚大仙道:“敖通,我且问你,昨日你为何枉顾圣旨,更改降雨的时辰点数?”
“圣旨?”敖通奇道:“什么圣旨?本王并不知晓。”
赤脚大仙也露出了疑惑之色,道:“前日水德星君送来的玉帝圣旨,莫非你并不曾见到?”
“水德星君?”敖通悚然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听得一旁的敖烈提醒道:“大王,莫非前日里水德星君送来的那道谕令,里面装的竟是玉帝的圣旨不成?”
敖通闻言一愣,看向了一旁的李金荣,李金荣也是恍然大悟,连忙从怀中摸出了那尚不及丢弃的信笺。
敖通一把夺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装着两道谕令,一道赫然便是盖着玉帝大印的圣旨。上面所写的,正是要三月初三天下普降甘霖,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
而另一道,却仍是水德星君的谕令,只是这一次,上面的语气却是极为客气,苦口婆心地叮嘱他务必依照玉帝的旨意行事,万万不可有所疏漏,云云。
敖通看着这两道谕令,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双手一松,那谕令便朝着地上落去。
嗤,一道气劲飞袭而来,卷住了两道谕令便飞回了赤脚大仙的手中,他拿着细细打量了一番,颔首道:“正是这道旨意,既然已经送到了你的手中,你又为何抗旨不遵?”
敖通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便下意识地看向了一旁的敖烈。敖烈见状顿时吓了一跳,忙道:“大王,这谕令我前日明明已经呈报与你了,此事可怪不到末将的头上。”
敖通忆及当日的情景,眼光便又转向了李金虹、李金荣姐弟,双目已是赤红如血。
李家姐弟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道:“大王,我们真不知这谕令之中乃是圣旨啊,饶命,饶命啊。”
敖通冷声道:“若非你们二人坑害,本王又何至于落得此等下场?今日之祸,你二人罪责难逃。”
李金荣道:“大王,姐姐与您恩爱多年,属下这些年也都是尽心为您办事,你莫要忘记了,以前您派我去碧波潭办事的时候,还曾说……”
“住口!”敖通怒喝一声,双手一晃,便已化出了两只龙爪,向着跪在地上的两人的头颅便抓了过去。
二人见状,顿时大吃一惊,想要躲闪,却已是被对方的气机锁死,根本避无可避,顿时齐齐惨呼一声,便已被抓爆了头颅,惨死当场。
片刻之后,二人的身体便已化作两条巨大的金色鲤鱼,金色的鳞片耀得众人脸上都是金灿灿的一片。
敖烈低头看着两具鱼尸,脸上也露出了不忍之色,心中微叹一声,忍不住向后略退了一步,与那敖通拉开了些许距离。
一招击杀了陪伴自己多年的姐弟二人,敖通似乎也冷静了少许,抬头对赤脚大仙道:“上仙,本王实则无意抗旨不遵,只是识人不明,被他们二人所蒙蔽,因此并未见到陛下的圣旨,不知事情可有转圜的余地?”
赤脚大仙微微叹了口气,道:“敖通,你是天庭的天官,应当不会不明白,圣旨送到了你的手中乃是事实,你违抗圣旨也是事实,本官自会将这些禀明陛下,至于其中的缘由,你还是去雷部大堂自己解释吧。”
敖通闻言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喝道:“雷部与我本就有嫌隙,又怎肯听我的解释?”
赤脚大仙摇头道:“这就不是本官的事了,本官的职责只是替陛下查明真相,一切自有陛下做主,我劝你乖乖随我返回天庭,去雷部大堂等候发落也就是了。”
敖通双目圆瞪,怒道:“我乃龙族之主,怎能受此冤屈?若是天庭定要冤枉我,我族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说着,他回头朝着敖烈和几个龙族侍卫看去,却见几人眼中都露出了犹疑之色,并未开口声援他,脸上顿时现出了失望之色。
眼见周围那上百天兵天将都逼近了过来,他身形一晃,便已现出了真龙之身,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吟,顿时将那些天兵天将都掀得倒飞而出,接着,他飞射而起,便朝着泾河之中飞射而去。
众龙族侍卫见敖通返回了龙宫,便也纷纷跟在了身后,只有敖烈却是身形不动,似是置身事外一般。
赤脚大仙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离去,也不出手阻拦,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涛涛江水之中,方才摇头叹息道:“唉,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却如此蠢笨。此时乖乖回去领罪,兴许等陛下消了气,还能留你一条生路,如此冥顽不灵,怕是也只能让陛下更加生气,又是何苦来哉?”
说完,他回头朝着魏征拱了拱手,道:“魏人曹,本官只是来查案的,这便先回去向陛下复命了,至于如何处置这叛贼,终究还是要陛下亲自下旨,今日叨扰了,有劳。”
话音刚落,他已是纵身而起,化作一道遁光便消失在了天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