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笔趣-第六百一十五章 想不到吧熱推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听完司徒家主的说法,其余众人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的确,事情发展到今日,若是不能揭竿而起那才是不合理呢。
三当家一定是想要让他们给世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费心了啊!
“三当家但说无妨,我等若是有何不对之处,一定悉心改正!”
“不错,能够聆听三当家的教诲是我等的荣幸,我等举措有何不妥之处,尽管指出来便是!”
“对极对极,知错就改是我最大的有点,只要是三当家点出,我族必当奉为祖训!”
高台之上,一众家主满脸堆笑的说道,一副我懂的模样。
榕师心中有些无语,自己已经表现的如此直白了,这些蛀虫居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吗?
这是入戏太深,坚信她一定与众多家主一样是个反派角色吧?
可惜,事与愿违,今日就让这些蛀虫,遭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便简单说说这些天与诸多家族的交流。”
榕师手腕反转,取出了一张纸条,展开,当着众多修士的面一字一句的说道:“近来与各族之间的交易,我都会做账记下,今日便一条条的念与你们听听,听完之后,相信你等心中自有决断。”
“昨日,司徒家主送上极品灵石千万,表示已经成功说服各族掀起叛乱,只求在叛乱成功后能够分到一块不错的封地。”
“两日前,宿老送来百万极品灵石,打探有关面罩人事件的下文,探明百姓们的态度。”
“三日前,司徒家主带着大小十余名家主共同送来千万极品灵石,求我务必保下司徒家公子。”
“四日前,王家公子失手杀了某村落之中的百姓,其家主携百万灵石造访,祈求能饶他这一次。”
“五日前……”
榕师顺着纸张上记载文字,一条条的往下念。
每念一句,高台上一众家主的面色就苍白一分,当榕师念完最后一行时,家主们脸上全无血色。
对方这是当着天下百姓的面,将各族这些时日以来所有见不得人的勾当都给抖出来了。
他们完蛋了。
傲来国内,将再无他们立足之地!
“司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是说,三当家此举是在帮我等洗白吗?”
“莫非此举也是在洗白不成?”
“你究竟有没有与三当家达成一致,此前所说,莫非是在诓骗我等?”
家主们彻底的慌了,自家的黑历史被一丝不拉的抖落出来,无疑是将各族推上了风口浪尖,站在了百姓们的对立面。
“我……”
司徒家主也是不解,只能是愣愣的看着台下。
“我念完了。”
“我要说的是,这些时日以来,傲来国内似乎有传言说我与大当家不合,甚至有流言说我反骨已现,要自立山头独霸傲来国。”
“这些消息不过是空穴来风,却不成想真有人以此来大做文章,甚至想要假借我手一举推翻如今的傲来国,简直是痴人说梦,方才纸条上所写之事,我全都答应下来,无一例外。”
“因为只有这样,我与大姐才能一个不差的将傲来国内潜藏的反骨仔全都揪出来,尽数铲除!”
“如今他们就在上方,诸位子民认为,应当怎么做才好?”
榕师缓缓说道,声音不大,但却是准确的飘入了每一位修士的耳中。
这消息带来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众人听的心中热血沸腾,今日真是被震惊了一遍又一遍,没想到三当家居然在进行着这样的谋划。
实在是老谋深算。
此前他们的确是听说了一些不好的传闻,平日里也发现了三当家与大当家之间似乎关系有些僵硬,且分歧不断,不曾想这些竟然都只是装出来的。
不过更让他们气愤的是,这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家主们,居然一个个私下里干着如此肮脏的勾当,并且在有了三当家做靠山后,这些家主明显的更加无所顾忌了。
“血债血偿,我家妻女受尽苦难,必须也要让这些人渣品尝其中滋味!”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討論-第六百一十五章 想不到吧閲讀
“杀掉,杀掉,一定要杀掉,再不杀掉这些斯文败类,傲来国哪里会有美好未来,哪里会有美好明天!”
修士们勃然大怒。
“说的不错,早就看这些家伙不顺眼了,一个个还真以为傲来国闹分裂,煽风点火,为给大当家施加压力无恶不作,丢尽了我傲来国的颜面,这样的家族,不配留在傲来国中,应该驱逐出东海!”
一直保持低调的三大家族突然间说道,他们就是在等这一刻的到来,忍气吞声那么久,只为引出更多的大鱼,今日终于是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
一众家族弟子已经彻底懵了。
他们压根就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不是已经与三当家达成共识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反而是变成了落水狗?
“族内长辈不是说已经谈妥了吗,眼下这情况,我等被卖了?”
“这可不是被卖了,这他娘的是钓鱼执法啊!”
假装要闹独立,逼迫一众家主站队,然后将有反骨的家主统统剔除掉,这他娘的是在钓鱼啊!
而且他们这些家族偏偏还真就吃下了鱼饵。
“三当家今日失言了,方才所说全是无中生有,不过是一纸空谈罢了!”
“不错,我等家主为傲来国兢兢业业数十年,做出过多少的贡献,怎么可能有反叛之心,还请三当家调查清楚再来宣判。”
“就是就是……”
宿老等人面色阴沉,没想到榕师在最后关头居然会来这招,着是让人猝不及防。
从头到尾都在演戏,全程钓鱼执法,他们还傻乎乎的上赶着让人家钓,实在是蠢到家了。
“搜个魂不就知道了,让司徒家公子过来,事实究竟是怎样一搜便知,若是我方才所言有半句虚假,立刻自裁于此!”
榕师漫不经心的说道,隔着老远都能够感受到其身上的寒意。
随手一招,下方人群之中正瑟瑟发抖的司徒鬼雄瞬间被其吸入手中。
“父亲救我!”
这一刻,司徒鬼雄吓得心胆俱裂,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一切都只是个局罢了,三当家的目的就是要引出潜藏在暗处的大鱼。
感受着那纤纤玉手上传来的冰凉之意,他感觉自己的元神正在崩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